關於部落格
禪密律淨性相台賢 南傳北傳藏英巴梵
  • 216933

    累積人氣

  • 3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佛說無量壽經甄解 道隱法師

 




佛說無量壽經甄解





 
道隱法師
 




 
 
佛說無量壽經甄解(一)


謹開斯經,文前作七門,然後依文釋義,何者七門?一敘教興,二釋名題,三明宗體,四辨教相,五示所被,六彰義例,七辨傳譯。

初教興中,又有總別。

先總明者,凡大教之興,因緣無量,《智論》廣明《般若》教起因緣,曰「如須彌山,不以無事及小因緣而能令動。佛亦如是,大因緣故而有所說,所謂般若波羅蜜流行世間,廣益群品故也。」《華嚴》〈生起品〉三十四雲:「如來、應供、等正覺性起正法不可思議,所以者何?非少因緣成等正覺出興於世,以十種無量無數百千阿僧祗因緣成等正覺出興於世,乃至廣說,如是等無量因緣,唯為一大事因緣,大事因緣者何?唯欲眾生開示佛知見故。」《法華》雲:「如來為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所謂開示悟入佛知見」等。(文)《稱讚淨土經》雲:「我觀如是利益安樂大事因緣,說誠諦語。」(文)

次別明此經教興者,《本書》歎釋真實教雲:「誠是如來興世之正說,奇特最勝之妙典,一乘究竟之極說,速疾圓融之金言,十方稱讚之誠言,時機純熟之真教也,應知。」(此六句中,初四正《大經》意,第五、第六是《觀》、《小》二經隱彰義,《教卷》初真實教者唯指《大無量壽經》,至此歎釋則帶說《觀》、《小》二經真實,其顯說至第六卷以屬方便,雲「三經真實以選擇本願」,又雲「依隱彰義則一也」。由此言之,二經真實攝於《大無量壽經》中,不等亦如等,是故及二經真,以二經真實本出於《大經》故,卷收則唯《大無量壽經》也。)

此六句歎釋為教興之別由,作六意釋:

一為開興世正說故者,五濁之世,造惡之時,聖道一種今時難修,其難非一,特此一門至圓極頓,而且由其簡易直捷,則出世之正說偏在斯經,一代所說歸此經,如眾水歸於大海,是以經家體知佛智所在,以佛一代八相化儀寄明來會菩薩,而彰群經朝宗偏在今典。由此言之,百萬阿僧祗因緣以起《華嚴》之典,一大事因緣以成《法華》之教,亦唯為此法之由序,故《經》曰「如來以無蓋大悲」等。(文)

二為奇特最勝故,「奇特」者,示彌陀果德,《經》雲「其眾奇妙,道場超絕」故;「最勝」者,顯法藏因相,《經》雲「超發無上殊勝之願」故。此經的明彌陀因果始末昭然指掌,是曰「具足往生經」。佛因果既具,則眾生願生於是可辨,佛正覺由眾生往生,眾生往生因佛正覺故。

三為一乘極說故,《下經》曰:「一一華中出三十六百千億光,一一光中出三十六百千億佛,一一諸佛又于百千光明普為十方說微妙法,如是諸佛各各安立無量眾生于佛正道。」(文)此是彌陀正覺蓮華,即悲願一乘之體,無有十方三世無量慧不乘此一如來成正覺,釋尊亦在此中,乘悲願一乘來敷演一乘法,使諸眾生究竟一乘至於彼岸,可謂究竟一乘之至極也。

四為彰速疾圓融故,華嚴法界、法華實相皆亦有圓融之義,望之心相羸劣凡夫,遷流遠種。今此經則不爾,具縛凡夫、屠沽下類剎那超越成佛,其所以超越成佛者,在如來回向信樂,開示回向信樂者,三經之中此經尤備,故《經》雲:「聞其名號,信心歡喜,乃至一念」等。又雲:「其有得聞,彼佛名號,乃至一念,當知此人為得大利,則是具足無上功德。」一念速具足圓滿無上功德,速疾圓融之旨無以尚焉。

五示十方稱讚故,下《經》曰「佛告阿難,無量壽佛威神無極,十方世界無量無邊不可思議諸佛如來莫不稱歎」等,爾時世尊說偈,彰灼顯示十方諸佛皆共讚歎之相,是名「傳命偈」,釋迦傳于諸佛國告命讚歎弘道之相故。既是十方稱讚,不異釋迦在靈山,以此法門為濁惡眾生弘通,三世道同,根本修多羅海無窮無極,思而可知。

六為時機純熟故,「時」者,大聖知見開示,所雲「優曇缽樹出現之時」也;「機」者,普賢、文殊等權眾來在此會,能所同住悲願一乘之德弘揚斯法,一代勝會無過此者。又可,無蓋大悲矜哀三界,說大小權實法,今將可說彌陀妙願之時節到來,未來眾生亦開悟時來,是以威光赫然,為未來痛燒之者方啟淨土門,在世智惠利根,未來鈍根多障,利智易化,無智難度,今為多障難度而開暢所懷者,良由時機純熟。

上來六意,初五是因,後一是緣,如是因緣相會,致使此根本修多羅興起也。

教興略如爾。

第二釋名題者,「佛說無量壽經」者,此經別目也。凡諸經立名不定,或用一義,或用二義,或標三義立號。

言一義者,但人、但法、但處、但喻等。但人者,如《老女經》、《提謂經》等;但法者,如《涅槃》等;但處者,如《楞伽經》等;但喻者,《金光明》之類。

言二義者,法喻並舉,如《妙法蓮華經》等;或人法雙彰,如《維摩詰不思議解脫經》。

言三義者,如《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經》等。

今此經者,人法二義立名,「佛說」二字能說之人,「無量壽」是所說之法。《論注》曰:「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及舍衛國說無量壽佛莊嚴功德」。(文)

今解,初離釋,後合釋。

初離釋中有三:初解「佛說」二字,次解「無量壽」三字,後釋「經」一字。

初「佛說」者,一切諸經皆是佛所說,何故「佛說」二字有無不定?一義雲:理實諸經皆應題「佛說」二字,其無者以存略故。一義雲:諸經中或命聖弟子說者,或有命文殊等說者,以是義故有無不定。今經異彼,故殊標「佛說」。淨土一教唯佛自說,非因人之所知,故《化卷》引《大論》(第二)雲:「凡諸經起說不過五種:一者佛說,二者聖弟子說,三者天仙說,四者鬼神說,五者變化說。爾者,四種所說不足信用,斯三經者大聖自說也。」

言「佛」者,此土本師釋迦為能說教主,無異佛故不標別名。然論教主不同,如《華嚴》十蓮華藏塵剎佛身者,現尊特報身,普賢等大菩薩所見,而非二乘凡夫之所見,是名「須現尊特身」也。如《法華》教主者即丈六應身而尊特報身,是名「不須現尊特身」,故說「具相三十二微妙淨法身」等。

如今家佛身者有二種,一隨末應身,一代所說末教佛身是也。雖有須現、不須現不同而追機現身,悉是名「隨末應身」;二融本應身:三經教主是也。《舟贊》曰:「釋迦如來真報土,清淨莊嚴無勝是,為度娑婆分化入,八相成佛度眾生。」又《事贊》曰:「舍無勝莊嚴土,八相示現出閻浮,或現真形無利物(須現),或同雜類化凡愚。」(文)故知淨土教主是不須現應身,出現穢土,八相成道,為凡愚說此一教。雖曰應身,與隨末應身不同,外雖現應身,而內融於本師法身別德故,說本願真利,故名「融本應身」也。

於中,《觀經》說佛從耆闍崛山沒,于王宮出,以佛神力,則不起三昧而現威儀,豈不沒而不得出現乎?為佛神力不能耶?非不能,不為也,何以故?其沒山出宮者,隱沒末教能說之佛身,而現應垢凡女質之身,此乃融本地別德,故致示出沒,是乃所以異一代末教佛身也。又說座百寶蓮華等,是地上所見之相也,以地上菩薩之所見身而出王宮,以垢凡女質為所對者,內融本師德故,豈可同一代末教佛身耶!

如《小經》者,釋迦、諸佛同入不可思議功德海,為身子說無問自說之法,不可思議功德者,即是本地別德也,釋迦入此別德,亦是融本之應身也。

三經佛身同是雖融本,而《大經》特最勝,所以者何?此經釋迦住五德,現異常相故,前四住則釋迦即彌陀,二而不二,第五住者,彌陀即釋迦,不二而二,謂本地法身為釋迦而行彌陀之行,開示本願真實,是言「行如來德」,高祖假《法華》〈壽量品〉示其義,雲「久遠實成阿彌陀佛,哀五濁凡愚,示釋迦牟尼佛」等。此乃釋迦住本地別德,而行彌陀別德,以故身相殊妙,一代會中未曾如是殊妙之相,故阿難見光顏巍巍之相,怪之言「未曾瞻睹殊妙如今」,若但如須現、不須現尊特身者,何得言未曾瞻睹?是《大經》教主也,應知。

言「說」者,《玄義》雲:「口音陳唱,聲名句文為體,開示宣說本願真實故。」又天臺雲:「說者,悅也,悅暢所懷故。」謂此經者出世大事,佛所悲懷,今時機至暢所懷,豈不悅乎!此義與下文合焉。又可,「說」者,稱說之義,《下經》曰「十方恒沙諸佛如來皆共讚歎無量壽佛威神功德不可思議」,今彰釋迦乘此悲願來稱說悲願,悲願者第十七願,其稱說之功職而由之,故《下經》雲「如來以無蓋大悲」等。又《觀經》下輩雲「遇善知識,以大慈悲為說阿彌陀佛十力威德」等,大悲者第十七願也。由此言之,上釋迦、諸佛,皆共由大悲願稱說,下至凡夫,其所稱說者,無不依大悲願,今顯釋迦稱說,故言「佛說」也。

次釋「無量壽」三字者,此有四:一明通別,二定前後,三舉舊解,四彰今釋。

初通別者,共同名「通」。「無量壽」者,謂涅槃常住佛果,而十方眾生之所共同證入,故名之為「通」;以是即為彌陀方便法身別德,故名之為「別」。約通,則凡聖共同證入,約別,則超過不共也。又主伴同一無量壽故,亦通亦別,不二而二;泯入不可思議故,非通非別,二而不二。如是功德蘊在此中,說以為「無量壽」也。

二前後者,諸經之中說諸佛雲「壽無量」,未曰「無量壽」,無量壽者,局於今佛,所以者何?無量歸壽名為「無量壽」,是本師德也;壽出無量說為「壽無量」,是諸佛位也。高祖曰「彌陀如來從如來生,示現種種身云云」,思之。

三舉舊解者,淨影雲「壽有真應,今此所論是應非真,于應壽中,此佛壽長,凡夫二乘不能測度知其限筭,故曰『無量』。雲何得知是應非真?如《觀音授記經》說無量壽佛滅後,觀音、勢至次第作佛故。」天臺同此。綽禪師會《授記經》為報身隱沒之相,善導亦會為涅槃如化之相,亦不妨其入滅。他經說可然,此經異譯中亦有此說,雲何會釋?他流雲:「異譯不正,不可和會。」辨曰:「他經之難既會之,同本經說何言不可會耶?如綽、導二師會彼經,亦可例破。」

今按:彼國界常住無為涅槃,所居有情亦無生滅,然眷屬長壽願雲「修短自在」者,示現生滅而不妨不生滅,自在生滅之義也。眷屬長壽既爾,佛豈不修短自在乎?是故一經中初眷屬長壽雲修短自在,後於佛長壽說入滅者,顯佛修短自在之相,故知示入滅而自在生滅,但是涅槃如化之相耳。

又嘉祥「此典偏方非次第教,例釋迦八十年明彌陀是應壽。《法華遊意》上(二十八)、《玄論》二(四十紙)明四句,第三有量說無量,如阿彌陀云云。」此師亦為應壽也,與淨影同焉,亦不可取,委如餘處。

四明今釋,「無量壽」三字統一經所說,舉無量壽,一部所說無罄不盡。

一顯因果不二之稱,下所明法藏因願因行及果成佛德,悉攝于無量壽中。《法事贊》釋壽德雲:「果德涅槃常住世,壽命延長難可量。」(文)(三句示佛壽唯佛之所知)「千劫萬劫恒沙劫,兆載永劫亦無央。」(文)此明法藏因行,自亦不出此無量壽中,譬如白雲似帶繞山腰,見無盡風景,于無量壽中,數示現永劫因行而不出久遠實壽,卻見方便法身別德,是以以因行歎壽德也。

二示人法不二之稱,下所明能覺人、所覺之法在一無量壽中。《玄義》釋名門雲:「『無量壽』者乃是此地漢音,言『南無阿彌陀佛』者又是西國正音。乃至今言『無量壽』者是法,『覺』者是人,人法並彰故名『阿彌陀佛』。」等。無量壽具使眾生歸命之義,故六字對釋,無量壽具人法,以為人則人,言「見無量壽佛」故;以為法則法,言「除苦惱法」故。然添得「覺」一字人法並彰者,為明無量壽是法,彌陀妙果,無上涅槃常住法體耳。

三彰依正不二之目,下《經》所說安樂國依正三種莊嚴入一法句無量壽故。《論注》云云。

四體相不二之稱,下《經》所說光壽無量悉攝在此中,當知「無量壽」三字為所說,則一部說經悉攝歸一題,故標三字為題號。

問:今佛以光壽二德為其別德,依光壽本願故,依釋迦尊名義之說故,今何舉壽德標題目耶?

答:譯主標壽攝光德。何者?下《經》中以無量壽為今佛本名,以光明為異稱,故曰「無量壽佛號無量光佛」等。法身以如理為壽,報身冥如智為壽,壽是如智體,光明是智之相,故曰「光明是智惠之相」,今舉智體攝智相,體相相即故。然舉體攝光者,無量壽是法身常住法體,因果、依正、主伴悉歸涅槃常住法體,故曰「三種莊嚴入一法句,一法句者清淨句,清淨句謂真實智惠無為法身」等,智惠無為法身壽命為體,三種莊嚴等一切歸壽命,有此義故,經家得意「無量壽」為本名,故經題亦標「無量壽」,應知。

後「經」者,梵語「修多羅」,又「蘇怛覽」,正翻線,義譯為經。《千文》雲:「…縷也,…綖也,綖貫華。」經能持緯,義用相似,但以此方重於「經」名,不貴「線」稱,是故廢「線」立「經」名。又肇公雲:「經者,常也。古今雖殊,覺道不改,群邪不能沮,眾聖不能異,故曰『常』也。」白虎通雲:「經,常也。有五常之道,故曰『五經』。」肇公、鸞師等用「常」訓者從方俗耳。《廣弘明集》二十二(廿八)梁都講法彪發《般若》經題論義曰:「經是此土語,外國名為『修多羅』,此言『法本』,具含五義:一出生,二湧泉,三顯示,四繩墨,五結鬘。」

訓釋「經」字亦有三義:一久,二通,三由。「久」(常也)者,名不變滅是名為「久」,三世不遷即是常義;「通」者,理無擁滯是名為「通」,一切無礙即是通義;「由」者,出生眾善是名為「由」,萬行軌轍即是法義。以「經」字代「修多羅」者,修多羅名通,經名別。修多羅名所以通者?凡聖共有,所以為通;經名別者,此土聖人所說名之為經,所以為別。以「經」字代「修多羅」,欲令聞者即得信解。(已上)(《博物志》雲:「聖人製作曰『經』,賢者著述曰『傳』。」)

上來離釋畢,後合釋,上五字是別,下一字是通也。別中以「無量壽」為所說,故名「能說經」曰「佛說無量壽」,有財釋也。或可相違釋,能說、所說別故(五字合釋)。若通別合釋者,佛說無量壽之經故名「佛說無量壽經」,依主釋也,以通屬別,亦為此經別目也。

「卷上」者,「卷」者,卷舒自在義,古者無紙而書竹帛,故准古曰「卷」,此經分為上、下,此卷居初,故曰「卷上」也。

《出三藏記》……

第三明宗體者,有二門,初辨宗體異,後明今經宗體。

初宗體不同者,梵土論家未見論宗體者,《大乘瑜伽金剛寶文殊支利千手千缽大教王經》一(二十二紙)雲「此經宗及體總有異門,三身為體,五智為宗云云」(琳師傳說)蓋是出於佛說。

中華釋家盛論宗體,亦有不同,如新譯家,就能詮辨教體,於所詮立宗,聲名句文為教體,所詮理事因果等為宗,如《瑜伽》八十一等,慈恩、賢首等諸師皆從之。如舊譯家,諸師就所詮論宗體,此亦有不同,天臺已前古師多宗與體不分,于宗分體,宗者,宗致,又宗趣義,宗之所趣果為體,故宗、趣二字合為一宗義也。天臺已來,宗體別論,謂實相為體,因果為宗,如《法華玄義》第九。

《觀經台疏》(《妙宗抄》第二之廿一紙)曰:「次辨體者,體是主質。《釋論》雲:『除諸法實相,餘皆魔事。』大乘經以實相為印,為經正體,無量功德共莊嚴之,種種眾行而歸趣之,言說問答而詮辨之,譬眾星之環北辰,如萬流之宗東海,故以實相為經體也。乃至次明經宗,初簡宗體,次正明宗。有人言:宗即是體,體即是宗。今所不用,何者?宗者既是二,體即不二,體若是二,體即非體;宗若不二,宗即非宗。如梁柱是屋之綱維,屋空是梁柱所取,不應以梁柱是屋空,屋空是梁柱。宗體若一,其過如是。宗體異者,則二物孤調,宗非顯體之宗,體非宗家之體。宗非顯體之宗,宗則邪倒無印;體非宗家之體,則體狹不周,離法性外別有諸法。宗體若異,其過如是。不異而異故有宗,不一而一故有體。今此經宗以『心觀淨則佛土淨』為經宗致。」(已上)今家宗體似如台家所判。

後就此經辨,亦有二途:一依諸師,《淨影疏》(二右)雲:「此經宗顯無量壽佛所行、所成及所攝化」。《祥疏》雲:「此經宗致凡有二例:一彌陀修因感淨土果,二者勸物修因往生彼土。」元曉《宗要》雲:「淨土因果為其宗體,攝物往生為其意致。」此等釋義未達別願淵底,何足以語經奧也!

二明宗乘者,鸞師雲:「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及舍衛國,於大眾中說無量壽佛莊嚴功德,即以佛名號為經體。」(文)宗師雲:「念佛三昧為宗,一心回願往生淨土為體。」(此言體者,宗之所趣為體,故宗趣分為宗體)今家《教卷》雲:「說如來本願為經宗致,即以佛名號為經體也。」

有說雲:鸞、導二師各述其一,今家合取分一經宗體者,意欲明二師互顯深義故也。由此言之,今言本願為宗者,即念佛為宗之義,謂本願者雖通六八,別第十八願為宗要,第十八願念佛往生願,故念佛為宗即本願為宗之義也。名號為體者,能詮教體,以第十七願名號為體,此依鸞師立經體,一經能詮言教悉無非十七願名號故。然第十八願名號為體似宗體不分,是以古師以總別分宗體者恐失,今言名號者非指第十八願稱名念佛,直指如來法體為一經體者,即淨入願心故也云云(略抄海渧)

詳曰:就能詮為經體者,恐非鸞師及今家意,彼(海渧)依賢首,廣作十門論能詮言教,去宗意也亦遠矣。又本願為宗,依宗家者非無其義,然宗家言「念佛三昧」者,又雲「口稱三昧」,豈同於所說本願乎?況複念佛三昧通隱顯,何言合取二師耶?

今謂:《論注》但說名號為體,而不言其宗,雖不言之,其意蘊然。高祖曾言「說顯誓願曰願偈」,又曰「報土因果顯誓願」。(文) 《注》「利行滿足文」明眾生往生因果皆依本願力,豈不說本願為宗?力與願不相離,名號、本願何可相離乎?既名號為經體,本願為宗,何可離乎?是「佛名號為經體,則說本願為經宗要」之義自在其中,高祖發其蘊奧開經宗,可言妙釋矣。

《六要》一(十五)雲:「言本願者,先指六八,以之為宗,願願所詮偏在念佛,以之為體,是故且以總(念佛)別(本願)為異。」陳善先師雲:「總取六八為本願者,第十九願、第二十願亦得為今經宗。若爾,祖判立破,豈可依實教而立權宗耶?且一家指本願者,非通總語,故難據也。」

今謂:天臺一家凡釋諸大乘,以因果為宗,以實相為體,如《妙玄》(八之九)等廣明。今家宗體似如彼判,何者?如來本願為宗者,取一本願(第十八願)之五願為宗,即行、信、證及真佛土,證中攝於真佛土,故行等之五法成因果二法,謂選擇本願行信為因,證大涅槃為果,曰之「願因願果」,以此報土因果(彌陀修成報土因果,全是念佛眾生往生因果)為今經宗,故《行卷》(五十紙)雲:「凡就誓願,有真實行、信,亦有方便行、信。其『真實行願』者:諸佛稱名願;其『真實信願』者:至心信樂願。斯乃選擇本願之行信也。其『機』者:則一切善惡大小凡愚也;『往生』者:則難思議往生也;『佛土』者:則報佛報土也。斯乃誓願不可思議一實真如海,《大無量壽經》之宗致,他力真宗之正意也。」又《化土卷本》(十四紙)雲「三經真實選擇本願為宗」。(文)

以佛名號為經體者,即究一經所贊之法體唯在此一法也,本願為宗者,且於生於佛分因及果,其生佛之因果全是名號一法。一而具二,故名號為體(可謂本願為宗);二而全一,故因果為宗 (可謂名號為體)。又是一本願之五願,則行、信、證果異而成宗;五願之一本願,則六字嘉號一而成體,二而不二、不二而二之深旨應玩味之。

第四藏教所攝者,此有二:初二藏分別,後二教分別。

初二藏者,聲聞藏、菩薩藏也。《大論》雲:「佛滅後,迦葉、阿難於王舍城結集法藏為聲聞藏,文珠、阿難於鐵圍山集摩訶衍為菩薩藏。」《地持》雲:「佛為聲聞菩薩行出苦道說修多羅,結集經者集為二藏:以說聲聞所行為聲聞藏,說菩薩行為菩薩藏。」(文)亦名上乘、下乘。(《莊嚴論》四)聲聞、緣覺合為下乘,名聲聞,理果同故。

今此經者,菩薩藏上乘所攝,言「我依菩薩藏」故也。

後二教者,雖曰「菩薩藏」,於中有共、不共菩薩,故漸、頓二教相別。若不分別教相,所說分齊不分明,是以古師皆各立教相,辨明所說分齊,今亦准此焉。

論教相有二:初敘古今立教不同,後正明今家教相。

初敘古今者,凡有十二家,(淨影《義章》明古師立教總舉三家;天臺《妙玄》亦出十家,但陳古師,而缺新宗;慈恩《法苑》未具備;《探玄》立教差別舉十家;《五教章》亦舉十家;《大疏》敘二十餘家。今依《探玄》等舉十家,更加元曉、吉藏為十二家,於中頓、漸二教之判,晉劉虯為首。)

一後魏菩提留支,依《維摩》等經立一音教。

二陳朝真諦三藏等(劉虯、誕法師、曇牟讖)立漸頓二教,後大遠法師等亦同此說。(《探玄》文,《刊定》雲「隨朝誕法師」,《教章》雲「二依誕法師等,依《楞伽經》立漸頓二教,大由小起,故名為『漸』,大不由小,故名為『頓』。」淨影《義章》雲:「晉劉虯居士立漸頓二教,如《華嚴》。」又誕公雲:「佛教有二:一頓,二漸。頓教同前,漸中不可以彼五時為定,昔說不了,雙林一唱是了義。」飾宗雲:「宋朝曇牟讖三藏立二時教:頓、漸。」《清涼疏》舉牟讖半滿教雲「隨遠亦同」。)

三後魏光、統律師(佛陀三藏高弟大統、大覺寺惠光)承習佛陀三藏立三種教,謂漸、頓、圓也。

四齊朝大衍法師等(《探玄》、《刊定》同之,齊大衍寺曇隱法師承光統四宗)立四宗教:一因緣宗(小乘薩婆多),二假名宗(成實),三不真宗,四真宗(《涅槃》、《華嚴》等明佛性法界真理)。

五護身法師(護身寺自軌法師)等立五宗教,此于前四宗內開真佛性以為真宗,即《涅槃》等經,第五名法界宗,即《華嚴》也。

六陳朝南嶽思禪師智者等立四教:一三藏教,亦名小乘教,如《法華》雲不得親近小乘三藏學者,《智論》中說小乘為三藏教,大乘名摩訶衍藏。二名通教,亦名漸教,謂大乘教中,通說三乘,通被三根等,又如《大品》中乾慧等十地通三乘者是也;三名別教,亦名頓教,謂諸大乘經中,所說法門道理不通小乘等者是也;四名圓教,亦名秘密教,謂法界自在,具足圓滿,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無礙法門,亦《華嚴》等是也。

七唐朝海東新羅國元曉法師亦立四教:一三乘別教,二三乘通教,三一乘分教,四一乘滿教。

八唐吉藏法師立三轉法輪:一根本法輪,二枝末法輪,三攝末歸本法輪。

九梁朝光宅寺雲法師立四乘教:謂如《法華》等,臨門三車即為三乘,四衢道中所授大白牛車即為第四乘。

十唐江南印法師、敏法師等立二教:(印師敏資此二師二教承嘉祥,如《三論玄》)一釋迦經名「屈曲教」,以逐機性隨計破著故,如《涅槃》等;二盧遮那經名「平等教」,以逐法性自在說故,如《華嚴》等。

十一唐三藏玄奘法師依《解深密經》、《金光明經》及《瑜伽論》立三種教,即三法輪是也。一名「轉法輪」,謂于初時(第一時,有教)鹿野苑中轉四諦法輪,即小乘法;二名「照法輪」,謂于中時(第二時,空教)於大乘密意說言諸法空等;三名「持法輪」,謂于後時(第三時,中道教)於大乘中顯了意,說三性及真如不空理等。

十二魏國西寺沙門賢首法師(《章》分教開宗下,《探玄》)立五教,此就義分,非約時事。一小乘教,二大乘始教,三終教,四頓教,五圓教。初小乘可知(愚法小乘,愚法空故);二「始教」者,以《深密經》中第二、第三時教,同許定性二乘俱不成佛故,今合之,總為一教,此既未盡大乘法理,是故立為「大乘始教」;三「終教」者,定性二乘、無性闡提悉當成佛,方盡大乘至極之說,立為「終教」(《探玄》)。然上二教並依地位漸次,俱名「漸教」;四「頓教」者,但一念不生即名為佛,不依地位漸次而說,故立為「頓」,如《思益經》雲「得諸法正性者不從一地至於一地」,《楞伽》雲「初地即八地,乃至無所有,何次等」;五「圓教」者,明一位即一切位,一切位即一位,是故十信滿心即攝五位成正覺等,依普賢法界,帝網重重,主伴具足,故名「圓教」也。

上來數家雖立教不同,而漸頓二教諸家皆無不攝,《楞伽經》中說四漸四頓喻,《經》雲:「漸除非頓,如庵羅果漸熟非頓,如來淨除眾生自心現流亦複如是。」又雲「譬如明鏡,頓現一切無相色像」等。晉有武都山隱士劉虯,依此經立頓、漸二教。曇牟讖、誕法師、隋大遠皆襲之。

天臺、賢首等皆亦以漸頓分四教、五教,此亦有化儀、化法二:

大由小起名「化儀漸」;大不由小起名「化儀頓」。大遠等依此義,故《十地論疏》雲:「聖教萬差,略要唯二:謂聲聞藏及菩薩藏,菩薩藏中亦有二種:一漸入,曾修大而退學小,後還入大名『漸』;久習大乘,今始見佛,能堪聞大,名為『頓』。」《觀經疏》等皆同此。又依地位,漸次修成,故總名「化法漸」;理性頓顯,解行頓成名「化法頓」。

《五教章》雲:「或分為二:所謂漸、頓,以始、終二教所有解行並在言說,階位次第,因果相乘,從微至著,通名為『漸』;言說頓絕,理性頓顯,解行頓成,一念不生即是佛等,名為『頓』。」(文)

《淨影疏》(上初)判今經雲:「今此經者,二藏之中菩薩藏收,為根熟人頓教法輪,雲何知頓?此經正為凡夫人中厭畏生死求正定者,教令發心生於淨土,不從小大,故知是頓。」(文)雖曰「頓教收」,猶是聖道門通途之頓耳。又如天臺,雖攝大乘菩薩藏中,而謂《大本》散善力微,不攝逆謗,如《觀經》定善攝逆謗(《妙宗會本》五之十二紙),若爾者,下品是散善,何攝逆罪乎?四明會雲「由宿世修定相助令生」,此等皆與淨教所判相反,可知。

後正明今家教相者,龍樹、曇鸞雖有難行、易行之判,而未為教判,至西河取合於聖、淨二門,方成一家判教,故曰「難行聖道門」、「易行淨土門」也,至終南大師,以漸、頓二教判淨土、聖道二教,終南已前雖有頓、漸之義,(龍樹「即入」、天親「速滿足」、鸞師「從一地不至一地」等,亦頓之義,然未立「頓」名,至西河有「頓」名,然未言「頓教」,《集》下(十八)曰:「若依此方修治斷除,先斷見惑,離三途因,滅三途果,後斷修惑,離人天因,絕人天果,漸次斷除不名『橫截』;若得往生彌陀淨土,娑婆五道一時頓舍,故名『橫截』。」(文)) 而未言頓教、漸教,至終南方有頓、漸二教判,此複雖用古師判(劉虯、大遠等),而其義徑庭。《玄義》雲:「我依菩薩藏頓教一乘海」,《舟贊》雲:「或說人天二乘法(小乘),或說菩薩涅槃因(菩薩,大乘菩提之因),或漸或頓明空有(與大乘中分漸、頓,從境空入心空為漸。),人法二障遣雙除(頓證二空,二障頓雙遣除名「頓教」),根性利者皆蒙益(大根志幹者而得蒙頓益),鈍根無智難開悟(彼頓教益望之猶卻成漸),瓔珞經中說漸教(結上聖道頓漸,謂聖道頓漸俱望鈍根悉成漸教,《瓔珞經》說階次者,覆一代教),萬劫修功證不退(所以此土入聖之漸也,豈同不退風航乎!)觀經彌陀經等說(對前聖道大乘,為難開悟者說),即是頓教(聖道頓漸俱漸,對之說淨土頓)菩提藏(一佛乘也,菩薩藏中圓極法),一日七日專稱佛(示頓所由,七日稱佛何似萬劫修劫,實一念佛心入寶蓮,寧不頓速乎?),命斷須臾生安樂,一入彌陀涅槃國(無為涅界,一入究菩提),即得不退(速頓之益)證無生(生即無生,是曰「往生淨土門」)。」

終南創立其義如是,此中有二重頓漸,聖道頓漸是一重,又聖道頓漸合為漸,淨土一教為頓是二重。是以吉水大師繼其志,終有「頓中之頓」之說,《大經釋》曰:「天臺、真言雖名皆頓教,然彼許斷惑證理,故猶是漸教也。明未斷惑凡夫直出過三界者偏是此教,故此教為『頓中之頓』。」

至於吾祖大成,更加以橫、豎、超、出二雙四重之判,猶冷于水者也。《禿鈔》雲:「就頓教,有二教、二超。二教者:一難行聖道之實教,所謂佛心、真言、法華、華嚴等之教也;二易行淨土本願真實之教,《大無量壽經》等也。二超者:一豎超,(即身是佛,即身成佛等之證果也)二橫超。(選擇本願,真實報土,即得往生也。)就漸教,複有二教、二出。二教者:一難行道,聖道權教,法相等曆劫修行之教也;二易行道,淨土要門,《無量壽佛觀經》之意,定散、三福、九品之教也。二出者:一豎出:聖道曆劫修行之證也;二橫出:淨土胎宮、邊地、懈慢之往生也。」(文)

聖道、淨土一乘實教,同速疾超證之道,皆名為「超」,然聖道之超望曆修之漸,雖名「頓超」,猶由自力修斷,故名「豎超」;淨土本願真實由他力故,超越成佛之法也,故名「橫超」。彼豎超之頓望橫超之頓,則猶是成漸,由自力修斷故。《舟贊》二重頓在於此,橫超之頓特名「頓中之頓」也。

橫超之義雖出善導,更依桐江辨橫豎二出,聖道漸教曆劫之道,自力漸次出離,故名「漸教」,淨土要門之教望聖道自力修斷,則雖名「頓」,而對橫超他力,猶是漸教,故言「橫出」。此於淨土中分頓、漸,本願一乘獨頓中之頓,此則高祖之細判,他師所未談也。故《鈔》雲「本願一乘,頓極頓速、圓融圓滿之教者,絕對不二之教,一實真如之道也。應知,專中之專,頓中之頓,真中之真,圓中之圓,一乘一實大誓願海」等,更引《玄義》及《舟贊》文證,《行卷》亦引證有「一乘海」釋,是一乘圓融之義,可見。然《行卷》(四十二)所引二文施相違釋轉聲,顯淨土要門雖亦名頓教,而非誓願一乘之頓。

橫超之頓者,頓教而圓滿一佛乘之義,故曰「頓教菩提藏」,一本作「菩薩藏」(此依二藏之判),現本作「菩提藏」者,一佛乘之義也。《勝鬘經》雲「大乘者即是佛乘,是故三乘即一乘,得一乘者得阿耨菩提,阿耨菩提者即是涅槃界」等。《行卷》雲:「大乘無有二乘(聲聞或菩薩)三乘(聲聞或菩薩,更加諸佛教道),二乘三乘者入於一乘,一乘者即第一義乘,唯是誓願一佛乘也。」乘體唯是佛智,如來智惠海,深廣無涯底,二乘(聲聞或菩薩)非所測,唯佛獨明瞭,是曰「究竟一乘」,故名「菩提藏」也。佛智一乘,故具圓頓德,《經》說一念即是具足無上大利,《論》雲「能令速滿足功德大寶海」,是頓極頓速、圓融圓滿之義,又說「超出常倫諸地之行」,《注》雲「不從一地至一地」,豈不頓義乎?天臺《止觀輔行》一之一(三十六)雲:「圓名圓融圓滿,頓名頓極頓足。」此先理後益;今家雲「頓極頓速圓融圓滿教」,此先益後圓。一佛智乘(明圓融義)具光明名號,無礙智光照一切無明,無明即明,於無明煩惱無礙故。《贊》雲「罪障功德之體」等,是圓融之義也,彼名號使滿足,即圓滿之義,是故曰「本願一乘,頓極頓速,圓融圓滿之教」也。日溪師雲:「聖道諸教,理是圓融,益是隔偏,以其頓機難得也,是以教雖圓頓,望機自成漸;淨土言圓頓者,于圓滿速疾利益,故言『惠以真實之利』,不言真實之理,是以能詮教有似通教者,有似別教者,乃至有似人天教者,此但指示弘願速疾利益耳。學者勿就文相論高下也。」(已上)

又黑穀《大經釋》雲:「于往生教有根本,亦有枝末,此經名『根本』,餘經名『枝末』;又此經名『正往生教』,餘名『傍往生教』;又此經名『有處往生教』,他經名『無所往生教』;又此經名『往生具足教』,他經名『往生不具足教』。」(已上)與餘教相對為四種歎釋,一乘經之教義可見矣。

第五示所被機者,尋夫末教之中,小則正化二乘,傍化菩薩,大則反之。如此根本修多羅不爾,彌陀誓曰「十方眾生」,善導釋雲「一切善惡凡愚得生者」,又雲「五乘齊入」,《行卷》偈前文示《大無量壽經》之機曰「其機者,則一切善惡大小凡愚也」等,又偈「凡聖逆謗齊回入,如眾水入海一味。」(此有二意:一雲:凡聖逆謗諸機歸本願大智海已,萬機為一機,即能發一念是也;一雲:本則三三之殊,入本願大智海,生彼國已,本願無生之生無一二之殊。)此乃示歸入已前諸機萬差,既歸入已,五乘齊為一乘圓滿之機。

《愚禿鈔》明二機對雲「一乘圓滿機」是也。次明二機(善機、惡機)二性:(善性、惡性)此明未入已前機差別,《行卷》所謂「大小聖人、輕重惡人,皆同齊應歸選擇大寶海,念佛成佛是也。」性在過去習成,機在現在,由性發機,故明「二機二性」;又次就善機總有二種:定機、散機(《疏》雲「一切眾生機有二種」等)。又就善機有傍、正:一菩薩(大小),二緣覺,三聲聞、辟支等(淨土之傍機也),四天,五人等(淨土之正機也);又複就善性(善、正、實、是、真五)有五種云云。又複就惡機有七種:一十惡,二四重,三破見,四破戒,五五逆,六謗法,七闡提。又就惡性(惡、邪、虛、非、偽五)有五種云云。

由此言之,有其二重,菩薩二乘為傍機,但以常沒凡夫為正機。此經文殊、普賢等大菩薩,阿難等聲聞皆是影響眾,及十四佛國諸大菩薩等,皆是權機也,人天五惡痛燒者為正機,故《經》曰「十方世界諸天人民,其有至心願生彼國,凡有三輩。」(通此界他方)又說為此界五惡痛燒曰「諸天人民」,其為正機,至《觀經》顯之,《大經》顯法真實故,對權眾彰法尊高故,至《觀經》彰此法救惡機,當知此經三乘為傍,人天為正機。《選擇集》雲:「《遊心安樂道》雲:淨土宗意:本為凡夫,兼為聖人。」是也。《安樂集》上雲:「由佛願故,乃該通上下,致令凡夫之善並得往生,由該上故,天親、龍樹及上地菩薩亦皆生也。是故《大經》雲:『彌勒菩薩問佛:未知此界,有幾許不退菩薩,得生彼國?佛言:此世界有六十七億不退菩薩,皆當往生。』若欲廣引,余方皆爾。」(文)說者雲不言該下者,顯唯凡夫是佛願正為也。(是一重)

又常沒凡夫之中,在世為傍,為未來說為此經正意,如來出世之本意,為經道滅盡時機開說弘願真宗故。(是二重)

問:在《大經》論為未來者將為有來證耶?

答:有文證道理。言「文」者:《下經》曰:「但以將來眾生,欲除其疑惑,故問此義。」(文)又《如來會》下(初)雲:「世尊,我今於此法中實無所惑,為破未來疑網,故發此問。」此就真土雖發問,而實「但為將來眾生」之語貫一經,釋迦為將來說,故亦發此問也。(是一)

又《下卷》說三輩往生言「十方世界諸天人民」等(總此通此界他方)、「佛告彌勒,諸天人民」等(別局此界人天),為此界人民勸往生,廣教誡說五善、五惡(總三輩人,別則五善五惡人民)竟雲:「佛言:我哀湣汝等諸天人民,甚于父母念子,今我於此世間作佛,降化五惡,消除五痛,絕滅五燒,以善攻惡,拔生死之苦,令獲五德,升無為之安。吾去世後,經道漸滅,人民諂偽,複為眾惡,五痛、五燒還複如前法。久後轉劇,不可悉說,我但為汝,略言之耳。」(文)言此界人民久居痛燒,我今作佛,哀之令獲五德。我在世如此,然我滅後,人民還如舊受痛燒甚,我為此略說此經耳。豈不為未來說乎?(是二證)

又雲:「佛言:吾今為諸眾生說此經法,令見無量壽佛,及其國土一切所有(見佛國土胎化生等),所當為者(自利利他之大利),皆可求之(求之則一念為得大利故),無得以我滅度之後,複生疑惑。」(文)意言令彼佛國土胎化生等所有者,為使未來眾生得無上大利,是故無得以我滅度之後複生疑惑也。明知為未來眾生說此經法也。(是三證)

又雲:「當來之世,經道滅盡,我以慈悲哀湣,特留此經,止住百歲。」等,終南雲:「萬年三寶滅,此經住百歲,爾時聞一念,皆當得生彼。」(文)《贊》曰:「經道滅盡時到,值如來出世本意弘願真宗者,凡夫念即生。」此知為三寶滅盡時機,說此經法,令得大益也。(是四證)

又《如來會》(下十五右)雲:「若于來世,乃至正法滅時,當有眾生,植諸善本,已曾供養無量諸佛,由彼如來加威力故,能得如來廣大法門(無上大利功德)。」此乃言來世及法滅時,豈不指未來眾生乎?(此五證)

上來五文,為未來世經之文證也。

次言理證者,略有三義:

一謂《大經》者法真實,機是權機。何以知權機?此《經》同聞眾列聲聞、菩薩二眾,不列餘眾者,見其權眾。何者?《下經》此界大眾一時悉見彼佛國,及諸菩薩、聲聞大眾,彼見此土亦複如是,故知彼國見此土菩薩、聲聞亦如此國見彼國菩薩、聲聞,彼此互見者,此會菩薩、聲聞是從彼國還來,故對彼列菩薩、聲聞二眾。然則此會菩薩、聲聞是本還相自在化權眾,來為同聞眾,而莊嚴此會也,如是權眾已曾在諸佛所聞此法,釋迦何為之說此經?唯為未來眾生說,故彼國菩薩亦為同聞眾,為未來眾生莊嚴顯法尊高。(是一證)

又此《經》末說余乘得益,無量眾生發菩提心,萬二千那由陀人得清淨法眼,二十二億諸天人民得阿那含果,八十萬比丘漏盡意解,四十億菩薩得不退轉。此《經》大乘,何說餘乘耶?由此思之,此《經》不關時會之悟與未悟,是以有餘乘差別益,此密示為未來而說。(是二之證)

又《觀經》曰「亦令未來一切眾生欲修淨業者」,又雲「為未來世一切眾生,為煩惱賊之所害者說清淨業。」又雲「若佛滅後諸眾生」等。《大》、《觀》兩經本一致,《觀經》已為未來,《大經》寧不爾耶?是以宗家《釋》雲:「言弘願者,如《大經》說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等,一切善惡凡夫者,《觀經》九品機類,此機則由《大經》弘願法得往生,故知《觀經》機顯弘願之正機也。故《本書》總序明淨土教興雲「然則淨邦緣熟,調達闍世興逆害;淨業機彰,釋迦韋提選安養」等。《觀經》機由《大經》法免流轉生死之苦;《大經》法則由救《觀經》機顯超世無上願功。法由機而顯,機由法而成焉。依此道理,《大經》法為佛滅後造惡眾生說也必矣。(是三證)

上來五文三證,明此《經》以未來造惡凡夫為正所被竟。

重論機類,凡有三類:

一謂無信之人,《大經》雲「三業作惡,曾無一善,不信先聖諸佛經法」等,罪根深結,雖聞不信,和尚所雲「無信謗法」等是也。

二謂非信之人,雖於佛法中亦具信,但於此法疑悔而不生信,《下經》偈雲:「憍慢弊懈怠,難以信此法。」《唐譯》雲:「懈怠邪見下劣人,不信如來斯正法。」聖道行者固執己心本性,而疑他佛願意,名為「邪見憍慢人」也;又要門雜行雜修之者,外現精進,內實懈怠,憶想間斷,是名「懈怠」;又小乘之中,不許三界之外有淨土,或謂亦生彼而得聖果,永歸灰斷,此等名「下劣弊惡之人」,如是之輩,其在自宗不背正信,望彌陀皆名為「非信之人」。

三謂正信之人,不問智愚善惡,不論凡聖高下,唯信佛願,而無一念疑心,所雲「廣大勝解之者」是也。

上來雖有三種不同,若回轉,若直入,佛智深遠,悲願廣大,順逆信謗莫一不沾靈潤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