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禪密律淨性相台賢 南傳北傳藏英巴梵
  • 204936

    累積人氣

  • 6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念佛感應錄》第二集 . 第三集  淨宗法師

 



《念佛感應錄》第二集











淨宗法師編述
 
 


 
編者序

        慧淨法師編述的《念佛感應錄》流通以來,受到廣大信眾的熱烈歡迎,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弘法效果;各地熱心之念佛人,紛紛寄來新的精彩念佛感應,今敬效慧淨法師之風格略加編排,姑名之 為《念佛感應錄》〈第二集〉,而以慧淨法師所編之《念佛感應錄》為〈第一集〉;除了表示其時間上的先後順序,更因兩集的內在性質完全一致。

        誠如慧淨法師在〈第一集〉序文中所言:「閱讀本書,能使未信佛的人信佛學佛;使學佛而不專念彌陀的人也欣然專念彌陀、願生淨土;使願生淨土卻信心不夠的人起決定之信;使往生決定的人能掌握確實證據,以勸勉別人專念彌陀,同蒙現當二益,共歸安樂家鄉。」

        除了念佛一法教契時機、種種瑞應人所樂聞之外,慧淨法師所編《念佛感應錄》一書本身所具之特點,實為超勝同類感應集錄之主因。我想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教理疏導,簡捷明快,直截根源。

        此實為慧淨法師所編感應錄之最大特色。一般感應錄多皆事例之羅列,殊少教理之論證。 見讀之人,既不知原理 ,則易迷於事相。或徒羨他人,忘失自己之本得;或妄求瑞應,殊乖佛法之宗旨。今慧淨法師於全著首端撰二萬言之序文,依佛經祖釋詳細論證之。諸如「為何念佛 超勝一切?為何必須專修念佛?念佛只益往生、無益現世嗎?念佛免難、癒病、鬼退、度亡、往生的原理是什麼?」等等,一目了然。此序文之精神貫穿全著各則事 例,恰如人之神識統禦身心各部。故當注重序文之研讀。

        二、收錄事證,別具匠心,說服力強。

        於古今大量感應事證中,慧淨法師法眼別具,獨運慧心,按「專念彌陀、根機庸劣、效果 立即」三標準,特別精選一百五十餘則加以分門別類,作為念佛能得「現當二益」的鐵證。因其「專念彌陀」,毫不夾雜,能使行人心識歸一,不致漫無准的,畢竟 導入「一向專念」故;因其「根機庸劣」,舉下攝上,能使行人悉生勇進,不致不敢承當,畢竟宣示「普攝萬機」故;因其「效果立即」,瑞應確鑿,能使行人深生 信仰,不致猜度猶疑,畢竟深信「本願不虛」故。

        三、按語說明,畫龍點睛,導歸念佛。

        序文是整體教理的疏導,具有系統性;按語是具體個案的發明,具有針對性。一則念佛感 應,一般人多只注意其表面情節,而難探究其隱含教理。但是表面情節固因時處人事之不同,有其偶然性;而佛法理則卻不受時處諸緣之變化,有著必然性。今借助 「按語」便能從看似紛繁、偶然的表象情節中,探知單純、必然的佛法理則,得佛法智慧之眼。可謂有此按語,原似靜默無言之念佛感應事例頓時靈動起來,而作活 生生的說法,使人驚醒,使人覺悟,使人欣欣然湧生念佛願生之志。按語、事例緊密結合,深值細細品味。

        〈第二集〉感應事例皆來源於最下層之專修念佛人,巧符「專念彌陀、根機庸劣、效果立 即」的原則;亦作分門別類的編排,突顯念佛「現當二益」,意在使人開卷易知,導歸專修念佛,往生淨土。其教理上的疏導,完全依慧淨法師於《念佛感應錄》 〈第一集〉所作「序文」為准,可尋拜讀。

        又,〈第二集〉所收念佛感應絕大多數是近一、二年的事,由各地蓮友直接寄到我處,首 次輯錄成冊,其口述、記錄當事人也都健在,可以說具有最新之時代意義。其中有關「念佛往生」之篇幅增加,約占一半。其記述細膩生動,說理簡明暢達,切中要 點,亙及往生人之入佛因緣、修學根機、修行時節、修學歷程等;最終之往生瑞相僅 為輔證,而非重點。而「助念往生」案例中往往亦有很好的臨終安慰開示,相信這些會對行人自修和利他臨終助念有良好的借鑒意義。在此,謹向如實採集、整理這 些念佛感應的蓮友表示深深的敬意和感激,也希望大家都能成為有心人,採集更多的念佛感應,讓事實說話,將彌陀的大悲普遍傳揚。

釋淨宗    謹識  佛曆二五四五年十二月一日






【壹】念佛癒病

 一、念佛七天  全身病癒


        我看了《念佛感應錄》後,便七天專心念佛,患有十幾年的慢性鼻炎、慢性胃炎、全身關節酸疼、膀胱炎等都痊癒,真是佛號不可思議,也可以說是萬能,現在我一有空就念佛。

        南無阿彌陀佛!(二○○一年五月九日 廣東 鄺麗儀)

按:人生世間  不能無病  病苦加身  無人能替
縱使痊癒  長壽百年  不能免死  終入輪回
欲得永免  生老病死  當急念佛  誓生淨土


二、夢中告言  唯有念佛
 

        江西省鉛山之安泉,有餘水生者,傭於人。

        十四年(一九二五),患足疾,瘋痹床蓐間,越四年,藥莫能癒。家中所有,典質淨盡。能得生者,家大伯(余鈞)豢養之也。已而大伯卒,夢告之曰:「汝之足瘋,乃宿生業障,欲望痊平,唯有念佛。」

        醒語於我,說所夢如此。予信其言,乃具告以念佛之法。

        持念三月,又夢一人以杖叩其足曰:「汝速去,毋得在此。」自後足能漸次移動,竟癒。

        癒後念佛間斷月餘,足疾又將發,大懼,力持念如前。今足疾固癒,而持念更不敢稍懈矣。(《皆大歡喜》第三集    余心道記)

按:宿世重業障  醫藥失其方  念佛獲勝德  業消障自亡
隨口常稱佛  應聲消諸業  一生不退轉  極樂好安歇


三、夢僧告言  念佛可癒
 

        憶民國十二年(一九二三)夏,壽觀廿五歲,苦病四月。於危篤之時,見一僧來臨,告言:「你病毋礙,要念南無阿彌陀佛,即可痊癒。」予乃虔誠高聲稱念,約有 二、三日,家人怪而問其故;予以夢告,並以慰祖父與吾母。至十月起床,皮蛻髮換,恍然再世人矣。(節錄自《印光大師永思集續編》文十六 .朱壽觀)


四、重病痊癒  其目復明
 

        江易園作校長,因極力教授生徒,致用心過度,得病甚重,中西醫俱無效。彼向不知佛,江味農來看,謂醫既無效,則不須再醫;當至心念佛,即可痊癒。易園信之,病遂痊癒,故所以極力勸人念佛耳。

        有一親戚,年近七十,雙目失明;易園勸彼念佛,未至一年,其目復明。(印光大師文鈔)


五、病中念佛  聖眾來護
 

        二○○○年九月十三日晚,冠心病發作,去醫院急診,實行硝酸甘油輸液,一小時左右,便覺身不由己,昏昏沈沈,但心中還明白,不斷的念「南無阿彌陀佛」。

        在念佛的同時,我看見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韋馱菩薩,其他的菩薩我不認識,好大一片。同時看見屋裏綠光、紅光、黃光來回照射。一會兒什麼也不知道,不省人事。

        原來因輸硝酸甘油反應,血壓已下降到四十,後來經過搶救,很快就恢復過來,當晚就回家了。

        過去我學《無量壽經》,聽說念佛時,阿彌陀佛派二十五位菩薩經常保佑我們,如有難能逢凶化吉,真是一點不假。(二○○一年三月六日    北京    青明惠    記實)

按:善導大師《往生禮讚》云:「又如《觀經》云:若稱禮念阿彌陀佛,願往生彼國者,彼佛即遣無數化佛,無數化觀音、勢至菩薩,護念行者,復與前二十五菩薩等,百重千重圍繞行者,不問行住坐臥,一切時處,若晝若夜,常不離行者。今既有斯勝益可憑,願諸行者,各須至心求往。」
經云(取意):「稱彼佛號,若一聲、若十聲、乃至百千聲,於念念中,在無數化無量壽佛,常護其人;又有二菩薩,一名觀世音,一名大勢至,是二菩薩,自為上首,俱諸大菩薩眾常來護。其人壽終之後,生彼無量壽清淨安樂國。」


六、手術念佛  神遊蓮池
 

        當我還在婦產科實習的時候,有一次遇到一位婦人,因為胎死腹中,需要開刀。她面臨著胎兒死去的悲傷和要接受手術的恐怖,心情非常的不好。我去看她的時候,就勸她念「阿彌陀佛」,告訴她說:「佛,大慈大悲,不忍一切 眾生受苦,一定會保佑您的。」

        她要麻醉以前,就一直阿彌陀佛念個不停。手術以後,她醒過來,我去看她的時候,她告 訴我說:「念佛真正奇妙,真正好!」她一點都不痛苦。而且在手術中又夢到比電影上看到的仙女還要漂亮的菩薩,帶她去比電影上看到的仙境還要美麗的地方玩, 看到好多很大很大的蓮花。後來,聽到一個聲音說:「時間到了,你可以回去了。」她就漸漸醒過來。(道證法師    講述)


七、彌陀慈指  手到病除
 

        一九九八年冬天,查淑奕老師患重感冒發高燒,全身疼痛,不思飲食,吃藥不見效,心想:我已耄耋之年,可能要走了。於是就念南無阿彌陀佛!

        一天午睡,夢中看到阿彌陀佛從空中來到她身旁,非常慈祥,用佛慈悲的手指在她兩眉中 間點了三下後即離去。頓時她就清醒了,覺得渾身爽快,自言自語地說:「阿彌陀佛給我治病了」,一股感恩之情念南無阿彌陀佛,心情非常愉快。立即起床,全身 感覺輕鬆,也有勁了,晚餐吃稀飯也有味了,一周後完全康復。南無阿彌陀佛! (二○○一年三月廿三日  甘肅蘭州  趙理秀)


八、仙丹一粒  總治百病
 

        去年下半年女兒生小孩,我去幫忙照護,因勞累過度病倒。大約十月份,兒子帶我去醫院檢查,說是腎結石、腎積水、胃下垂、心臟病,還有一大堆,我不記得。
我花不起許多錢,就回家早晚上香念阿彌陀佛。過了約三個月,一天晚上八、九點鐘,眼半睜半閉時,看見對面有二尊菩薩坐著,各帶一朵大紅花,其中一位一揮手 朝我迎面扔來一粒仙丹,大約有中指頭大小,半黃半紅的。我就知道病會好,兒子要我再去醫院檢查,我說不必了。就這樣一點藥沒吃,所有的病都好了,以前吃東 西胃脹,現在好得很,沒哪兒不舒服。我今年六十八了,走路幾個媳婦都趕不上。
因為我親嘗了念佛的好處,今天特別來拜師入佛門。(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馬鞍山  陶向英口述  釋淨宗記)


九、病中鬼現  大佛來救 
 

        一九九一年,我高燒不退住院,當晚,病房只有我一個病人,小女兒陪護著我,燈一直亮著。

        大約十點鍾時,我神志清楚,但心裏十分不安。就在同時,我看見床頭右上方有個穿灰衣服的小鬼,見不到臉,我非常害怕,把眼睛閉起,但不管閉眼還是睜眼,總看到那個鬼一直在我的床頭站著,我緊張焦急不安。

        就在這時,床頭左上方出現一位身材高大,身穿袈裟,十分莊嚴好看的和尚,頭戴著一頂有大「佛」字的帽子,跏趺坐在一把古色古香的大木椅子上。我仔細端詳著大佛,慈祥而莊嚴,不知 為什麼,我一點也不恐懼了。一個晚上睡不著,心裏一點也不害怕,大佛一直在那椅子上坐著。

        第二天早上八點鍾我丈夫來了,我把發生的情況告訴他,說「大佛」到現在還在這裏坐著,他說他看不見。我一時無法使他相信,著急的說:「真的佛還在這裏,我不是講故事。」講著講著大佛不見了。

        我當時沒入佛門,對「佛」是一片空白,如果不是帽子上有個大「佛」字,我還真不知道是怎樣一回事。當時如果不是阿彌陀佛來救我,我肯定小命嗚呼了。南無阿彌陀佛!

        從那以後,我就學佛了,並勸我媽媽、妹妹加入佛門,成為三寶弟子。這 麼多年來,我自己念佛,也勸別人念佛,一切隨緣,方便自在,稱念南無阿彌陀佛。(二○○○年十一月廿六日    安徽貴池    胡阿妙    記)


十、佛放光明  消除劇痛
 

        貴陽市觀水路佛英、佛成夫婦,同一天皈依佛門,同修念佛。

        二○○○年春季的一天下午,佛英突然莫名地腹部劇烈疼痛,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丈夫佛成準備送她去醫院,但她疼痛難忍,感覺已經來不及了,恐怕半路上就會死去,便對丈夫講:「我不行了。請點上香、燭,幫我念佛,我儘量跟你一起念。」夫妻同心,做好了就此念佛生西的準備。

        母親也在旁邊合聲念佛。大約有半小時功夫,佛英看到佛前一道耀眼的黃光,鮮亮無比; 她驚喜地叫丈夫和母親看,丈夫和母親都看到了。亮光大約停留了三、四秒鐘,他們因此都很興奮。亮光消失後不到一分鐘,佛英的腹部疼痛完全消失。她非常驚 喜,不敢相信,竟從沙發上起來跳了幾跳,證實的確不痛了。(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    佛成    佛英述    有果居士整理)


十一、膀胱結石  念佛消失
 

        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 ,患肝硬化十餘年,念佛三年後,再去檢查,肝功能已經正常,肝也軟了。一九九七年五月初三,他來信說膀胱結石,準備端午節後去開刀。我當即給他回信,叫他 動手術時,及動手術前,要誠心念佛,現在就要不停地念,死了也能往生,要準備死。五月初六,他到醫院準備做手術,拍片復查時,醫生驚奇的發現結石不見了。 他們怎 麼會懂得:幾天前的照片,明明有黃豆大的一個結石,現在卻不見了的道理呢,只有這位老人自己心裏明白。(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    悲福    記)


十二、信願念佛  無腎而活
 

        劉素萍,女,六十歲,南京市大廠區人。一九九五年左腎壞死,一九九八年右腎萎縮至只剩一張皮,X光透視不能顯影,醫師令做換腎手術。彼無錢,遂回家念佛求往生。

        初則渾身疼痛,不能下床,又死期當前,於能否往生亦甚擔心。蓮友告以「彌陀本願不 虛,眾生稱念,必得往生」,喜極而泣,三日不眠。自此信願堅固,一向念佛;生死俱不憂,唯心懸極樂。時逾三年,益加轉健,現可到處行走,唯步態稍緩。我親 手試按其小腿,肌肉彈性如常人,無任何浮腫。若見若聞,交口稱奇。(二○○一年十一月八日  淨果法師記)

按:無腎而活雖稱奇  決定往生更可喜
若生若死俱不憂  全賴本願念佛力


十三、動脈破裂  神奇癒合
 

        民國八十四年(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日晨,我駕車送太太到天母上班,返回臺北市區時,覺得身體不適,遂擬回家。途經建國高架橋時,人昏昏睡欲,只聽耳邊有人告訴我說:不要睡著,若睡著就沒有人可以救你。並要我把車慢慢開下高架橋……

        當我再醒來時,車已停在和平東路三段一○九號前。我即刻下車前往六樓周醫師診所,門剛打開,我即忍不住一口鮮血吐出,弄得他家滿地都是。護士要來打掃,看到地上那 麼多的血,當場昏倒。周醫師看我病情嚴重,急送台大醫院救治,並通知我家人過來照護。

        我到急診室時,已無低血壓,高血壓65MG。女兒速請總醫師急救,醫師告訴她,緊急 輸血就好,若腦部缺氧就不要救,因 為救回是個植物人,故要我能清醒時才救。當我慢慢醒來時,窗外已黑暗,越清醒越痛苦,連最有效的止痛針也打了,依舊不止痛。心想大概時至該走了,求醫師無 效,只有求大醫王「南無阿彌陀佛」。我五十幾年來,從無胃病,也沒有好好的念佛,但今天特別誠懇,足足念了超過八小時,直到不痛才睡著。第二天醫師來檢 查,結果找不到傷口,最後照胃鏡才在胃內找到動脈破裂0.5CM(米粒大)傷口三處,但均已癒合。故念六字名號功德不可思議,願 眾生好好念佛。(二○○一年十一月三日    臺北    陳忠義記)


十四、阿彌陀佛  救我大姐
 

        大姐楊淑琴,病苦特深。一九九七年患腦血栓偏癱失語,去年四月大姐夫又去世,後來她又患重病急救兩次。我多次勸她學佛,均無效,實在無法,只好在阿彌陀佛 前誠祈:「我大姐楊淑琴,重病纏身,生命就在呼吸之間,求您加持她早點覺悟,念佛接受您的救度。」後再勸其念佛,欣然樂從。白髮根部長出一寸左右的黑髮, 原來頸部從耳到喉長一大腫物,吃飯也刮食道,只能吃軟東西,現腫物絕大部分消失,真不可思議!

        現在我再跟她說念佛的事,她從內心裏笑,使我覺得特別甜。她說:我什麼都不管了,就念佛,就走阿彌陀佛為我鋪好通往極樂世界的「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的道路。我聽了既高興、又放心。師父,您說是不是阿彌陀佛救了我大姐!(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北京    妙紅記)

  
十五、夢中念佛  腰疾得癒
 

        我腰痛多年,多方治療均無效。二○○○年秋一天夜裏,似夢非夢中,看見前邊有幾位居士在跑,後邊也有幾位居士,還有一輛馬車。我拼命往前跑,追前面的居士,但怎 麼也追不上,覺得很累,就想:「追不上不追了,我乾脆念佛。」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地念起來。後邊馬車上過來一人,用拳對準我腰痛的地方頂了一下,我就清醒了。醒後腰也不痛了,從此再也沒痛過。(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    北京    淨梅居士口述    妙虹居士記錄)

  
十六、信佛念佛  起死回生
 

        趙國雄,男,今年五十一歲,江漢油田總機廠職工,一九九九年內退,二○○○年在武漢打工一年,期間感到自己的腿發軟,肚發脹,懷疑自己有病就到醫院檢查, 發現兩個腎都有問題。二○○一年以來,感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行,就到廣華醫院洗血(洗腎)準備換腎,後與武漢聯繫有腎可換,就到武漢醫院住院治療,作換 腎手術,手術的結果是壞腎未取出,而插入了一個好腎,結帳下來花去十多萬元,之後受風寒感冒發燒七天,把整個肺(兩葉)都燒壞,又用去了近二十萬元,前後 共花三十多萬元,結果沒醫治好,醫院幾次下病危通知書要他回去,這樣只好轉回到廣華油田第一醫院,看情形就是等死了。

        我是趙國雄的鄰居(單元對門),平時關係很好,聽說趙已從武漢轉回油田醫院,就決定 去看他,時間大概是今年農曆八月二十六日。這一天,我在家中佛堂祈禱佛菩薩讓趙國雄的病快好起來,如果他的壽命到了,就早點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接著我就 佩帶了阿彌陀佛的聖像,同我老伴還有張孝芬等三人同去看他。一進病房,第一眼就看到顯目的三根管子,一根是插入病人喉嚨(開刀的口子)抽氣的管子,一根是 輸氧的管子,一根是插在嘴上作吐痰用的管子,接著看病人臉青黃青黃的,人只有出氣沒有進氣,他吃力地睜了一下眼,搖了一下頭,也好像是表示自己不行了。一 會兒我們被值班醫生趕出來 ,我就站在病房外面對著病人給他在心裏默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大約一個小時看到他臉色有點發紅,比開始好看多了,我要老伴看他面色的變 化,老伴也說好多了,我又繼續念了十來分鐘觀察依然較好,就告辭回家。回家之後,我就把剛才在心中幫助默念阿彌陀佛的事告訴老伴,對他講剛才病人臉色好轉 的原因就是佛力加持,我就在家繼續幫病人念佛。過了兩天碰上趙的老婆李志秀,她一看見我就說:「冷師傅,請您幫他(趙國雄)多念念佛吧。」(因她知道我是 念佛人),我就把我已幫助念佛的事告訴她(老伴也在一旁做證),並且答應繼續幫他念,同時也趁此機會送了她一個念佛機,勸她和趙國雄要信佛念佛,她很樂意 地接受。從這天起,兩口子都開始念佛了,又隔一天,趙的女兒回家說她爸爸好多了,頭部所插的管子全都拿掉了,已能自己呼吸,還吃了一小碗麵條。我們聽了心 裏很高興。據醫生講,趙從武漢出院之後能再活七天就是一個大奇蹟,事實上不但活了七天,七天後病情還大有好轉,真是佛力不可思議呀!

        九月六日我第二次去看趙,趙正靠床頭坐著,我進去說:「趙師傅,我來看你,好些了 嗎?」這時正碰上吃午飯,我看著他不但吃了兩碗稀飯,還要了雞蛋、粉蒸肉、紅燒排骨、臭豆腐等菜吃了。吃完飯,趙就對我笑著說:「冷師傅,我這次從武漢回 來就是要到潛江(指潛江火葬場)去的,潛江不收我,我又回來了。」我立即對他說:「趙師傅,這是阿彌陀佛救你呀!除了阿彌陀佛任何人也救不了你,你可要好 好信佛念佛啊!」他連忙說:「好呀!好呀!」接著又談了一會兒,看趙的精神狀況越來越好,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了,我也隨喜,並鼓勵他們繼續信佛念佛。現 在他還能在室內走動,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轉,接近痊癒,趙國雄起死回生的奇事傳遍江漢油田,他們都感到驚奇,真是佛力不可思議,阿彌陀佛的悲願更不可思議。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二○○一年十一十二日    江漢油田    冷和清    講述    毛德秀整理 )


十七、彌陀慈悲  起死回生
 

        我叫蓋寶成,今年四十五歲,天津市人。一九八九年患甲狀腺癌,將左邊甲狀腺切除,一度很難開口講話,甚至講話不清楚。一九九五年左胸長大腫瘤,做了開胸大 手術,術後整個人都變了形,面容憔悴,瘦的僅剩幾十斤重。一九九九年,診斷雙肺長滿了節節癌,並已擴散轉移,不能做手術。這個消息,如睛天霹靂,我感到整 個天都要塌下來了。就在這時,父親又突然去世,這一切對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我想到了死!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某一天,我瞞著妻子和未成年的女兒,穿的整整齊齊,爬上七樓頂,想了此殘生;被鄰居大爺發現拉下來,才沒有造成悲劇。

        舅舅馬相義居士知道後,便給我講三世因果和阿彌陀佛的慈悲,勸我念佛,並說只有念佛既能癒病,又得往生。在舅舅家看到阿彌陀佛聖像寶手下垂,就像父親要領兒子的手,我非常激動,回家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後來五姨和五姨父(馬桂玲居士和劉景河居士)開示我,又給了我許多佛書和磁帶,如《我們回家吧》、《三經一論大意》、《善導大師要義》等,我反覆地看、聽,懂得了往世造業,今世才承受這樣的病苦。我發願好好念佛,將來去極樂世界找我的父親阿彌陀佛。

        二○○○年九月十七日,我皈依佛門並受五戒,病再沒有難忍的疼痛。到醫院復查,醫生都覺奇怪,問我在哪看好的,我非常自豪地告訴他們:我念佛,念南無阿彌陀佛,是他老人家救了我。

        回想起那隨時會導致死亡的日子,使我懂得:不經一番病苦磨,哪知彌陀弘願深。以前我是靠杜冷丁(鎮痛劑)過日子,現在氣色紅潤,嗓音宏亮,疼痛基本上好了。如今,念佛是我最大的享受,法喜充滿。南無阿彌陀佛‥‥( 二○○一年七月三十日    天津    蓋寶成記)

按:心中沒有佛法的慈悲,人生無異煎熬與懲罰;雖然外面陽光燦爛,內心也是一片黑暗,前途絕望。領納彌陀的慈愛,痛苦轉而為法喜,黑暗顯現為光明;雖無不死之肉體,卻有永恒之生命。
彌陀是:我的生命 我的道路 我的依靠 我的歸宿


十八、誠心念佛  絕症得救
 

        我叫張泳,女,今年五十一歲,原在丹東市化工局供銷公司工作,現已退休,住丹東市振興區福民小區三號樓。
一九八八年農曆四月初八日,我在一個特殊因緣中歸依了三寶,兩個月後受五戒,並吃長素。

        一九九○年春,我去丹東市中醫院B超檢查,後又去丹東第一醫院CT檢查 ,均確診為晚期肝癌。在中醫院住院期間又發現嚴重胰腺癌,有胰腺腫裂之危險;身體不斷消瘦,不進飲食,而又吐血、便血;腹部CT檢查:肝內占位8×9cm;胰腺占位3×4cm。有發生肝昏迷。

        這突如其來的嚴重病情,無疑對我本人和家人,是一個致命的沈重打擊,使我的親人不知所措,憂慮不安。我哥哥在鞍山得知後,多方聯繫,五月三日讓我住進鞍山鐵東醫院,病理檢查確診 為晚期肝癌,並為我打栓塞針治療。

        在生命垂危之際,我要求回丹東。五月十六日住進丹東中醫院內四科(腫瘤科),醫生多 次下達死期令:「十月一日」「元旦」均未應命。歲末,我安然回家過春節。今年七月十九日出院。現在我的病情是:胰腺占位消失:肝內腫塊縮小占位 7×4cm;食欲增加,體力增強,腹部無不適症狀。

        大家一定很想知道我是用什麼方法治癒這個垂死的絕症?

        當我清楚知道自己患了絕症之時,開始心中也有些波動;由於深信因果,使我心中一直很 坦然,很沈靜地誠心念佛。自知是宿世業障現前所致,遂至佛前,至誠真心,發露懺悔罪障;並立志戒殺放生,廣作諸善。另一方面我萬緣放下,至誠懇切,一心念 佛;如壽已盡,速求往生;如壽未盡,病自會癒,病癒之後,當加倍精進念佛,即生求生淨土;更要維護三寶,廣度有情,同成佛道。

        當我得知身患絕症之初,獨自一人腳踏實地打了兩個佛七,在鞍山住院期間,也只是不斷念佛,並用答錄機唱念,同病房病人也隨著念佛;有同道居士探望的皆同稱念。自己行、住、坐、臥心不離佛。不管大聲念、小聲念、金剛念,或者心中默念,一句佛號念念不間斷。

        患病及住院期間,有很多病人在我的影響下,開始吃齋念佛者達六、七十人,受三歸者十五人,受五戒者一人。病人家眷對佛法有所認識和不同程度的瞭解,特別是患黃膽性肝癌的姓曲男病人,和患脾癌的姓張女病人,都能虔誠念佛,而得解脫病苦。

        在醫療史上,一個晚期肝癌患者,得以轉危為安,幸存至今者甚為稀有。「阿彌陀佛」萬病皆治的阿伽陀藥,我已嘗到了不可思議的良藥,特介紹給有緣人,希深信服用。(張泳    口述    鄒仁德    筆記    一九九一年九月十五日    摘自《念佛感應見聞記》(福建莆田廣化寺印))


十九、念佛病癒  入淨土門
 

        諦一法師,陝西長安香積寺僧人,七十多歲,一九九九年春患食道癌,醫院發了病危通知單,回到寺裏,臥床難起,全身浮腫,呼吸困難,整日呻吟不絕;又因血管硬化,連止痛針也打不進去,真是苦不堪言。

        諦一師認為自己是沒救了,便將單費全部交給常住,死後幫他放兩台焰口超度怨親債主,並拔濟他別入餓鬼道中。諦一師平時修禪,沈默寡言,終日打坐,對淨土宗並無信心;此時死在當前,也不知念佛求往生,只求速死。

        常正師勸他念佛,他卻說:「唉!只怪平日功夫沒用好,無法作主,憑現在嘴裏喊幾句佛號?算了算了‥‥」

        經常正師苦口婆心地勸說,諦一師才開始有一句沒一句地念佛。常正師又搬到諦一師的房中,無日無夜地照顧他,喂飯喂水,洗身洗腳,端屎倒尿,無微不至;更重 要地是常正師常常和他一起念佛,鼓勵他把自己完全交給阿彌陀佛。諦一師總是呻吟中夾著佛號:「唉喲!阿彌陀佛,我真是活受罪!咋死不掉?我要不是和尚,我 就自殺了。阿彌陀佛,你快來!不要讓我再受罪了!唉喲!唉喲!阿彌陀佛,讓我死吧!」‥‥‥

        如是過了三個月,諦一師卻慢慢好起來,食道癌也好了,渾身的浮腫也消退了。從此,諦一師捨禪修,歸淨土,專稱佛名,並勸人專修念佛,發願往生;也常常可以聽到他的說教:「不參禪,不學教,一句彌陀真心要‥‥‥」(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    淨弘法師記)


二十、書中佛像  飄出治病
 

        潛江市老新區邊河村凡仁榮,現年三十五歲。十五歲時,他放學去挖鱔魚,為一條彩鱔所驚,頓感周身不適,回家洗澡,自言全身上下都是螞蟥,洗了又洗。此後常 患瘋顛,有時清醒,有時糊塗。二十五歲那年又發瘋出走,被車碰傷,雙腿骨折,至今鋼筋尚在腿中。病還是常發,能行走,但無力,不能勞動。二十年來,他母親 到處求醫、求神,做表超度,皆不見效,母子生活極度困難。

        去夏又犯病,其姐凡蓮藝問我有何法,我說:「叫他念佛,如果識字,再看看佛書。」遂送一本康僧鎧譯《無量壽經》(本願山出版)。

        凡仁榮拿到經書,一打開就見到一尊南無阿隬陀佛像,非常歡喜。他看完後,把書放在桌 子上,口稱「南無阿彌陀佛」,念著念著就看到桌子上書中的阿彌陀佛飄出,對著他胸前撞過來,撞得他身體晃動了一下;這一晃立刻感到從頭到腳都空了,非常舒 服,頭腦特別清醒,精神也好了;從那以後,人有勁了,挑擔子,扶犁耕田,樣樣能幹。

        去年十二月一日碰到凡仁榮告訴我說,他曾有三次念佛時嗅到奇香,這種香氣是我們這個 世界所沒有的,時間可持續二十到三十分鐘;並說他每次點香時,都看到西方三聖。凡仁榮還說,以前每次發病時,首先感覺眼睛往上吊,待吊到頭上時,頭就發 麻,頭一發麻,人就失控。學佛以後,也發生過一次,感覺眼睛往上吊,他馬上坐下來念佛,一念佛就好了。從那以後,就再沒有發生過。他說:「這下子可好了, 什 麼陰性眾生都不能上我身了。南無阿彌陀佛……。」(二○○一年二月十五日    淨耀居士記)


二十一、聞法瘋癒  頂現金光
 

        淨勤女孩,三年前讀高中三年級時,因自己的隱私被同學公開,受了剌激,精神失常,時哭時笑,因此輟學。曾送精神病醫院治療一段時間,出院後一直不能停藥,一停藥就發病。這件事對家庭是個極大的不幸。

        去年上半年,其母帶她參加我們一起學佛念佛,開始一聽課就要睡覺,後漸好。我送她一本《淨土三經一論大意》,她很認真的閱讀,自己打電話告訴我說,她很喜歡這本書,內容太好了,她很高興。過後數日的一個早晨,她母親坐著洗衣服時,她從背後抱住母親說: 「媽媽!我得了個大寶,真正的大寶。我明白了,原來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事,不怨別人,我好了,我清醒了,沒有事了。」至此,她真的一切都正常了,歡歡喜喜,其母臉上再也沒有往日的愁雲。

        一次,我為她講南無阿彌陀佛的緣起和西方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目的是讓她生歡喜心,放下我執。講著講著,她忽然叫著說: 「您頭上有金光,您頭上有金光。」我問她光從那裏來?她指著我的頭頂說:「光從頭頂上冒出來的。」

        我當然不會放光,這裏我體悟到:這是念佛眾生佛光攝取不捨的緣故。(二○○一年二月十五日    淨耀居士    記)

按:《觀經》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 念佛眾生攝取不捨
祖師釋云:煩惱障眼雖不能見 大悲無倦常照我身
念佛人,或佛親為現身,或放光明來護,故得癒病、免難、往生等,本集中多有例證。又因名號即是無量光,念佛之人,身必放光,惡鬼不敢犯,魔王不敢侵。此係名號功德力,而非凡夫修行力。


二十二、昔日瘋子  成妙好人
 

        張樹蘭,女,六十九歲,北京市崇文區人。一九八五年,丈夫突然去世,遂瘋,常沿街乞食臥眠,不知回家。

        蓮友帶以念佛,亦能隨聲唱念,然神情麻木,陰暗憂鬱,情緒煩燥;或時奔出佛堂破口大罵,或睡著尿撒佛堂。一九九二年秋亦曾服藥自殺。

        一九九四年夏,某周日共修念佛時,張突見西方三聖背光上光芒耀目,像水波層層發散,驚呼:「看,佛發光了!看,佛發光了!」大 眾紛紛仰瞻,一時佛聲鼎沸。張樹蘭從此病癒,當年臘月初八歸依佛教。

        後至陝西,住我們道場,更聞彌陀本願,知念佛決定往生,人如脫胎換骨:護持三寶事業,省吃儉用,以寺為家;歡喜念佛之聲,隨時可聞,並以身弘法,將自己得救經歷告訴有緣蓮友, 啟發大家信心。常言:「只有南無阿彌陀佛,只能南無阿彌陀佛,必然南無阿彌陀佛,還是南無阿彌陀佛」……(二○○一年八月十日    淨弘法師    記述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