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禪密律淨性相台賢 南傳北傳藏英巴梵
  • 21551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禪七開示 禅心密印 -- 空山松韵

 
禪 七 開 示 






 
 
达照法师
 







 禅心密印    -(代序)-    

空山松韵

 
 
——用心要领——


   古人说:“青山无语叹人亡,朝露风灯闪电光;人归何处青山在,总是南柯梦一场”!读来令人心伤泪落。“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生,自己生;死,自己死;生生死死无有穷尽,轮回路上独自伤悲;因缘果报如影随形,悠悠岁月何时转身?!

   然而,若能转得身来,当下直观心性,则“心随万物转,转处实能悠;随缘识得性,无喜亦无忧”!如是见性、如是转悠、如是保任,便能“即生死而自在,出轮回而济世”。亦是人生一大快事!此时便若“空山无语听松韵,朝露晚霞日月光;风云变幻随时过,自在人间走一场”。不亦乐乎!

   再者,“空山”即空掉一切执著,如山之清净而无动摇;“松韵”即于不执著处起诸妙用,如松韵般天籁自然。故名之为“空山松韵”。今应诸仁者之请,将几年前所作的两首偈颂,“座上”和“座下”的“用心要领”,略为解释,权充口诀之用!


一、座上

耳闻心念咒声声,不管来世与前生。

应了当下只一念,现前妄念亦真心。

不住真来不住妄,无住明明是自心。

无住无变易,只此任运生!

合当文字言诠外,坐断虚空见故人。

   真要为了生死而修行,初机必须每天打坐!看时节因缘,开始每天至少坐两个小时以上,就在这两个小时以内的用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错乱用心,则不但进步不快,反而会生起厌倦心,而至中途退辍,岂不可惜!假使调心得当,则安步前进,修而无修,终至大修,成就道业,自利利他,作如来使,弘扬正法。当可庆快平生!

    “耳闻心念咒声声,不管来世与前生”。耳朵要听清楚从心里念出来的咒音,无论是默念,还是金刚念,都能够清清楚楚地知道所念的咒是快是慢,即听自己内心深处的“无声之声”,因为在金刚念或默念时,其实是没有声音发出来的。我们的妄想太多,实际上只有两类:一是回忆过去的事情,一是推想未来的事情。而在打坐时,时间短暂才两个小时,如不珍惜,则又是白白的空过,于事无补。所以,此时就不要再想过去的事了,过去已经过去,在你的生命中再也不会出现了,想也没有用了,根本只是徒增烦恼而已,就算是重要的事情,非想不可,也等下座之后再说,起码在座上时想它是根本没有用的,反而使自己的正事受到干扰,影响打坐,这是最划不来的了;同时,也不要作未来的种种打算,甚至连是否要往生净土都不要去想,更不可以妄想开智慧、开悟、得神通之类的东西,未来还没有来到,那离我们太遥远。

   我们就是因为作了种种未来的打算,而攀缘未来的事情,所以才会在轮回路上,一次一次地向着未来流转下去的。反过来说,我们一生中天天作未来的打算,就不能为自己真正的未来——究竟觉悟,作一次彻底的打算吗?而现在是打坐,座上时就不要空腹高心,想得那么多了,其关键在于“不管”二字,未来的我不管,过去的我也不管了;妄想我不管,不妄想我也不管了,只是一切“不管”,听清楚一句无声之声的咒,就行了。这两句是在打坐时的总纲,能照此行去,定可得大受用。

    “应了当下只一念,现前妄念亦真心”。应该非常清楚地知道,明了现前当下的这一念。因为过去的和未来的心都不再生起来了,而现在当下这一念只是一句咒,声音清楚明了。好象自己的心就在这句咒上,当你念念不停地念咒时,前一念过去了,你并没有要留住它,后一念还没来,你也并没有要它提前就来。只是你根本就不管它来与不来,也不管它去与不去,而它却自然而然地来,自然而然地去,你能够清楚感受到的,也就只是现前这一念心而已。说白了,你的生命,就只是拥有这现在的一念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属于你的生命了。

   但是,就算你清楚地感受到现前的这一念,它仍然只是妄想心而已,因为它还有来有去,即是有生有灭,有生灭来去,就是虚妄不实的。不过,虚妄不实的妄想心,也并不是在真心之外而单独存在的,它并没有离开过真心,真心是无形无相、不可见、不可闻、不可思议、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其虽无相可徵,然妙用恒沙,历历在目。简单地说,现前一念心的生起,就是真心的微妙作用,它是依真心为体而生起,假如没有真心,它就不可能生起。如果要把能想的心消灭掉,再也不想不动,无知无觉,那么,生命就会象是石头树木了,所谓“死水黑山”,又怎么来修行成佛度众生呢?所以说,这现前一念生灭之心,就是真心的妙用,不用另外再去寻觅什么真心了。那样,将会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

    “不住真来不住妄,无住明明是自心”。此时,更在“不住”二字,是真心也罢,是妄想也罢,我都一概不管,不管就是无所住,《金刚经》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清楚地念这一句咒时,你只是很明白咒的声音及其快慢而已,念咒声声不停,其实心心无住,不去思维考虑,心随咒转,念念迁移,无有穷尽。既能够念念不住,又能够明明了知,这不就是所说的“无住生心”吗?不是你自己的真心妙用,还是什么呢?所谓见性,就是见此“不停留在某一种相状上,却能够清楚了知的本性”。

    “无住无变易,只此任运生”!“无住生心”这种状态,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你想改也是白想。有所住(住在相上)而生心的心,是识,是分别,是无常的,是真正的妄想,是生死的根源;而无所住(会归于性)而生心的心,则是智,是觉悟,是常寂的,是自性的作用,是涅槃的本体。所以修行的第一步就是要“证体”,而现前一念无住之心就是本体,证此本体之后,一切世间无非净土,一切烦恼皆是菩提,任运自在无牵无挂。生无所生,无所生而终日生;灭无所灭,无所灭而随时灭;生灭来去,都无所住,亦无变易,寂然而安!方是真正打坐。能如此坐,则身心皆空,世界山河如梦如烟,生老病死如幻如化。亦只是一个“知”而已,别的什么也不管它。

    “合当文字言诠外,坐断虚空见故人”。当念咒念到身心皆空的感觉时,还可以用文字语言来形容、表达,但这还是落在了分别知觉的思想功夫上了。

   所以,到此时的关键在于把一切知识学问,理解分析等等,所有概念,都统统扫除干净,如大死人一般,连这种身心皆空的“空”也不去感受,也不去不感受,一念都没有。“透得虚空黑暗去,方见本来旧时身”。这一步是要通过前面几步努力之后自然而然的景况,绝对不是从希望渴求中得来,所以不要在座上生起希求之心,那样反而耽误了正事。

   而真正修行却是在下座之后,也就是说,把座上所修的定力,转移到座下日常生活当中来起用,才能更好地启发自己本来就具有的微妙智慧。座上修定如磨刀,座下练慧如割草,磨智慧刀,割烦恼草;不磨智慧刀,则烦恼草蔓延于生命的园林中,不得自在通行;磨了智慧刀,而不去割烦恼草,依然不得自在。而修行真正的目的就是在断烦恼,有烦恼时就是见到草时,正好可以试试自己的智慧刀利不利。座上没有外境的干扰,当然容易把握自己,座下可就不一样了,种种外境都得去对付,就在这过程中体现出自己的智慧和胆识,所谓“历境练心,增长智慧;不是逃避,而是面对”。所以说真正的修行还是在座下。

二、座下

似见似闻似全真,见闻原来妄现成。

水中月色有人我,镜里花光无我人。

接物待人般般运,观心念佛事事行。

行也无所作,作也不留痕。

唯此常行常历历,任他欢喜任他嗔。

   人生境遇,殊难预料,悲欢离合,都少不了!杀盗淫妄因此而有,真善美慧由此而生。所谓天下大事“善利用者,生机;不善用者,杀机”!正是说明了,在日常生活中的人生价值和意义极为重大。

    “似见似闻似全真,见闻原来妄现成”。通过打坐之后,内心会变得宁静,而不愿意与外界过多接触;或者会认为自己是修行人,而从内心里就有一种排斥外界的情绪;这都是无量劫以来,把外境看得过于真实而引起的后遗症。所以要知道,我们的见闻觉知,在表面上看起来都是真实不虚的,但是如果进一步的深入分析解剖之后,见闻觉知的前提条件就是要有外境,如果没有一切可以感觉的外在环境,那么,见闻觉知也就无从生起了,而外在的世界却只是由各种因缘、因素组织而成的,这些现象并没有它们自己独立存在的个性,而各种因缘、因素也还是由另一些因缘、因素组成,也没有它们自己的真实自性可得,是生灭变易,虚伪无主的。再说,见闻觉知之心也是念念不停的,并不能把自己的见闻觉知保留下来,它是停留不住的,所以这内在的见闻觉知也只是生灭变易、虚伪无主的。

   这样看来,世间的万事万物,内在的一思一念,都不是真实永恒的,都不可能作为真实的生命而得到保存。所以要明白,内心的见闻觉知和外界的是非好坏,表面上是完全真实的,实际上却都是虚妄的显现而已,没有一丝一毫可以把捉得住,没有一点一滴是真实不变的。

    “水中月色有人我,镜里花光无我人”。就象水中的月亮一样,光色形状都非常的清楚可见,云影波涛,风卷浪涌,看去就象是真实的一般;镜子里面的花朵和光芒,看去也是有彼此之间的距离,以及种种非常逼真的景象。人世间也是如此,在表面上看,林林总总,形形色色,都是有是非人我的;而从本质上看,却是随生随灭,无踪无迹,全是虚幻不实的。并没有是非人我可言,如《金刚经》说:“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接物待人般般运,观心念佛事事行”。明白了这世间的一切,并没有真实性可得之后,再利用自己从打坐时练习出来的定力,于日常生活中磨练自己,在内心是“无我无人无世界”,而对生活却是“有花有月有楼台”。这样使自己的习气烦恼得到逐步的化解,在化解烦恼习气的过程中,就自然能得到许多经验,明白许多从前不明白的道理,这就是智慧。所以,触对逢缘、待人接物、烧香拜佛、参禅打坐、吃喝拉撒、行住坐卧、语默动静等等,无非都是修行的最佳时机。这时候的心,越是能够放得开,功夫进步得也就越快,敢做从来未曾做过的事情,敢说从来没胆量说的话,所谓“难行能行,难忍能忍”,这不是说身体上、事物上、经济上的难行难忍之事,而是指精神上、观念上、思想上的放不下、舍不得、不敢做的事情。若能够于此通过,便能峰回路转,自是柳暗花明了!

    “行也无所作,作也不留痕”。但当你在生活中的胆识比原来大了许多,心量也比以前广阔了之后,有时自己仍会有些悠然自得的情绪出现,有时则需要自己提起观照之后才能有力量,有时甚至会看到别人的种种不对之处,有时会觉得自己比别人更为优越,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就会出现的心境。但这些全都是障碍自己继续进步的境况,所以在生活中观照的时候,要能够做到内心坦然,没有造作,不故弄玄虚,也不在内心深处留下任何痕迹,只是随缘来去,对世间的事情越来越清楚了,对自己的心理状态也越来越明白了。来如春梦了无迹,去似秋雁过长空。

   如“灵龟摆尾,自扫其迹”,让人无迹象可寻,则能安稳于自家堂奥。又如《楞严经》所说:“但尽凡情,别无圣解”,只是把凡夫的种种计较分别,烦恼忧愁,是非爱恨,自私执著彻底了断;于此之外,并没有觉得自己比别人优秀,并没有认为自己就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同时,也是尽自己的能力情份,去做与所有凡夫俗子一样的吃饭穿衣、搬柴运水而已,于生活之外,也不要觉得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超脱的,甚至连自己是不是修行人,是不是要广度众生的念头也变得极为平常,而无一点奇特。

    “唯此常行常历历,任他欢喜任他嗔”。就这样,一切事情都积极地去做,而且努力把它做得最好,做得最圆满。注意,这里的最好,并不一定是以世俗人的价值观来说的,有时候会让别人觉得做得很好,但有时候别人却会觉得你太傻,或没出息等等,这都是个人的价值观不同导致的,不要受这种片面而短浅的价值观所左右。只要是自己内心确实是没有任何贪嗔痴习性的执著,而清清楚楚地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即使别人误会甚至诽谤,也能于心不动,这就是最好、最圆满的事了,世间没有比这更为伟大的举动了。所以,他人要喜欢赞叹也好,要嗔恨诽谤也罢,都一概由他去,所谓“有缘随缘度,无缘任他去”。

另一方面,在座下修行的过程中,就算自己明白了不要去执著,但还是会有高兴或伤感的时候,甚至也会有喜欢或嗔恨的情绪出现,这是过去无量劫以来的习气,出来了正是要见贼杀贼的时候,不可畏惧或逃避的,也是正好可以用功的时候。就是以“行也无所作、作也不留痕”的办法对付,来就来吧,完了我就放下,使心凛然自觉,历历亲切,而不沾着。

   于是,就会发现,原来欢喜、嗔恨、微笑、眼泪等等,都是自己生命中最完美的体现。

达照于普陀山佛学院妙莲华关房  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

 





上  编(戊子年打七开示)



第一章 打七意义与方法

追寻佛陀的足迹,回归生命的真相

我们非常荣幸,这一生能够在茫茫的苦海当中,遇到本师释迦如来的正法,这个因缘,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来深种善根,才具此福德,不是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因为佛所讲的法,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古今中外历千劫而不易。我们不但听闻到释迦如来的教法,而且正在依照佛陀所教导的去实践,回归我们生命的本来面目。佛陀这一生示现在人间,他的修行千辛万苦,才能给我们做好一个修行的表率。我们今天能够身体健康、思想正常,而且有勇猛心,发大愿,愿意追随佛陀的足迹,去探求我们生命内在的真相,这个是在无尽法界宇宙当中,最为殊胜难得、最为重要宝贵的大事。所以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这一期的生命是短暂的,是无常的。在短暂、无常的背后,蕴含着极为甚深、微妙的意义。

而无量劫的轮回,却使我们忘失了生命的意义,一直以来向外追求,心随境转,总是在五欲六尘当中打滚,导致了善恶、苦乐、是非、人我……种种烦恼,颠倒至今。我们想到释迦本师曾经雪山六年苦行,一日一麻一麦,在静坐中忍受世间不堪忍受的苦行。当他觉得思想可以超脱肉体的各种痛苦的时候,依然还有思想的烦恼。

所以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要求,最愚痴的人,他的要求总在身外之物,要求环境符合我的意思;第二等愚痴的人,要求自己的身体一定要达到什么效果;第三等愚痴的人,希望自己的思想能够超越一般的人。而这个外在物质的世界,包括身体,都是属于色法;内在精神世界,包括了我们善念、恶念、无念,这些追求使我们迷失了生命到底定义在何方。但是作为人,往往在人生经历里面,总是要求社会大众、要求外在环境、要求别人怎么做,那我们痛苦的根源肯定不会超越物质、超越色法,更不可能超越你的内心。

禅宗祖师菩提达摩到嵩山少林寺,曾经九年面壁;二祖神光大师,断臂求法;六祖慧能大师,为常住舂米,因为体重不够,腰里还捆着一个三十斤重的石头,每天干活;近代虚云老和尚,三步一拜,朝拜五台,无论在风雪交加的夜晚,还是大雨淋漓的崎岖山路上,唯一的信念,就是向佛靠近,向觉悟靠近;唯一的动力就是挑战我们对物质、色法世界的贪着,挑战我们内心的局限。

因为我们没有回光返照,看不见一切的错误都在自己,看不见一切的烦恼都在心里。所以,佛陀在苦行以后,他告诉我们,正确地持戒,正确地修习禅定,正确地有方向、有方法地思维人生,这是我们解脱生死烦恼的唯一路径、唯一办法。在佛陀四十多年的教化当中,特注重引导我们在心灵上的改善。

由于大家都是凡夫,总是心随境转,所以我们对自身的行为要有所轨范,不能因为我的行为而影响到别人的修行、别人的生活。这就是制定戒律,要令身安住,令心欢喜。我们这个因缘也来之不易,在天南地北,这么多人、佛弟子当中,我们发了这样的愿,聚集在一起;而且现代社会,生活、工作压力重,节奏快,大家都很忙;能在这么忙的一年当中,抽出半个月的时间来打七,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要看到打七的意义何在,打七的方法如何,打七的结果、方向在哪里。

因为无量劫的轮回,到了今天,我们尽过各种各样的努力:我们曾经很生气地跟这个世界对抗,充满怨恨地斗争,结果,我们下了地狱;我们又很贪婪地去追求这个世界,无论是财色名利,还是精神感受,在贪婪的背后,总有更美好的措辞作为理由,结果我们堕入饿鬼;于是我们想,不去生气,也不去贪婪,得过且过,结果,我们还作了畜生。当我们发现贪、嗔、痴它发射出来的信号,只是使我们更加痛苦、更加沉重、更加堕落,于是我们想尽自己的能力,我们不伤害别人,也不伤害别的众生,我们自己也很积极、也很努力地生活、工作,我们保全了人身;有时候,我们发起很善的心,希望做好事,不求回报;只管自己做好事,不管别人怎么反应,丝毫没有求得之心,虽然果报能够升天,但是我们这种持续的力量总是非常有限,升了天道、阿修罗道,最终的结果依然还是堕落;我们也曾经每天很高兴、很清净地坐在那里,既没有发愣,也没有发傻,让自己感觉到生命是清净透明的,非常轻松,可是这样的生命也只是禅定当中的我执。从欲界的第三层天以上,即便得了欲界定、四禅八定、九次第定,最终结果还是要堕落……所以,从来就不曾对我们的自心、对我们认为自己的自我进行反思、勘破。我们甚至把一切的痛苦和烦恼都归根于别人,都归根于外界,归根于我的知识和学问,甚至归根于我们所受的教育和环境,从来没有解脱。

佛告诉我们,这就是我们没有方法。无论你怎么努力,你的结果依然只是轮回。我们不是没有修行。在座的诸位,我相信你们都发起菩提心,都发起愿意成佛、度一切众生的心,愿意消除所有的痛苦和烦恼的心。可是有什么用呢?发起这样的心本身虽然很不容易,但是我们经历了很多生、很多世的修行,到今天,我们还依然非常可怜地在苦海之中独生独死、独来独往。生死苦痛,无能代者。在这一生,我们大部分的人,又浪费了起码半生的时间;有些居士可能已经日暮西山。想来,就这么宝贵的生命,无量劫到今天,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呢?你所做的那些事情,真的对你的人生、对你的社会有用吗?你给这个社会和人生,带来真正的光明了吗?没有!我们与生俱来都在这里索取,一直想索取更多的东西,索取不到我们有怨恨。所以你除了索取以外就是到处去散播你的垃圾,每一天重复地在这里索取,重复地在这里产生烦恼,发送烦恼的信号。

其实,我们内心跟佛一样,完全清净的。我们有无量的智慧、无量的慈悲。我们每一个生命都非常的完美,没有丝毫缺陷,即便是生老病死,也是生命最完美的体现。但我们体会到了吗?所以佛陀、历代祖师大德,他告诉我们回归生命真相的道路。二千多年到今天,每个朝代都有高僧大德出现世间,把佛陀成道的经过和方法流传下来,教导给我们。站在这样一个历史的街头,我们大家的生命既是非常的荣幸,又是肩负着重担。荣幸是从我们个人:轮回到今天,终于有希望遇到了佛法;重担是一定要发广大的菩提心,生起度无边众生的心。我们愿意从佛那里把成佛的方法学习过来、实践过去,流传下去。

打七的目的是破除我执

所以我们打七,这个意义就在于,在忙乱的社会、匆匆的人生当中,抽出这么一小段时间,来解决无量劫以来的生死根。这是一件震动法界的大事。你不要说这是很简单的,我就来这里混一混,学习几天,尝试一下打坐的味道。不要小看这样的打七。如果你没有发起这么广大的菩提心,你就没有承当的勇气;你没有那么大的心量,你就成不了菩萨,就不可能是一个开悟的人。开悟,就是打开本来,悟到本性。本性犹如虚空,遍一切处,而不可执着。你没有这样的习惯,怎么可能会打开呢?没有这样的愿望,又如何打开呢?所以,一定要认识到在十方这个横向的世界里面,我们曾经到过许许多多的世界轮回受苦,从生至生,从死至死,都没有解脱过。在过去、未来、现在,无尽的三际时间当中,纵向的生命,我们没有停止过“流浪”这个词。到底是什么原因?所以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谁在轮回?谁在生死?谁在受苦?我们身边还有很多的众生,包括各种畜生,也在受各种各样的苦难。他们也急需要解脱痛苦,急需要明白生命的真相、真实的意义到底何在。所以,这是这一期的生命当中,唯一一次对十方三世的轮回生命形象挑战的大行动。

因为打七就是要破除我们的第七识——我执。按时间来看是七天。七就是第七识。每天都要把第七识打掉。你能打掉第七识,就能够粉碎虚空,截断三世,打破时空观念;能打破时空观念,在这个世界你能感受的时间和空间里面所有的痛苦,立刻烟消云散。所以这种意义,也许我们一直是向往的,但是我们从来就没有体会过。你今天如果失去了这次机会,不能打破,那么将来,可能还是要经历无量劫的轮回,还是了无出期,毫无效果。要把自己这一生的努力,当作全法界众生的需求。因为我们自己的世界的这些众生没有成就,就意味着我们自己没有成就;你如果看到有一个人不顺眼,就是你的世界里面有不顺眼的事情。所以佛能够看一切众生都是佛。换句话说,无量劫的时间和空间,所有的痛苦,要通过一次打七给它打掉,这种意义,是超越了世间的任何意义。所以大家发起这个心,一定是菩提心。说再浅白一点,一定要想:“我一定要明心见性,要开悟,要见到跟佛见到的一样!”佛看到了这个世界这么清净庄严,佛看到了涅槃,我一定要看到。如果你不想看到涅槃,不想打破我执,那你永远就没有机会打破我执。特别是在这精进打七的几天。

因为人生有限,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大家既然报了名,来参加打七,你这七天时间,就把手机关掉,你把家里该交待的马上交待好,手机全部关掉。七天以内,坚决一个手机都不打,一句话都不讲。不要打完坐下来马上就打手机——心向外求。如果你担心,那你就把这七天以内的时间保留起来,就算七天以后世界的末日要到来,你也要把这七天打完以后再说。没有这样的心,你就不可能好好地打七。所以各位护关的居士,你们有自己的道友一起来的,最好能盯着一点。凡是打七人员,绝对都不要打手机。(护七的可以,但是不能在有多人的地方,大声地打手机,要躲起来悄悄打。)因为这是红尘的绳索,一直会捆绑着你。你连这点都放不下,就不可能把七打好,截断众流。天塌下来,我不用去管它;你旁边的那个人出什么事情了,不需要你去管他。你如果是护七,你就尽护七的责任;如果你是打七,你就老老实实的打七。不要一下管他一下管你----管自己。无量劫以来管自己都来不及啊。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啊。有些身体不好的,有病,这次,在七天以内,就是病在这里、死在这里,你也心甘情愿,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心空”二字。注意自己的起心动念,在念头没有生起来之前,一念未生之前,看住。然后把一念未生之前,还要空掉。所以说心空及第归。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不能浪费。你不要说我很慈悲,我在帮助他。一点都不需要。因为禅堂有规矩,如果打禅七,你在禅七里面死掉,禅堂是不会停下来的,把你的尸体塞到蒲团的下面,等打七完了再把你拿出来去送葬。古人是这么对待生死的,所以雪峰寺才有一个晚上开悟四十多个人的记录。

生死大事啊!为一点点事情在那里东想西想,精思巧构,还不够啊?无量劫以来要保暖,要温饱,要小康,要自己坐得舒服、睡得舒服,什么都依我的,无量劫以来啊!我们看看虚云老和尚以前住山的时候,住在山洞里面,门也没有啊!能受得了这个苦,最起码能够超脱。而且我们这个条件虽然不算太好,但是大家在这里打坐,安心,我想肯定不会饿死也不会冻死。

假如你真的有病,关节炎或者风湿病,你生起坚定的信心,只要你每分钟都能看住自己的一念未生之前,一个七打下来,你这个病基本上都好得差不多了----不管你是关节炎还是什么炎。为什么会这样?身体的病是因为你的心太散了,到处想问题,想事情,你的病就多了,病根就没有人去处理。当你的心完全静下来,一点妄想都没有,只看到这个咒,念得清清楚楚,心的力量就是佛的力量。当你的心很专注,没有妄想的时候,这个心的力量、光明就会照在你身上的病灶上,所以你一开始可能会痛、会冷、会不舒服,你再继续专注下去,它马上就会开始改善了。所有的病都是因为心散乱,乱吃东西,或者四大不调而导致的。而这些病的根呢,全部在心里。

西藏还有拙火定,大雪天坐在雪地里,全身冒汗。当然,我们不是说让大家修这个定,而是大家一定要注意到打七的根本下手处,就是要在念头没有生起来之前,看住这里,把它打破,硬钻也要给它钻破掉,钻不破就是花岗岩脑袋,太硬了,固执太重了。先反省一下你自己。如果你从小到大,就是有个性,就是有脾气,这些个性脾气就是你的障碍、你的魔王;你正在得意的时候,那个得意的就是你的魔王;你正在生气的时候,生气就是你的魔王;你正在难受、讨厌别人的时候,讨厌就是你的魔王……凡是你的起心动念,无非是罪,无非是业。所以,这个方法很重要。

坐在这里,你就想自己,宁可死,不可不如法。腿痛起来了,你要把注意力赶紧收到一念未生之前,死死地盯住它,给它看住。有些人坐得不好,一会儿动一会儿静,会影响别人。这么多人坐在这里,所以最好都是不要动,你要动呢,腿慢慢的放下来一点点,最好一点声音都没有。手结手印。打七会直接改变我们的生命。你不知道,打二印,会把我们的生死根断掉;打四印,会成就一切胜妙功德,成就各种度生的庄严。所以手印绝对不能松散。不管出现什么事情,也不能松散。

出现事情了,把全盘的注意力都注到一念未生之前,念咒,有念无念听清楚,听不清楚也不管,但你只是要看住自己没有念头的样子;而且呢,一定要突破它。也就要把世间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心,全部放下。这是一个最直接、与我们的真心最接近的地方。你不要跑远了,跑远了就不是打七。打七就是在一念未生之前,看到自己第七识没有妄想的状态,透过它。能突破得了它,此生痛苦的根就消失了。最起码我们打七要达到这个效果。没有这个效果,我们这个七,就白打了。

所以,第二点方法,按时间坐得如法。座下呢,时时刻刻都在观照。所以把手机就关机,不要充电,放在那里;最好呢,交给谁保管。座上如法,座下,要同座上联系起来,你不要听到打板的时间、下座的时间到了,马上心就散了、放松;还是要绵绵密密地盯住它。因为这是悬丝捆须弥的功夫啊,无量劫的生死到今天,多少业障,多少妖魔鬼怪,多少我们的冤亲债主,我们今天要给他了断了。而我们大家的功夫,你看,可想而知啊,平常有多少功夫?这么一点功夫,你怎么敌得了无量劫来的生死呢!所以一定要每一个念头都照顾到用功上面,别的一概全部放下。所以打七的人不能讲话。一句话不能讲。记住了没有?(众答:记住了!)如果讲话,你可能这个丝就断掉了,你就捆不住须弥了。妄想也不要。敢保证你,你如法地打七,不管是家庭、事业,都没事的,你可以放心;但最好呢,你就把自己当成已经死了。第七识放下,我执断尽,这个“我”就死掉了,“我”死掉就涅槃了。

所以打七的方向就是要契入涅槃,就是要明白我们的真心;不明真心,学法无益。学习佛法,学了那么多,听了那么多,讲了那么多,却不明白自己的真心,每天都随外境所转,所有的烦恼,都是跟外境去流浪。所以,有没有利益啊?一点利益都没有!我们看到,如果我们打七真能把这个世界全部舍弃掉,你就跳出三界外;再以无尽的慈悲愿力,利益无边法界一切众生,自利利他,两皆具足。所以一想到这里,我们就看到了自己的方向。我们的生命是可以按照这样的努力去突破的。打七就是要让我们去突破这个自我。

认识了这个意义重大,所以必须放下生活中、工作中的一切;认识到方法,在哪里用功、下手,我们必须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然后我们把心放得很轻松,不要着急。精进是要的,着急是不必要的。精进就是你每个念头清清淡淡的、平平常常地,看着,很轻松。全部放下,很轻松的感觉,然后看着自己每个念头没有生起来之前——起来也不管。很轻松,不要觉得太着急、太难受;也不会上火。但是每个念头都要照顾。千万不要看别人,不要看外面。别人打喷嚏,别人放屁,别人在那里动手动脚,你都不要管他;管他了是你自己错了。千万记住哦,不管谁吵啊、闹啊,在那里发抖啊、笑啊,你都不要管他,管他就是你的错。自有护关的师父会在这里管理的。诸佛菩萨也时时会在考验我们。你要知道,现在十方法界一切诸佛,都把他的光明照耀在我们这个道场里,他把信号都发给我们,最慈悲、最智慧的信号。我们这个接收器坏了,所以打七就是要修理修理,把我们的接收器修理好。我们自心无量的智慧和光明,这个信号发不出去了,所以必须放下对物质、对身体、对心这三者的执着。

 

第二章 大成就者三要素

层层突破我执

昨天讲过,打七就是要把我们无量劫来的生死根打掉。如果轮回了这么久,还不想了生死;如果在这样短暂的人生中,难得一次打七,还不能遵守我们的规则,其实,这是在障碍自己。因为我们凡夫的心,无量劫来的习惯,就是占便宜、找舒服,顺着无明烦恼的我执向外驰求。所以我们在禅七里面,关键是要层层突破我执。凡夫的我执,不但内心中有根本俱生我执,还有思想上后天学习的妄想颠倒的我执;不但执着这个身体为我,而且还执着身外之物,六尘的世界为“我所”。所以从生到死,从死到生,每时每刻都在要求我们的环境,都在判断我们的环境,跟着外境走。

如果禅定功夫稍有得力,那就能够感受到身体和思想的宁静。有时候在你全身心注意在自己的身体上的时候,或者注意在持咒的这个感觉当中,外面的声音往往会使我们的咒和我们的身体粉碎掉。如果你用心很专注,有人打咳嗽,往往会感觉爆炸的声音一样。因为我们真心是遍一切处的,而且真心要离开一切相。所以在这个定心具足、思想专注的状态下用功,外面的声音响了,就能打破外界的六尘干扰。我们看到历史上有很多禅师、大德,他们都是因为外面的声音,而打破自己无量劫来的生死根。当我们不去要求外在的环境——色、声、香、味、触、法,一切思想观念全部舍弃;舍弃不了,就如法持咒,如鸡抱卵,绵绵密密把咒念清楚、听清楚。稍有得力,就是所念的咒、能念的心,全部舍弃。即便舍弃不了,也要专注在持咒上面。

出格的见地

古来有大成就的修行者,首先要具有出格的见地。所谓出格的见地,就是不能把从小到大培养起来的知见,当作自己宝贝一样地把它保护起来。我们所有的知见——所知、所见,都在特定的历史环境、文明背景当中产生的。虽然禅堂有很多规矩,但这些规矩是陶冶一个人堪为大任、成就大乘菩萨的必要条件。而作为正在禅修当中用功精进的人,在见地上一定要独步古今、超越三界。也就是以我们所学的知识、领悟到的佛法精神,要有金刚妙慧的眼光,扫荡一切妄念执情,定将身心世界一眼看透。没有一眼看透世界的气势,我们是成就不了大乘菩萨宏愿的。因为打七最关键的,就是要打开见地。或顺或逆,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来,我们都能够超越顺逆、是非、苦乐、爱恨的凡夫情执。对环境如此,对道友也是如此;对无情的山河大地如此,对有情众生、各种情景无非如此。所以在我们观念上,在自己的脑子里,把过去所学、所知、所做、所执以为真,这一切通通要扫荡干净。唯独扫荡了我们的执着,我们才有相应的机会。

所以,在禅堂里面是不讲道理,只吃香板;才有道理,便是冤枉。自己在打坐用功过程中,切忌思维佛法的种种。不要去想佛法,这个怎么说、那个师父怎么说;这本经怎么样解释、那个老人怎么开示。做种种思维对我们的见地毫无帮助。所以必须要舍弃一切妄念执情。我们所执着的已经够多了;我们所认为的知识和痛苦也已经够多了。所以这个出格的见地是成就三世诸佛的根本契入点。没有这个契入点,我们永远只能坐井观天——可能还观不到。初地菩萨破一分无明,证一分法身,那个才叫坐井观天。我们是坐井看天花板还差不多。所以如果没有出格见地,就在知见上面建立了自己的各种思维分别。所谓精思巧构,在那里想,把问题想通了;其实想通了的那个问题,全部是梦幻泡影,不是真的。所以打七切忌在那里思维,一定要把脑子换掉,把这个曾经让我们快乐和痛苦的脑子扔掉,不要这个脑子了。这个脑子使我们流了多少泪,吃了多少苦,尝了多少冤枉。再用这个脑子,那这个七就白打了。

所以如果是知识份子,有文化,学过哲学,我们就知道,在历史上,古今中外,有各种各样的哲学流派。所有的这些想法,前提基本上都定位在世间,在有“我”的基础上。所以我们不要以为自己知识很丰富,也不要以为自己掌握了多少的本领,要把自己身家性命全部放下。就是不管过去自己有多少业障、多少好事、多少功德,把我们的眼光收敛起来,直通三界之外。有这种出格见地,你的起心动念就不落在凡尘上。所以这是打七很重要的一个前提。所谓虚空粉碎、大地平沉,就是他的见地真正地出格了,三界内无有一法可以框得住他,彻底自在,无形无相。我们千万不要把眼光只盯住这个禅堂,看看那个人坐歪了,这个人坐得腿不行;看看那个地方怎么样、这个地方怎么样……不能把眼光短浅到只看眼前。出格见地才能培养出出格的人才。没有把眼光放到三界外,我们不但自己不能解脱,也更不可能去帮助别人解脱,菩提心仅仅只是发而已,不能落到实处。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超拔的意志

见地高明,但是腿痛得不行,怎么办?想咳嗽了怎么办?要有超拔的意志。不忍众生苦,不忍心打扰别人,不忍心让别人因为自己而起心动念。所以,凡是举手投足,都在考虑会不会障碍到别人;而自己呢,也在这个过程中,培养了坚定的意志力。我们在修心密的过程中,每天要打坐,要坚持三年。这中间,意志力不足的人,肯定修不下去。没有意志力的人,连打个七都歪歪扭扭的,两个小时都坚持得不好。所以,佛陀说末法时期修很多法很难相应,唯独此心中心,能够使众生得解脱、证菩提,其中一个关键点就是,末法时期的人意志力非常的薄弱。稍有不顺着自己的意,就在那里动乱。所以要求我们每天要坚持两个小时,打七要坚持四个小时——每一座。没有强大的意志力,你坐得就会不如法,到最后就熬时间,根本无心用功。你不知道现在受苦,自己觉得实在受不了了,还要再受一次;忍无可忍,还要再忍一下。这样在无形中,意志力就会坚强起来。意志力不坚强呢,不但打坐坐不好,就是以后在人生中遇到了困难,也很容易就被打倒,所以成就事业就比较困难。我们发现如法修满千座的同修,我认识的几个,事业都非常顺利。

所以我们这一天打坐,有些人感冒了,知道自己咳嗽,我想如果你感冒了,要咳嗽的话,你就在房间里坐,不要进禅堂。因为在房间里用心也是一样的——影响大家确实不好。我们专门安排一个房间出来也可以。就是你不能来这里打坐,这七天都不要进来打。你感冒好了,不会咳嗽了,你再参加我们这个禅七。这样我们坐在这里的人,基本上可以不受干扰一点。但是,总是难免还是有各种各样的情景。所以参加的人呢,不要因此而心就被境转了。真有严重的感冒的人,自己要自觉一点;或者我们护七的同修知道了,我们可以劝他。今天如果还有谁打手机的话,那我们马上就停止他打七的资格。你们要检举啊。要是发现打七的人员还在打手机,那你就不要到禅堂里来打坐。我们网开一面,你在外面打七可以,不要进禅堂。因为,这也是我们的意志。你连七天时间都没有,连这点心都放不下,怎么可能会有成就?要怀着一定要成就的心,一定要打破本来的心。还有,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就算自己快死了,也不要跟别人讲话。据说有人回到房间去还在那里讲话。除了跟主七师父请教用功上的事情,生活上的一概不要提。在这里坐得不习惯,那就在房间里打坐;但你要是在房间里打坐,这一个七都在房间里打坐。先跟护七的师父通报一声,说自己实在是坚持不下来了,我们也可以同意的。所以这一点意志力啊,就算受苦,我们也要受下来。

其实大家不知道,正在受苦的时候你发的愿,基本上都能够实现,不要稍微有一点苦你就受不了。有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如果你这一生什么事情都没有成就,据说在零下二十度,院子里放一个大缸,把这冷水倒满,然后你就跳下去,蹲在这个冷水里面,冷到脖子,瑟瑟发抖。在这个时候,你发誓这一生一定要成就什么事情,据说百分之百灵的。因为它实在是太苦了。我不太建议大家这么去做,但是可以说明一点,这一个人的意志力有多么坚强,那他战胜困难的力量就有多大。所以痛苦、烦恼、困难,这些直接的感受,都是我们的心。如果说要倒霉的话,这个天下没有比皇帝当不成,却只能当乞丐的人更倒霉。你知道是谁吗?这就是释迦牟尼佛。他不当皇帝,当乞丐去了,乞士。

所以意志力的培养,就是靠打七,靠集体共修,靠我们有颗爱心,忍受自己。要能做到“恳切苦到”。什么叫恳切苦到?至诚恳切。每个念头都在照顾着自己起心动念。不管是身体腿痛,还是其它的头晕,总之把所有的集中力,看到自己的念头,而不把注意力放到别的地方。苦到,就是挑战我们的极限,看看我的腿到底能苦到什么程度。有些人能够忍受八分的,痛到五六分腿就放下来了,就不想坚持;有些人能坐四个小时的,坐了三个小时他就想放下来,想放松一下,这就是没有苦到。苦要到达你的极限。要有这样子,做起功夫来,我们平常的意志,平常所要发的愿,就很容易完成。

你每天都在坚持自己,认认真真地就要打七,就要打破我执,每一天都在这么坚持,七天时间打开见、思,这是有可能的——如果真正能够时时刻刻都这么用功。古大德为什么用“打七”呢?除了说明第七识需要打以外,七天的时间,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完成。七天是一周,我们现在是五天工作,两天休息,还有两天是多余的,就是你要完成一件事情,五天时间就够了,完成了还可以再休息两天。打七也是一样。你要真正用功,我们讲,掘地五尺,挖地挖五尺,就是五蕴哪,色、受、想、行、识,每一个蕴都给它挖掉,一天挖一个,第五天挖完,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这就够了!五蕴能空了,真心就现前了。所以头一天你们已经下来了,这个色蕴有没有把它扔掉?还会不会受这个色壳子的影响?要是还受影响,你第一天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根机利的人,两天就搞定了,第一天是色法,第二天是心法,色心二法皆不可住,能所双亡,当机立断!再上根的人,言下就悟。因为色心本空,本无生灭,本来寂静。所以在做功夫的时候,我们要珍惜。你打坐的时候不动,坚持,专注,这是你增长毅力,如法打破我执的重要关键所在,你不能轻易地放弃。稍有不舒服就放弃,那怎么行呢?所以见地要出格,意志要超拔。

扎实的功夫

第三个就是功夫要扎实。圭峰宗密禅师说:古德修道,念念都不放过。这是你功夫做扎实了,每一个念头都不能放过的,不能姑息。你只要想到吃的、住的、轮回的事情,有相的事情,错了!要想到佛经里面怎么告诉我们的,某某人怎么开示的,某某人怎么讲的,你错了!做功夫就是全神贯注,如猫捕鼠,四脚抓地,时刻保持回光内照。坐在这里两个小时、四个小时都不够的;吃饭的时候、走路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还是要全神贯注,如痴如呆。就是你忘掉了吃饭的时间,没吃饭也不要紧,饿七天也饿不死。当然,你全神贯注用功的时候,其实就会随着大家,大家吃饭你就吃饭,大家打坐就会打坐,很自然的。这就是我们智慧光明随时在照耀着我们。你不固执不颠倒,但是要全神贯注。所以用功用得起来的人,他走路的眼神是内敛的;用不起来的人,他的眼神是外放的,象游魂一样,到处流浪。

所以,出格的见地,超拔的意志,扎实的功夫,这样加起来,那么我们再认认真真地珍惜自己的每一个念头。念头来了,就放它过去,不要对自己的念头横生烦恼;没有来最好,就要看着没有来之前的样子;来了,赶紧放它走,不要对已经来的念头念念不忘地在那里徘徊不去。每一个念头,只要它来了你就放它走,来了就放它走,你就看着下一个念头没来之前是什么样子的,你要有这种觉受。

千万不要希望在座上有什么感觉。有些人说哎呀,我坐得正发热呢,现在你动一下我就热不了了。你发什么热,发晕差不多。不要在座上求见光、求见佛、求感受。凡是你所求的这一切,就是增长了我们无量劫来的烦恼。因为心就是有要求的才是凡夫心,佛心是无求的。我们的真如本体动也不动,哪里求啊?所以要象一个大死人,打你骂你,你没反应;不跟他们来往,不跟六尘缘影来往。你看在打坐的时候,无论是这个光强的还是弱的,有什么关系呢?睁开眼睛看见了世界,闭上眼睛看到了黑暗,同样都是看,你干嘛要选择闭上眼睛呢?吵的时候听到了有声的声尘,没有人吵的时候,听到了无声的声尘,同样都是听,你怕什么呢?有妄想的时候,心在法尘当中;没有妄想的时候,还是法尘分别影识,你愁什么呢?所以,把全神贯注在一念未生之前。每一个念头要冲过来,你看到了它的习气,看到了它的习惯,它就是这么冲过来的,心一点不随它转。其实,随它转的那个是妄想,也不是我们的心。你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