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禪密律淨性相台賢 南傳北傳藏英巴梵
  • 21551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金光明经空品讲义 文珠法师

 


金光明经空品讲义  





文珠法师讲述

 

 

 

一、讲经因缘

 

二、本经缘起

 

三、本经译传

 

四、解释经题

 

五、讲解经文(一)略说对机

 

六、讲解经文(二)正说空义

 

七、讲解经文(三)引己为证

 

 

 

一、讲经因缘

 

十多年前,香港吴惠颜居士,来长途电话提议,那次佛学讲座,最好是讲金光明经空品。因为所有佛教道场,举行斋天法会,必诵此品,但很多人对于空的意义,都不了解,甚至曲解,实有讲解的必要。因此,我写了此品讲义,并于香港佛教文化中心举行的佛学讲座,讲了三天。去年又在祖庭玉佛寺,讲了一次。觉得此品的弘传,确有助于一般人理解佛法与修学,故输入网络,以供养读者。

 

 

 

二、本经缘起

 

本经的缘起很特别,一开始就是赞叹忏悔法所生的功德,为无有上,能灭众苦,能生诸乐。而忏悔法,却是一位在家的信相菩萨,因思惟:何因何缘,释迦如来,寿命短促,方八十年,而感得四方四佛现身为说:释尊所证寿命,除佛之外,九法界众生,皆不能知其限量;即使有人,能知海水几滴,可知须弥山斤轹重量,可知一切大地微尘之数,可知十方虚空边际,亦不能数量筹计释迦寿命。今寿命八十,只是应身,随众生根机,方便示现而巳。

 

信相菩萨,即于是夜,梦见金鼓,为说忏悔法;次日即往见佛顶礼,说梦中所见所闻。释尊因此,告坚牢地神及善天女:过去有王,名金龙尊,常以种种赞美言词,赞叹三世十方诸佛,同时发愿:夜梦昼说,为他取净土,同求记别,下化众生,上求佛道等五愿。原来过去金龙尊王,即是今之信相菩萨。因为一切功德中,赞佛功德最大,故今生不但报得四方四佛,现身说法,而且如其所愿,梦见金鼓,光明普照,得见十方无量诸佛,及闻金鼓,为说忏悔法。故有本经之寿量品、忏悔品,以及赞叹品。而忏悔法门,与赞佛功德,正是取证佛果菩提涅槃的主要修因,若能依照本经的忏悔品,赞叹品,以及空品所说,如实修行,一定可以证得佛果菩提涅槃。

 

因为忏悔,可以灭罪生福,令人三业清净。赞佛,必然供佛、学佛;供佛是修福,学佛是修慧,如是以清净三业,福慧双修,当然可以成就佛果菩提。但忏悔业障,修福修慧,必须要有般若空智,作为导行,离情去执,三轮体空,称性而修,全修契性,始可断惑证真;否则,善行难圆,恶终难尽,怎可以圆成佛道?故佛于赞叹品后,特别说此空品,令修行人,扫荡情执,以般若空慧,导修诸行,坚固修习菩提之道,求于如来,真实法身。故本经旨在说明,佛果菩提涅槃的修证因果,本经功用,是止恶修善,灭罪生福 。

 

 

 

三、本经译传

 

本经译传中国,共有五种译本,今藏经中,见有三种:

 

一名金光明经、是昙无忏法师译,共有四卷十八品。

 

二名合部金光明经、是中国隋朝宝贵法师,合昙无忏、阇那崛多、及陈真谛法师三家译本而成,共有八卷二十四品。

 

三名金光明最胜王经、是中国唐朝,义净法师译,共有十卷三十一品。

 

今次佛学讲座,因限于时间,仅于昙无忏三藏法师之译本十八品中,抽讲第五空品。昙无忏法师,是中印度人,未出家前,是一位精通天文地理的学者,尤其是精通神咒秘术,出家后精研涅槃经。来中国译有大涅槃经、悲华经、菩萨地持经,菩萨戒本,优婆塞戒经等共十一种,本经是其中之一。

 

 

 

四、解释经题

 

金光明经,此四个字中,前三字是经的别题,后一字是经的通题。本经的别题,是以譬喻立名,用金光明来譬喻佛所证的三身,及涅槃三德。

 

三身是:法身,报身,应身。金的本质,天然高贵,不假造作;譬喻佛的法身,法尔天然,尊贵无比。光能普照大地,破除黑暗;譬喻佛的应身,从体起用,普应群机,能破众生烦恼黑暗。明则漯净无染,譬喻佛的报身,惑尽智圆,清净无垢。

 

三德是: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金的颜色,永远不变(常),金虽出于矿,而不杂沙石,洁净无染(净),金令拥有的人,富贵快乐(乐),金可以随意制造种种饰物,随时转变形像,享受自在(我),譬喻佛所证的涅槃常乐我净四德,亦即是法身德;光能照物破暗,喻佛智光,能照了诸法实相理,能破除众生烦恼的黑暗,是般若德;明能克暗,故明生暗灭,喻佛断惑证真,智圆惑尽,是解脱德。

 

故金光明三字,是譬喻佛果三身与涅槃三德,但果必由因,我们欲想证得佛果三身与涅槃三德,既要依照本经所说,赞佛功德,忏悔业障,广修众善,更要依照空品所说,运用般若智慧,观我法二空之理,离情去执,实行无相赞佛,无相忏悔,无相修善。

 

经之一字是通题,通于佛所说的一切经。因为凡佛所说诸法,皆可以垂范九界,作为一切众生修行成佛的轨则;故经是诸佛的常轨,万圣共臻,永不改变。世间法律可以随时更改,人的行为亦可以随时改变,但佛经所诠的真理,却是:亘古今而不变,历万劫而恒新,因名为经。

 

 

 

五、讲解经文

 

本经共四卷,分十八品。第一品是序分,由第二品至十七品,是正宗分,第十八品,是流通分。现在限于时间,只能讲解其中第五空品。

 

空对有言,凡夫执有迷空,不知世间一切事物,幻妄不真,以为是实有,心生贪恋,分别取舍,造作种种业因,故有烦恼,漏落三界二十五有,轮回六道生死。二乘圣人,修学佛法,断烦恼,了生死,证涅槃,灭有归空,只是对有言空,并非本经空品所说之空。空品言空,不止是空凡夫之有,亦空二乘所证之偏空;因为二乘圣人,虽证我空,但法执尚存,未能入俗利生,进趣佛道。此空品既要空凡夫之我执,亦空二乘之法执,我法二执俱遣,就可以无住生心,生心无住,离一切相,修一切善,自然可以契证佛道的第一义空,圆成佛果无上菩提,因名空品。

 

本品文字不多,四字一句,四句一偈,总共有四十五首偈,可分为三大段。自无量余经开始,至知众生意,共四偈半文,是佛解释略说空义对机,能令众生得益。其次是由是身虚伪起,直至心行所造,共二十八首偈,是佛正说我空与法空之理,教我们修习我空观与法空观。最后由我断一切,至种种异物止,共十二首半偈文,是释尊引自己证明,修习二空观,可以成就自利利他功德,甚至终得佛果无上菩提。

 

(一)略说对机

 

无量余经,己广说空,是故此中,略而解说。

 

空的哲理,不但是宇宙的本体,亦是佛教对于宇宙人生基本的认识,通于一切大小乘经典;特别是六百卷大般若经,对于空理,更为详尽解说,故此品开始即说:无量余经,己广说空。显示自阿含时至般若时,于其中间,无论是大小乘经,皆涉及空的义理,只是解说空的程度,有浅深不同而己。于义净法师的译本说:我己于余甚深经,广说真空微妙法。空的道理,既己于其他经典广说,然则,本经空品,唯有略说,故言:是故此中,略而解说。

 

略对广言,广说:是楞伽经说七空,涅槃经说十一空,般若经说十六空,十八空,广明有无内外,一切诸法,悉皆空寂。略说:即是本经简略扼要的,只说;我空与法空。下文言:何处有人,及与众生,是说我空;五阴舍宅,观悉空寂,是说法空。是以本经所说空义,唯略说我法二空。

 

众生根钝,鲜于智慧,

 

不能广知,无量空义;

 

故此尊经,略而说之。

 

此是释尊解说:于此经略说空义的理由。因为佛每会说法,都是观机设教,今在光明会上的众生,根机比较愚钝,智慧又短小,无法接受广说无量空义,故唯有略说。以免钝根众生,因无法吸收无量空义,而失去修学的兴趣与利益,可见佛陀慈悲,处处都是为众生设想。

 

无量空义,是指诸佛及大菩萨,所证的中道第一义空,是对二乘所证真空,有限量的空义而说。又本经所说:法性实相,即是无量空义,若广说之,钝根小智人,是无法受持,唯有略说,反而令彼等得益。

 

异妙方便,种种因缘,

 

为钝根故,起大悲心;

 

我今演说,此妙经典,

 

如我所解,知众生意。

 

佛略说空义,必须有异妙的方便。方是方法,便是权巧,佛今日所以特别运用一种权巧的异妙方便,以种种因缘,略说空义,纯是为了契合钝根众生之机,而起大悲心;因为我法二空之理,虽然简略,但若不举种种事例,说种种因缘,以显示其义,钝根众生,仍然是无法理解的。

 

为甚么要令众生,明白我法二空之理呢?因为众生著有,不知我空,故起惑作业,招致苦果,为苦所逼;二乘只知我空,不知法空,沉空滞寂,不肯回小向大,趣向佛道。佛因此而起大慈大悲之心,用种种因缘言词,曲就机情,不但说我空,亦说法空,令凡夫与小乘人,去执除惑,终能趣向佛道。

 

我今演说,此妙经典,我是释尊自称。我今演说,此妙经典,如我所证之理,如我所解之义,能知众生的心意,是喜欢简略,因此,略说对众生有利,故不得不舍广取略。

 

(二)正说空义

 

(1)明我空

 

是身虚伪,犹如空聚。

 

是明无我。凡是有生命的众生,皆各有身,同时坚执此身为自我。其实,父母所生的色身,只是由四大五蕴所组合的假形象,根本是虚伪无主的,而且是无常的、苦的、空的、不净的、无我的,所以说:是身虚伪,犹如空聚。印度所谓聚落,译为村庄,即是多户人家,聚居之处。今言空聚,是说此村庄住户,搬徙一空,再无人居住,而变成盗贼出没的地方。

 

1.约六根明我空

 

六入村落,结贼所止;

 

一切自在,各不相知。

 

此约六入明我空。六入是指眼等六根,以能涉入外之六尘,故名六入。前五根是生理,属于色法,意根是心理,属于心法。生理与心理,互相结合而成的生命体,本无一个实我可得,故言空聚。六根能生六识,六识依六根而住,故名六入村落。六根涉入六尘,而生六识,由于六识的分别取舍,引生贪嗔痴慢疑等烦恼,能劫夺人的功德法财,犹如结贼于六入村落活动一样,故说:结贼所止。眼能见色,耳能闻声,鼻能嗅香,舌能知味,身能觉触,意能知法,各住其境,各司其识,不能互用,故说:一切自在,各不相知。由于六根各住其境,各自为政,不能互用,根本没有我的主宰,故知无我。

 

2.约十二处明我空

 

眼根受色,耳分别声,

 

鼻嗅诸香,舌尝于味,

 

所有身根,贪受诸触,

 

意根分别,一切诸法;

 

六情诸根,各各自缘,

 

诸尘境界,不行他缘。

 

此三颂是约十二处明我空,即是六根缘于六尘。前五根是色法,后的意根是心法。色法有二:一是浮尘根,是有形相的感觉器官;二是净色根,是无形相的感觉神经系统。心法属于精神界,为人类知识之泉源,如是色心二法,互相交涉,组成人的生命体。

 

眼根只受色尘,耳根但缘于声尘,鼻嗅于香尘,舌尝于味尘,所有身根,但贪受诸触尘,意根,只分别一切法尘;眼等五根取外境,意根取内境。如是六情诸根,缘于色香味触等六尘,各自为政,只限于自己所对之境,不能互用,故言:各各自缘。

 

眼根不入声尘,耳根亦不入色尘,其他鼻舌身意亦然,故说:不行他缘。但此只限于凡夫境界,若是诸佛菩萨,舍识用根,便可以六根互用,彼此互不为碍。今约凡夫的十二处,根局于尘,彼此不能互用,根本就没有一个真实的我存在,故知我空。

 

3.约十八界明我空

 

心如幻化,驰骋六情,

 

而常妄想,分别诸法;

 

犹如世人,驰走空聚,

 

六贼所害,愚不知避。

 

以下约十八界明我空。十八界即是六根、六尘、六识,众生因六根缘于六尘,而起六识,故六种识心,只是依六根而起分别之妄想,缘尘则生,离尘则灭,生灭无常,本无自体,故言幻化。识心依内之六根,终日奔驰于外之六尘,而起妄想分别,顺境生贪,逆境生嗔,对于非顺逆境而生痴,由于贪嗔痴心,取舍不己,犹如世间痴人,为逃避国法,而走至空无人住之处,殊不知此空无人住之处,却是盗贼聚居之地,因此终被贼害。

 

世人,譬喻识心;空聚,譬喻六根;六贼,譬喻因六尘而起之烦恼。四大五蕴所组合的六根色身,原是空无自性的,但在众生分上,常因色身的需要与享受,而引生贪嗔痴种种烦恼贼。时常驰走于六根空聚之识心,依根缘尘,常起妄想,分别诸法,而生贪嗔痴等烦恼,致使所有功德法财,被烦恼贼洗劫一空,故说:六贼所害。众生被烦恼贼所害之原因,就是愚痴,不知六根空聚,原无实我,反而由识心妄想分别,执此空聚为自我,起惑作业,随业流转生死,故说被烦恼贼所害。

 

心常依止,六根境界,

 

各各自知,所伺之处,

 

随行色声,香味触法。

 

妄想识心,内依根,故言六根,外缘尘,故言境界,合根尘识三成十八界。众生由内之六根,攀缘于外之六尘,妄想分别,故产生眼等六种识心的作用。而六种识心,各各自知,自己所伺之处,例如:眼识知道自己,是在所伺眼根之处,而随行于色尘境界;耳识知道自己,是在所伺耳根之处,而随行于声尘境界;其余鼻舌身意等识亦然。是以眼识只能分别于色尘,耳识只能分别于声尘,乃至意识只能分别于法尘,故六种识心,是随六根而行于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境界。

 

心处六情,如鸟投网,

 

其心在在,常处诸根,

 

随逐诸尘,无有暂舍。

 

识心常处于六情诸根中,时出时入,时生时灭,喻鸟投入罗网。鸟如心识,网如六根;鸟投网中,虽然不能破网而出,但于网中,仍然飞上飞下,无时或停。众生心识于六根,时而依眼根缘色,时而依耳根缘声,时而依鼻根缘香,时而依舌根缘味,时而依身根缘触,或时而依意根缘法,在在处处,常随于六根,攀缘追逐于六尘,无有暂停,不能超越六根,依根作业,被业所牵,困居三界,时而上天堂,时而下地狱,既无自由,亦不能自主,故知十八界,亦无我可得。

 

4.约四大无主明我空

 

身空虚伪,不可长养;

 

无有诤讼,亦无正主。

 

从诸因缘,和合而有,

 

无有坚实,妄想故起。

 

业力机关,假作空聚。

 

此约四大色身,空无自主故无我。身空虚伪,是说四大六根,互相组成的身体,缘生无性,当体即空,虚伪不实。可惜众生不知,每为保养色身,而杀生食肉;或为供给自己身体衣食住行的需要,不择手段,损人利己,作诸恶业,互欠命债、钱债,被业债所牵,六道轮回,升沉不己。

 

学佛的人,不但要忏悔业障,赞佛供佛,修福修慧,还要知道四大苦空,五蕴无我。虽然说:借假修真,当保护身体,但应该寡欲知足,安贫乐道,切莫为此虚伪不实的身体,而贪、而嗔、而痴,而作杀盗淫妄等罪孽,因此,本经空品,特别说明:我空、法亦空。昔日无知,己作恶业,今应忏悔,忏悔之后,不可再造,因为是身空虚伪,不可长养故。

 

诤讼有二义:一是内在诤讼,众生四大五蕴组成的身体,四大不调,五蕴不和,谓之诤讼,即是生理与心理不平衡。二是外来的诤讼:世人每为自己而贪,贪不得必争,争不得必然兴讼。无论是内在的诤讼,或外在的兴讼,必须要有实体,彼此相对,始可以发生诤讼的事;现在既然是四大五蕴所组成的身体,根本没有一个实体的我存在,内既无我,外亦无人,争甚么呢?故说:无有诤讼。

 

佛说:众生执著为自我的生命体,必需要有一个能够主宰生命的主宰者,方名为正主。但事实上,此身虚伪,本无实体,不管是在六根的色身,或是在分别的识心中,都找不出一个正主。佛遗教经说:此五根者,心为其主。只是约众生,最初投胎时,心识在诸根之前入胎而言。因识心一念憎爱而入胎,然后有五根;但此识心,却不能主宰五根的色身。当色身四大不调而生病时,心识亦随之感觉苦恼;当四大分散时,心识又要随著色身所作的善恶业去投胎,故心识与色身,只是互为宾主而已。例如:人每因身病,而引起心病;反之,因心病,亦能引起身病。精神与物质,互相牵制,谁都作不了主,故言:心无正主。

 

阿毗昙达摩论说:人体中的地大,是具有色香味触四种原素,但却受水大控制,在生命中不能作主。然则,水大是否就能作主呢?不!水大虽由色味触三种元素构成,但却受制于火;水的温度高,可以使水蒸发,水的温度低,可以使水变成冰。或液体变成固体,或变成气体,皆由火的关系,故水在人体中,亦作不了主。火既能控制水,是否可作主呢?不!火由色触二原素构成,但却被风大控制。例如:发生火灾,火烧的范围大小,要视当时的风势如何而定,若然风势猛烈,消防人员亦无法控制火势。可知火被风控制不能作主。虽然,此由触尘而成的风,不受其他控制,但却听命于心。风大在人的生命中,职司呼吸,呼吸粗细大小,皆由心来调摄,故风亦作不了主。然则心该是主人了?不!心虽然不是物质色香味触等原素而成,但能造四大,及所造的五根,在身体中发生争执,彼此不和时,心亦不能控制,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