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禪密律淨性相台賢 南傳北傳藏英巴梵
  • 208372

    累積人氣

  • 3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往生論注講記 益西彭措法師

 



往生論注講記    








益西彭措法師 講授
 
 
 
 
 
 
 
 
往生論注講記(一)

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注 



婆薮槃頭菩薩 造

魏永甯寺北天竺沙門菩提流支 譯論

魏西河石壁谷玄中寺沙門昙鸾 注解







首先介紹本論的造者和注者:



論主婆薮槃頭菩薩譯爲天親(新譯世親),北印度人,出生在佛滅度後900年左右。在家排行第二,兄長是無著菩薩。天親菩薩一開始入小乘薩婆多部出家。他博學多聞,遍通經論,神才俊朗,無人能比。曾經爲小乘法撰造了500部論。但他不信大乘,發表言論,毀謗大乘。

兄長無著菩薩憐憫他,就派使者對他說:“我現在病很重,你快來見一面。”天親菩薩就動身來見兄長。無著菩薩對他說:“我有很重的心病,而且是爲了你的緣故。你不信大乘,常常毀謗,以這個惡業一定堕入惡道。我現在爲你愁苦不堪,恐怕不久人世了。”

天親菩薩聽後驚慌恐怖,就請兄長爲他講解大乘,跟随學習。他聽後全部通達,深自忏悔以往毀謗大乘的罪業,想割下舌頭來謝罪。無著菩薩說:“即使你割一千條舌頭,也滅不了謗法的罪。能用舌頭謗大乘,也就能用舌頭宣揚大乘而滅罪業。”

以後天親菩薩專門造大乘論,一共造了500部。天親菩薩所造的論,文義精妙。凡是見聞的人都深深信服。印度和其他地方無論學大乘、學小乘,都以天親菩薩的論作爲法本。在佛教史上有“千部論主”的美譽。雖然天親菩薩示現居于凡夫地,他的真實身份實際是不可思議的大菩薩。

接下來介紹注者昙鸾大師。他是南北朝時期的高僧,山西雁門人。少年出家,童貞入道。後來讀《大集論》發心爲經作注解,寫到一半得了氣病,不得不停筆治療。由這次生病經曆,他感歎人命脆危,旦夕無常,想先求得長生不死的法門,再來弘揚佛法。

這樣他就到江南拜訪陶弘景,請求仙術。陶弘景傳授他十卷仙經。他得了之後非常高興,動身返回北方。途經洛陽時,遇到印度三藏菩提留支,他問留支三藏:“佛門中有沒有長生法門可以超過仙經?”三藏說:“此方哪有長生不死的法?即使能長壽,不過暫時不死,終究要生死流轉,不值一提。真正長生之法,佛家才有。”

三藏把《十六觀經》授給他,說:“學此法門,就不再流轉六道,不再有禍福成敗、榮辱得失,壽命以恒沙劫數也無法計量,這是我金仙釋迦佛的長生法門。”

昙鸾大師聽了大喜,當即燒毀仙經。從此專修淨土觀。他自行化他,廣弘淨土法門,教化了無數衆生。東魏皇帝對他極爲推崇,敕予“神鸾”的稱號。南朝梁武帝也對他推崇備至,天天向他所在的方向遙拜,尊爲“北方肉身菩薩”。

一天晚上,昙鸾大師屋中出現一位梵僧,對他說:“我是龍樹,久居淨土,因爲你勤修淨業,特來相見。”大師知道自己往生的時日已到,就集合徒衆,教誡說:“地獄諸苦,不可不懼。九品淨業,不可不修。”弟子們高聲唱佛。大師自己向西念佛,頂禮往生。當時,數百位弟子都見空中有幡花幢蓋從西而來,天樂盈空,久久才息。

【謹案龍樹菩薩十住毗婆沙雲,菩薩求阿毗跋緻,有二種道。一者難行道。二者易行道。難行道者,謂于五濁之世,于無佛時,求阿毗跋緻爲難。此難乃有多途。粗言五三,以示義意。】

按照龍樹菩薩《十住毗婆沙論》所說,菩薩求不退轉有兩種道:一是難行道,二是易行道。難行道是說在五濁惡世無佛住世的時期,求不退轉很難。這種難有很多方面,這裏粗略說幾個方面來顯示難的意思。

【一者外道相善,亂菩薩法。二者聲聞自利,障大慈悲。三者無賴惡人,破他勝德。四者颠倒善果,能壞梵行。五者唯是自力,無他力持。】

第一、佛的正法中,小乘有無常、無我、寂滅法印,大乘有“一實相印”,隻要依照佛法修行,就能證得聖果。外道卻不是這樣,颠倒迷惑,具有邪見,所說的隻是相似善法,不是真實。行者沒有智慧辨别,一旦誤入外道法中,就成爲修道的大障。

第二、隻求自了的聲聞發心障礙大慈悲。“大慈悲”就是誓願給予一切衆生暫時和究竟安樂的大慈心,以及誓欲拔除一切衆生粗細諸苦的大悲心,這是大乘道的根本。如果心裏生起隻求自己解脫的想法,就是從菩薩道中退堕。

第三、惡人見人修道,不但不成人之美,反而诋毀,制造障礙。

第四、人天果報不是無漏善果,暫時享樂,又堕入苦中,因此是颠倒。梵行就是清淨行,淺說是離欲之行,深說是涅槃之行。行者追求世間享樂等善果,就會失壞梵行。

第五、單憑自力修持,沒有他力攝持。

前四種難是指容易落入凡夫、外道和小乘中,第五種是說進入大乘道修行,隻憑自力,沒有佛力攝持,因此是難。

【如斯等事,觸目皆是。譬如陸路,步行則苦。】

像這一類的事處處可見。就像瘸了腳在陸地的路上步行,一天走不過幾裏,非常辛苦。比喻行大乘道時有很多内外障緣,讓人難以進步。

【易行道者,謂但以信佛因緣,願生淨土。乘佛願力,便得往生彼清淨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即是阿毗跋緻。譬如水路,乘船則樂。】

易行道,是說隻憑對佛生信的因緣,發願往生淨土,得佛願力攝持,就決定往生淨土。而一生到淨土,以佛力住持,當即入在大乘正定聚中。正定就是不退轉。這就像水路乘船,借船的力量,須臾就到達千裏,所以安樂。

“信佛因緣”是說一個“信”字;“願生淨土”是說一個“願”字;“但以”是說僅憑這信、願二因。“乘佛願力”是顯示他力。“便得”到“入大乘正定之聚”之間,顯示這是得不退轉的易行道。也就是自身具足信願,就能仗佛力往生,而一往生就入不退地。所以是凡夫易行的道。

【此無量壽經優婆提舍,蓋上衍之極緻,不退之風航者也。】

這部《無量壽經優婆提舍》正是要使行者對阿彌陀佛生信,發起往生的誓願,之後實修五念門,登入不退地,所以是大乘法的極緻,得不退轉的順風航船。上衍就是大乘法。


【無量壽,是安樂淨土如來别號。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及舍衛國,于大衆之中,說無量壽佛莊嚴功德。即以佛名號爲經體。】

“無量壽”,是安樂淨土如來的特别名號。釋迦佛在王舍城、舍衛國兩地,爲大衆演說無量壽佛的莊嚴功德,因此就以彼佛無量壽的名號作爲經體。

佛在王舍城演說《無量壽經》和《觀無量壽經》,在舍衛國演說《阿彌陀經》,合稱淨土三經。論名中的“無量壽經”四字,總的指淨土三經。

【後聖者婆薮槃頭菩薩,服膺如來大悲之教。傍經作願生偈。複造長行重釋。】

(“服膺”是牢記在心的意思。)

佛滅度後,有聖者婆薮槃頭菩薩出世,服膺如來大悲教法,依據佛的淨土經典造願生偈,又造長行文,對偈頌再作解釋。


【梵言優婆提舍,此間無正名相譯。若舉一隅,可名爲論。所以無正名譯者,以此間本無佛故。如此間書,就孔子而稱經。餘人制作,皆名爲子。國史國紀之徒,各别體例。】

梵語優婆提舍,我國沒有相應的名詞可以翻譯,如果從一個角度來翻譯,可稱爲論。沒有名詞對應翻譯的原因是中國原本沒有佛法,像此方的著作就孔子所述稱爲經,其他人的著作都稱爲子。國史、國紀等類都各有各自的體裁。

【然佛所說十二部經中,有論議經,名優婆提舍。若複佛諸弟子解佛經教,與佛義相應者,佛亦許名優婆提舍。以入佛法相故。】

在佛說的十二部經中,論議經這一類,稱爲優婆提舍。而且,佛弟子解釋佛的經教和佛所說的義理相應,佛也開許稱作優婆提舍,以所說入于佛法體相的緣故。

“入”指顯明佛經教法的體相,或者顯明佛語的密意,而能使學者的心無誤趣入。又可以說,菩薩造論爲能入,佛的教法體相爲所入,以無誤而入,稱爲“優婆提舍”。

【此間雲論,直是論議而已。豈得正譯彼名耶。又如女人,于子稱母,于兄雲妹。如是等事,皆随義各别。若但以女名,泛談母妹。乃不失女之大體,豈含尊卑之義乎。此所雲論,亦複如是,是以仍存梵音,曰優婆提舍。】

此方所說的論,隻有論議的意思,怎麽能真正譯出優婆提舍的涵義呢?比如女人,她的兒子稱她爲母親,她的兄長叫她爲妹妹。像這些都是随不同意義,而有不同的名稱。如果隻用“女人”的名字,來泛稱母親和妹妹,雖然不失女人這個大體,但哪裏含有尊卑的涵義呢?這裏所說的“論”也是如此(就是泛稱論,隻有論議的意思,而沒有入佛法相、與佛經義相應等的涵義)。所以仍舊保存梵音,稱作“優婆提舍”。

【此論始終凡有二重。一是總說分。二是解義分。總說分者,前五言偈盡是。解義分者,論曰以下長行盡是。所以爲二重者,有二義。偈以頌經,爲總攝故。論以釋偈,爲解義故。】

這部論總共有兩部分:一是總說分;二是解義分。總說分,就是前面所有的五言偈文;解義分,就是“論曰”以下所有的長行文。爲什麽分兩部分?有兩個意思:以偈文頌出淨土經義,是爲了總攝經文,就是以精簡的文字概括淨土諸經的要義;以長行論文解釋偈頌,是爲了解出偈文的涵義。

【無量壽者,言無量壽如來,壽命長遠不可思量也。經者,常也。言安樂國土,佛及菩薩清淨莊嚴功德,國土清淨莊嚴功德,能與衆生作大饒益,可常行于世,故名曰經。優婆提舍,是佛論議經名。】

無量壽,是說阿彌陀佛的壽命極爲長遠,無法用分别心思維衡量。經,是常的内涵。是說極樂淨土正報阿彌陀佛和菩薩大衆的清淨莊嚴功德,以及依報國土的清淨莊嚴功德,能給衆生作大利益(比如有具縛凡夫一生橫超生死、直登淨土,往生就入不退位、成就大乘如海功德、圓滿普賢行願等不可思議的功德之利。),由于淨土教法能給群生作大饒益,可以常時奉行于世間,因此稱爲經。優婆提舍,是佛說論議經的名字。

【願,是欲樂義。生者,天親菩薩願生彼安樂淨土如來淨華中生,故曰願生。偈,是句數義,以五言句略頌佛經,故名爲偈。】

願,是欲樂的意思。生,是說天親菩薩願往生西方安樂淨土,在如來清淨蓮花中生,因此說願生。偈,是句數的意思(也就是以四句爲一偈)。用五言的句子,把佛經要義概括地頌出來,因此稱爲偈。

【譯婆薮雲天,譯槃頭言親。此人字天親,事在付法藏經。菩薩者,若具存梵音,應言菩提薩埵。菩提者,是佛道名。薩埵,或雲衆生,或雲勇健。求佛道衆生,有勇猛健志,故名菩提薩埵。今但言菩薩,譯者略耳。造,亦作也。庶因人重法,故雲某造。】

“婆薮”譯爲“天”,“槃頭”譯爲“親”,本論的作者名爲天親,具體事迹記載于《付法藏經》。“菩薩”,完整的梵音,應該叫菩提薩埵。“菩提”是佛道的名稱,“薩埵”或者稱衆生,或者叫勇健。求佛道的衆生有勇猛堅固的志願,因此稱爲菩提薩埵。現在隻說菩薩,是譯師省略了。造,也就是作。因爲說某部論是大菩薩所造,受持者就會尊重這部法,所以要說某某造。


【是故言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婆薮槃頭菩薩造。解論名目竟。】

解釋論的名義完畢。

【△偈中分爲五念門。如下長行所釋。第一行四句偈,含有三念門。上三句是禮拜贊歎門。下一句是作願門。】

本論的偈文總共二十四行,每一行四句。全篇分爲五念門:禮拜門、贊歎門、作願門、觀察門、回向門。按照長行的解釋來劃分:第一行四句偈,含有三念門,其中“世尊我一心,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這三句是禮拜、贊歎門,“願生安樂國”一句是作願門。


【第二行論主自述,我依佛經造論,與佛教相應,所服有宗。何故雲此。爲成優婆提舍名故,亦是成上三門,起下二門,所以次之說。】

第二行——“我依修多羅,真實功德相,說願偈總持,與佛教相應”,這是論主自述:“我依佛經造論,與佛的教義相應”,這是表明自心依止世尊言教,宗奉佛語。爲什麽說這一偈?這是爲成就優婆提舍名字的緣故,也是成就上三門、發起下二門,所以在其次宣說。

【從第三行,盡二十三行,是觀察門。末後一行,是回向門。分偈章門竟。】

從第三行開始,到二十三行結束,是說五念門中核心的觀察門。最後一行,是回向門。以上對全部偈文分章完畢。

世尊我一心,歸命盡十方,

無礙光如來,願生安樂國。

注釋次第:先解“世尊”,再解“我一心”,再解“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最後解“願生安樂國”。

【世尊者,諸佛通號。論智,則義無不達。語斷,則習氣無餘。智斷具足,能利世間,爲世尊重,故曰世尊。】

佛有别名,有通號。釋迦、藥師等是别名,如來、應供等是通號。“世尊”是諸佛的通號。從智德上講,一切義無不了達;從斷德上講,佛沒有了任何習氣。也就是佛對事、理、性、相無不了達,煩惱、所知二障的習氣永斷,以圓滿智德和斷德的緣故,能利益一切世間;以自他二利究竟的緣故,成爲世間最爲尊重,所以敬稱爲“世尊”。


【此言意歸釋迦如來。何以得知。下句言我依修多羅,天親菩薩在釋迦如來像法之中,順釋迦如來經教,所以願生。願生有宗,故知此言歸于釋迦。若謂此意遍告諸佛,亦複無嫌。】

這句“世尊”,論主稱呼的是釋迦如來。怎麽知道呢?下句說“我依修多羅”,表明天親菩薩處在釋迦如來像法期,奉行佛的經教,所以願生安樂國土。他的願生是遵奉釋迦言教,由此知道“世尊”稱呼的是釋迦佛。如果說這是天親菩薩遍告諸佛,也沒有不可以。

以下說明造論先啓白世尊的原因。

【夫菩薩歸佛,如孝子之歸父母,忠臣之歸君後。動靜非己,出沒必由。知恩報德,理宜先啓。】

菩薩歸向佛,就像孝子歸向父母,忠臣歸向國君、太後,一舉一動不是自作主張,出入行事必定遵從吩咐。知恩報德,理應首先向佛啓白。法身慧命依佛而生,依佛而養,恒時念報佛恩,因此,造論首先禀白世尊。

【又所願不輕,若如來不加威神,将何以達。乞加神力,所以仰告。】

而且所願的是往生安樂國土,事關重大,如果如來不以威神加被,怎麽能實現?乞求佛神力加持自心,所以仰告。

再者,所願的是造論開顯淨土修行的門徑,闡明淨土的功德莊嚴,如果如來威神不加持自心,怎麽能做到所說契合佛心呢?爲求得佛力加持,所以仰告。

【我一心者,天親菩薩自督之詞。言念無礙光如來,願生安樂,心心相續,無他想間雜。】

“我一心”,是天親菩薩督促自己說:我念無礙光如來、願生安樂國土,心心相續,心中隻有此念,沒有其他想間雜。

“一心”,是不二的心。一心才能感通如來,所以天親菩薩一心歸命彌陀、求願往生。一心的内涵有二:一、“相續”;二、“純一”。“相續”是念念不斷,“純一”是不雜其他想。

【問曰,佛法中無我,此中何以稱我。答曰,言我有三根本。一是邪見語。二是自大語。三是流布語。今言我者,天親菩薩自指之言,用流布語,非邪見自大也。】

有人問:佛法中講無我,天親菩薩怎麽還稱“我”呢?

回答:說“我”有三個根本,就是有三大類:一是邪見語,本來無我,以邪見執我而說我;二是自大語,以我慢而說我;三是流布語,就是随順世間名言,假稱爲我。天親菩薩說“我”,是自指的話,用的是流布語,不是邪見和自大語。

衆生實際隻是色、受、想、行、識五蘊假合,真實觀察時,隻有多種不同體性的法,随緣念念生滅的法,全無常、一、自在的我,但凡夫恒時執“我”、說“我”,就是邪見語。不但執著有“我”,心還緣着“我”相貌好、财富多等生起高慢,口裏說“我如何如何”,就是自大語。爲引導世間趣向佛法,随順世間而說“我”,是流布語。天親菩薩用“我”代表“自己”,用的是流布語。

【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者。歸命,即是禮拜門。盡十方無礙光如來,即是贊歎門。】

接着解釋“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歸命”是五念門中的第一門禮拜門。“盡十方無礙光如來”是第二門贊歎門。

【何以知歸命是禮拜。龍樹菩薩造阿彌陀如來贊中,或言稽首禮,或言我歸命,或言歸命禮。此論長行中,亦言修五念門。五念門中,禮拜是一。天親菩薩既願往生,豈容不禮。故知歸命即是禮拜。】

怎麽知道“歸命”是禮拜呢?第一、在龍樹菩薩造的《阿彌陀如來贊》中,或者說“稽首禮”,或者說“我歸命”,或者說“歸命禮”,都是禮佛的意思。第二、在本論的長行文中也說修五念門,而禮拜就是五念門中的一門。天親菩薩既然誓願往生,怎麽會不禮佛呢?由以上兩個原因知道歸命就是禮拜。


【然禮拜但是恭敬,不必歸命。歸命必是禮拜。若以此推,歸命爲重。偈申己心,宜言歸命。論解偈義,泛談禮拜。彼此相成,于義彌顯。】

但禮拜隻是恭敬,不一定是歸命。(五體投地是恭敬,但不等于有歸命的心。)而歸命一定是禮拜。(既然命都托付了,當然是禮拜。)這樣作衡量,歸命要更殷重。偈頌是申明自己的發心,應當說“歸命”。後面的論文解釋偈義,也就寬泛地說爲“禮拜”。兩者彼此成立,法義就更爲明顯。

【何以知盡十方無礙光如來是贊歎門。下長行中言,雲何贊歎門。謂稱彼如來名,如彼如來光明智相,如彼名義,欲如實修行相應故。】

怎麽知道“盡十方無礙光如來”是贊歎門呢?在後面的長行文中說:什麽是贊歎門?就是口稱阿彌陀如來的名號,如阿彌陀如來的光明智相,如阿彌陀名號的真實義,欲求如實修行而獲得相應的緣故。

“光明智相”也就是彌陀名號的真實義,名號表诠的就是光明無礙的功德相。佛光既遍照十方,無所障礙,那一定照在我心上,隻要我一心稱念,就能與佛相應。因此說“欲如實修行相應故”。

【依舍衛國所說無量壽經,佛解阿彌陀如來名號。何故號阿彌陀。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是故號阿彌陀。又彼佛壽命及其人民,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故名阿彌陀。】

依據釋迦佛在舍衛國說的《阿彌陀經》,釋迦佛解釋彌陀名號時說:爲什麽極樂世界的佛名爲阿彌陀?因爲這尊佛的光明無有限量,遍照十方國土,沒有任何障礙,所以號“阿彌陀”。而且這尊佛的壽命和極樂人民的壽命,都是無量無邊阿僧祇劫,因此名爲“阿彌陀”。

【問曰,若言無礙光如來光明無量,照十方國土無所障礙者。此間衆生,何以不蒙光照。光有所不照,豈非有礙耶。】

有人問:如果說無礙光如來光明無量,照十方國土沒有任何障礙,爲什麽這裏的衆生沒有受到佛光照觸呢?無礙光如來的光明既然有所不照,不是還有障礙嗎?

【答曰,礙屬衆生,非光礙也。譬如日光周四天下,而盲者不見,非日光不周也。亦如密雲洪霔,而頑石不潤,非雨不洽也。】

答:障礙屬于衆生,不是無礙光如來的光明有障礙。譬如日光遍照四天下,但盲人見不到日光,這并非是日光不周遍。又比如從滿天烏雲中普降大雨,頑石裏卻沒有受到雨水的滋潤,這并不是雨水沒有周遍。所以,衆生不蒙佛光照觸,是自心有無明業障。


【若言一佛主領三千大千世界,是聲聞論中說。若言諸佛遍領十方無量無邊世界,是大乘論中說。天親菩薩今言盡十方無礙光如來,即是依彼如來名,如彼如來光明智相贊歎。故知此句是贊歎門。】

如果說“一佛主領一個三千大千世界”,這是小乘論中所說,而說“諸佛統領十方無量無邊世界”,這是大乘論中所說。天親菩薩現在說“盡十方無礙光如來”,就是依安樂國土如來的名號,如安樂國土如來的光明智相贊歎,因此知道這一句是贊歎門。

以上“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兩句解釋完畢。

 


往生論注講記(二)

【願生安樂國者,此一句是作願門。天親菩薩歸命之意也。其安樂義,具在下觀察門中。】

“願生安樂國”這一句是作願門。是天親菩薩自己表白歸命阿彌陀佛求生安樂國土的意願。其中安樂的涵義會在下面的觀察門中具體講到。


【問曰,大乘經論中,處處說衆生畢竟無生如虛空。雲何天親菩薩言願生耶。】

有人問:大乘經論中,處處說“衆生畢竟無生如虛空”,天親菩薩怎麽還說“願生”呢?


【答曰,說衆生無生如虛空,有二種。一者如凡夫所謂實衆生。如凡夫所見實生死。此所見事,畢竟無所有。如龜毛,如虛空。二者謂諸法因緣生故,即是不生,無所有如虛空。】

首先解釋“實衆生”、“實生死”。“實”是實有,也就是真實可以得到。再說“衆生無生如虛空”這句話有兩層涵義。第一層、像凡夫認爲的實衆生,凡夫所見的實生死,這樣的事畢竟無有。所謂畢竟無有,就是不但勝義實相中無有,連世俗現相中也無有。好比龜毛,不但實相中沒有龜毛,在凡夫的現相中也沒有龜毛,所以是畢竟無有。第二層、衆生隻是一種緣起的現相,因緣不聚時沒有這個衆生相,因緣集聚時忽而顯現,雖然顯現,真實中了不可得,所以說“生即不生,無所有如虛空”。

這兩種“無”有差别,前者是說,不但勝義實相中,連凡夫的現相中也畢竟無有,所以用兩個比喻來說:“如龜毛,如虛空。”後者是因緣和合時,衆生心前有現相,但真實中不可得,所以隻說一個“如虛空”。

再用比喻幫助大家理解。比如銀幕上顯現的一匹馬和這匹馬的生、死,眼識前是有這樣相,但這馬隻是因緣和合而現的影像,真實中無所有,如同虛空。其次,所謂的實馬、實生死,是連凡夫心前也沒有的事。換句話說,凡夫心前現的是馬的影像,不是實有的馬,因此實有的馬像龜毛一樣畢竟無有。

以上講了“無生”的兩層涵義。


【天親菩薩所願生者,是因緣義。因緣義故,假名生。非如凡夫謂有實衆生實生死也。】

天親菩薩希求的“生”是因緣義,它的意思是“因緣和合而現淨土”。因爲這是因緣義,所以得不到“生”的實體,所謂的“生”隻是假名而已。所以天親菩薩說的是假名生,不是像凡夫認爲的存在實衆生和實生死(凡夫以爲衆生和生死是實有的,這叫“實”。實際尋求,了不可得,所以隻是“假名”)。

以上這一問答很重要。一般人以沒有生爲“無生”,以實有生爲“生”,前者是斷見,後者是常見。這兩種見以前者爲害更大。他認爲既然無生,就沒有淨土、沒有往生,不必要發願求生。爲救這種人,而設立這個問答。真正來說,“生即無生,無生即生”才是中道義。

再講講“往生淨土”的必要。雖然就實相來說,諸法空無所有,自體不可得。但按衆生心識的現相來說,隻要能、所二取的習氣還沒有消盡,就有無欺的緣起,就有現相,而且有利益和損害,所以有必要舍穢土、取淨土。隻要行者修集往生正因,在淨土的因緣成熟時,就會無欺現起淨土的清淨莊嚴,而成就大義。所以有必要發願求生。

以上對天親菩薩的“願生”作了解釋。


【問曰,依何義說往生。】

問:是依于什麽義而說往生呢?

【答曰,于此間假名人中,修五念門。前念與後念作因。穢土假名人,淨土假名人。不得決定一,不得決定異。前心後心,亦複如是。何以故。若一則無因果,若異則非相續,是義觀一異門論中委曲釋。】

回答:娑婆穢土這裏有個假名人,修持五念門,以前念作後念的因。穢土的假名人,淨土的假名人,不能說是一體,也不能說是異體。前心和後心也是如此。爲什麽?如果前後是一體,那就沒有前滅後生,不能成立是因果。如果前後是異體,那兩者就是不同的兩個體,不能說是一個相續。這個道理在《觀一異門論》中有詳細解釋。《觀一異門論》就是龍樹菩薩《十二門論》的第六門“觀一異門”。

“假名”的意思是某個事物在真實中空無所有,隻是一個假立的名字。比如眼前一根柱子,當你看到隻是一堆微塵時,裏面哪裏有“一根柱子”呢?所以“柱子”隻是假名,得不到事實。再想想所謂的“一個人”,當你隻看到色、受、想、行、識這五類法時,哪裏有“一個人”呢?所以“人”也是假名,沒有事實,隻是對五蘊的積聚假名爲“人”。

像這樣假立爲“人”的名字的五蘊現相,在聽受了淨土經教之後,修持五念門,以前念給後念作因,輾轉相續到了臨終,以此生最後一念爲因,第二念就在西方蓮花中化生,以這個緣起義就說爲“往生”。也就是,不是有個人從娑婆穢土遷移到了極樂淨土,而隻是以前念穢土人的心爲因,現起後念淨土人的現相。比如,在不觀察時銀幕上的人物看起來有往來,實際上隻是一幕幕前後不同的影像,并沒有一個不變的人在往來。

以上回答了是依緣起義而說“往生”。注解中“修五念門,前念與後念作因”這一句點出了緣起義。

再說穢土人和淨土人的關系,不是一體,也不是異體。前心和後心也是如此。理由是“一體則無因果,異體則非相續”。意思是說,穢土人和淨土人是一體的話,要麽就隻是穢土人,而沒有新生的淨土人;要麽就隻是淨土人,而沒有能生的穢土人,這樣就失壞了能生、所生的因果義。如果兩者是不同的體,也安立不了淨土人從穢土人演變而來,不成立前後兩者是一個心相續。

前心和後心也是如此,如果是一體,就隻有前心,或隻有後心,不能成立能生、所生。如果是異體,那後心和前心就像張三的心和李四的心一樣,不是一個心相續。


【第一行三念門竟。】

偈文第一行講到的禮拜、贊歎、作願三念門解釋完畢。


【△次成優婆提舍名。又成上起下偈。】

接下來是成就優婆提舍名稱,而且成上起下的一偈。

我依修多羅,真實功德相,

說願偈總持,與佛教相應。


【此一行,雲何成優婆提舍名,雲何成上三門,起下二門。】

爲什麽說這一行是成就“優婆提舍”的名稱,而且成立上三門、發起下二門呢?


【偈言,我依修多羅,與佛教相應。修多羅,是佛經名。我論佛經義,與經相應。以入佛法相故,得名優婆提舍。名成竟。】

這一偈說“我依修多羅,與佛教相應”,“修多羅”是佛經的名稱。這兩句是論主自述:“我論述佛經的要義,與佛的淨土經教相應。”由于論主所說入于佛法的真實相,因此得名爲“優婆提舍”。以上是成就“優婆提舍”名稱。

“入佛法相故”是得名爲優婆提舍的原因。佛在聖教法中施設種種名相,诠釋諸法的自相和共相,比如有漏、無漏、雜染、清淨、煩惱、菩提等。能夠正确無誤地簡擇而趣入佛法的真實相,就稱爲“優婆提舍”。以本論來說,論主所說的五念門入于淨土教的真實法相,因此稱爲“優婆提舍”。


【成上三門,起下二門。何所依,何故依,雲何依。何所依者,依修多羅。何故依者,以如來即真實功德相故。雲何依者,修五念門相應故。成上起下竟。】

再說這一行偈頌如何成立前三門,以及發起後二門。從這一行看出,它交待了本論的所依、依止的原因以及依止的方式。所依是修多羅,也就是佛經。依止的原因是經中說到的阿彌陀佛和佛所成就的淨土是真實功德相。依止的方式是修持禮拜、贊歎、作願、觀察、回向五念門,來求得與佛的經教相應,與阿彌陀佛和極樂淨土相應。這就道出本論的宗趣是修五念門,與佛教相應。

所以,整部論要宣說的就是五念門。第一偈中說的“一心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和“願生安樂國”這三句,就是禮拜、贊歎、作願門。後面接着要說的是觀察、回向兩門。所以,這一行偈子起到成上起下的作用。


【修多羅者,十二部經中直說者名修多羅,謂四阿含三藏等。三藏外大乘諸經,亦名修多羅。此中言依修多羅者,是三藏外大乘修多羅,非阿含等經也。】

什麽叫“修多羅”?十二部經中直接說的長行文,稱爲修多羅,就是小乘四阿含、經律論三藏等。小乘三藏外的大乘經,也叫修多羅。這裏說的“依修多羅”,是指小乘三藏外的大乘經,不是阿含經等。

 






往生論注講記(三)

 【真實功德相者,有二種功德。一者從有漏心生,不順法性。所謂凡夫人天諸善,人天果報,若因若果,皆是颠倒,皆是虛僞,是故名不實功德。】

接着解釋真實功德相。所謂的功德有兩種,一種是從有漏心出生,不順法性,也就是凡夫人天爲主所造的各種善業,以及善業所感的人天果報,不論因還是果,都是颠倒的、虛僞的,因此稱爲“不實功德”。

這裏“真實功德相”是指阿彌陀佛的功德或極樂淨土的功德。真實是相對不真實而言。先說不真實。“不順法性”就是不順于諸法無我的空性。凡夫行善,求的是自己的利樂,這樣随我見而轉,發起造作,就是從有漏心而生。“颠倒”是不順法性,無我執著有我,無我所執爲有我所等等。“虛僞”就是得不到任何實義。也就是所現的果報純一是苦性,如果得到的是人天的欲樂或者定樂,這是壞苦性,終歸壞滅,轉入苦苦;而得到不苦不樂的舍受,也是行苦性,終究在遇緣時引發苦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