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禪密律淨性相台賢 南傳北傳藏英巴梵
  • 208693

    累積人氣

  • 5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密教綱要 權田雷斧

      密教綱要


                                               大僧正權田雷斧著


目錄

第一編 密教之流傳

第一章  印度之密教

第二章  中華之密教

第三章  日本之密教

第四章  弘法大師之相承

第五章  血脈之等次

第六章  立教開示

第七章  關於立教開宗之阿宗論

第八章  十大弟子

第九章  野澤十二派

第十章  古義新義之分流

第二編 密教之教相

第一章  顯教與密教(附顯密二教之起因)

第二章  教相與事相

第三章  教相之二大學派

第四章  兩部大經大意

一、大日經大意

二、金剛頂經大意

第五章  兩部大經之教主分派之原因

第六章  橫豎之判教

一、橫之判教

二、豎之判教

三、十住心與諸宗

第七章  諸法緣起說顯密不同

第八章  六大四曼三密

第九章  一法界多法界

第十章  心法色形

第十一章   紙木繪刻之圖像

第十二章   所化機類

第十三章   即身成佛

第十四章   往生淨土

第十五章   非情成佛

第十六章   三句八心三劫十地

一、三句

二、八心

三、三劫

四、十地

五、三劫與十地

六、十六大菩薩生

  第十七章  過患斷與功德斷

第十八章  五智四身

第十九章  教門與觀門

第二十章  實證與教道即順常途

第二十一章  安心決定與教力殊勝

第二十二章  三密具不具

第二十三章  三妄執與四妄執

第三編  密教之事相

第一章  野澤十二派

第二章  十指異名

第三章  十二合掌

第四章  四種拳

第五章  灌頂儀式

第六章  灌頂種類

第七章  四種法五種法

第八章  護摩

第九章  三種菩提心

第十章  阿字月輪觀

第十一章      月輪觀五種三昧

第十二章      五相成身觀

第十三章      五字嚴身觀

第十四章      道場觀之廣略

第十五章      五種三昧道

第十六章      供養

第十七章      兩部曼荼羅

一、曼荼羅之語義

二、現圖曼荼羅之作者與現圖之語義(附四面器等秘密道具之作者)

三、兩部曼荼羅總體上之別

四、胎藏界曼荼羅

五、胎藏界現圖曼荼羅之建立

六、金剛界曼荼羅

七、金剛界現圖曼荼羅之建立

        第十八章    諸尊曼荼羅大例

一、彌陀曼荼羅

二、不動明王曼荼羅

第四編  附錄

  小引

密宗灌頂之研究

大輪金剛陀羅尼

孔子之輪廻說

附識

 

密教綱要

 

日本僧正豐山大學長權田雷斧著

中華潮安圓五居士王弘願(原名師愈)譯

 

第一編  密教之流傳

第一章 印度之密教

 

摩訶毗盧遮那如來。于法界宮。以兩部之傳法灌頂授諸金剛薩埵。又使受持兩部之大經。金剛薩埵既承傳法之秘璽。遂結集兩部大經各十萬頌。納之南天鐵塔。

南天鐵塔之存否。古來有議論。而其本據有金剛智三藏金剛頂經之義訣。又華嚴探玄記中日照三藏之說。僧祥法師之法華傳。亦可為誠證。故余信其實在。


弘願案:摩訶譯言大。毗盧遮那。是日之別名。即除暗遍明之義也。然世間日光。有蔽則障。又晝出夜隱。如來智慧日光則不如是。遍一切處。作大照明。無有內外方所晝夜之別。平等開發一切眾生善根。乃至世間出世間殊勝事業莫不由之成辦。又如重陰昏蔽。日輪隱沒。亦非壞滅。猛風吹云。日光顯照。亦非始生。佛心之日亦復如是。雖為無明煩惱戲論重云之所覆障而無所減。究竟諸法實相而無所增。以如是種種因緣。世間之日。不可為喻。但取其少分相似。故加以大名。曰摩訶毗盧遮那。即法身如來。密教之教主也。


佛滅後八百年。龍猛菩薩(即龍樹菩薩)應于佛之懸記而出世。開南天鐵塔。親受大法于金剛薩埵。又(月+婁)以兩部之大經。龍猛授龍智。龍智授無畏及金剛智兩三藏。而皆兩部全傳。然無畏三藏入密以前。于那蘭陀寺修空宗。金剛智三藏入密以前。于那蘭陀寺修唯識瑜伽等之法相學。二三藏者。既同投于龍智受兩部之大法。盡其蘊奧矣。而傳道故不可不鑒其對機也。當是時。中印度受無著天親之教化。瑜伽唯識法相學盛行。人多信之。而金剛智三藏傳道於此。故即其入密前所修之學解。本於多法界而弘通密教。及來中國。所譯之本經儀軌。多用法相之術語也。其弟子不空三藏以傚之。南印度由於龍樹提婆之教化。空宗盛行。而無畏三藏則傳道于南印度。故亦依先之所學而應其根機。本於一法界而弘布密教。及來中國。所譯之本經儀軌。多用中論智度等之術語。此二三藏者。非好為立異也。應其時機。圖教化之方便而已。

以上為印度之相承。若釋迦所說之雜部密教。其相承之統系不能詳。


弘願案:所云應佛懸記者。蓋本大乘入楞伽經。經云。大慧汝應知。善逝涅槃後。未來世當有。持於我法者。南天竺國中。大名德比丘。厥號為龍樹。能破有無宗。世間中顯我。

無上大乘法。得初歡喜地。往生安樂國。

 

第二章 中華之密教

 

西晉永嘉年中。印度人帛尸梨密多羅來中華。譯大灌頂經行之。是為雜部密教流傳中華之始。其後東晉則有佛陀跋陀羅。三秦則有鳩摩羅什。元魏則有菩提留支。陳則有耶舍。隋則有闍那崛多。唐則有阿地瞿多等諸三藏。皆來中華。譯傳密經。然其相承系統不明暸也。

傳教大師有雜曼荼羅相承師師血脈譜一首。中有唐之菩提留支三藏傳草堂比丘太素。太素傳傳教大師之說。又有唐之阿地瞿多三藏傳國清寺惟象。惟象傳傳教大師之說。惟瞿多流支兩三藏之所傳何自。不可知也。


當唐玄宗之開元四年。善無畏三藏來中國。翼年譯金剛頂虛空藏求聞持法。及十三年大日經三千頌之畧本譯本譯成。遂開兩部灌頂之曼荼羅。授之一行阿闍黎。是為兩部曼荼羅系統之密教完全無闕傳來中華之始。然一行禪師旋于開元十五年逝世。(年四十有五)未有嗣法之弟子。故善無畏之法脈斷絕于中華。雖然。依于傳教大師之胎藏曼荼羅血脈譜。則一行阿闍黎之法。傳之靈巖寺之順曉阿闍黎。順曉阿闍黎傳之傳教大師。若然。則傳教大師胎藏灌頂之行法。及秘印明。皆無畏一行之法也。但山門諸師承用此說與否。未能詳焉。

金剛智三藏與其傳法之弟子不空偕來中國。途遇風波。漂流海上者三年餘。及開元八年乃達。後遂奉敕建兩部曼荼羅。開灌頂之壇。使一行等浴五智之瓶水。更飜譯畧出經等。盡力于傳道。此胎金兩部系統之密教傳來中華之第二次也。


無畏三藏親受業于龍智菩薩。於兩部及一多法界。雖雙璧並承。了無餘蘊。而以印度宣傳一法界之故。來於中國。亦表大日經為宗。依於觀行門。多宣傳一法界。菩提三藏亦傳法于龍智。盡得兩部之秘訣。佩一多之印璽。以其於印度多弘揚多法界也。來中國亦表金剛界為宗。而弘多法界。然是二三藏者。恐末學之或生偏見也。則互相禮傳其所受。自二師之互授。則後世之疑絕。而兩部相資之理益明。後世稱此互授之大事。為東密之相承也。今考其時。疑在無畏三藏譯大日經之前。何以故。大日經疏既嘗稱引菩提三藏之說矣。

菩提三藏傳之不空。不空之傳頗眾。青龍寺之惠果。其正嫡也。以上為中華之相承。


弘願案:篇中所稱菩提三藏。即金剛智三藏。蓋智字梵音為菩提。故或稱其譯音耳。

於印度支那亦未嘗無顯密二教之建立也。密教之觀行法。未常不傳行於法相三論天臺華嚴各宗之間。特無以立教開宗者耳。

 

第三章 日本之密教

 

日本密教之傳。莫先於役之小角。大安寺之道慈律師。然律師修虛空藏求聞持法。小角持孔雀經。但一尊之念誦行軌而已。不可云完全之密教也。東大寺二月堂會式之作法。可云密教之作法矣。然本山秘其事。莫能詳也。是故日本有完全密教兩部大法之相承。在平安朝以後。此天臺宗之傳教、慈覺、智證三師。真言宗之弘法大師。小栗棲寺常曉靈巖寺圓行禪林寺宗叡安詳寺惠運五師,所以稱密教傳燈之入唐八家也。至於今日。台宗覺大師之法。傳于山門谷流尚盛也。智證之法。傳于寺門亦盛也。而傳教大師之法派。則有斷續之疑問。蓋比叡山下阪本之生源寺所相承之山家灌頂。雖云祖于傳教大師。然餘不能信。花山元慶寺亮雄阿闍黎所著之山家灌頂式論之矣。若真言宗五師之相承。常曉等四師之血脈已絕。惟弘法大師之法流。滔滔不竭。遠弘潤於今時。


弘願案:役之小角云者。流役之小角也。小角。葛城郡茆原人。生於舒明帝六年。三十二歲。入葛城山巖穴。廢火食。苦行修煉。三十餘年。有大神驗。韓國廣足從之學。已而嫉其能。誣為妖妄惑眾。因竄之于伊豆。越時免還。造攝津箕靣寺居之。後不知所終。

 

第四章 弘法大師之所承

 

弘法大師者。日本真言密教傳燈之高祖也。嘗于大和久米寺塔中。感得漢譯大日經七軸。及桓帝延曆二十三年五月。銜命入唐。學于長安青龍寺惠果阿闍黎(原註延曆二十四年二月以後)明年六月入胎藏法灌頂壇。七月入金剛界法灌頂壇。惠果阿闍黎知其為普門之大機。嘗有不思議不思議之讚歎。遂授以兩部大經而傾其蘊奧。學既成。審其堪為人天導師也。八月更為建灌頂曼荼羅。授以傳法大阿闍黎之職位。遂以大同元年十二月。齎相承之儀軌本經數卷歸國。而上奏之朝。

近日佛書刊行會。將大師齎來之經軌翻印頒佈。共三十帖冊子。其真筆之本尚藏仁和寺。真稀代之珍書也。


大师既归国。于高雄山寺开坛灌顶。广度人天。而以东寺为根本道场。于是真言密教遂开宗于日本。夫日本密宗之祖。传教大师本先于弘法而行灌顶修密法。然传法虽承密教。而以天台为本。故后世仰为密教之高祖者。弘法大师空海也。空海于承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六十二岁。入寂于高野山。


弘願案:空海初入唐。謁惠國阿闍黎。惠果謂其徒曰。此三地菩薩也。歸朝後。嘗會諸宗碩德于宮總。討論宗義。空海立即身成佛之義。因入三摩地。現其靈驗。臨終將野山授弟子真濟東寺傳弟子實惠。


又案東寺本日本光仁帝所創建。至嵯峨帝時。以賜空海。稱秘密傳法彌勒山教王護國寺。以為密場。置比丘五十人習密教。故云東寺為根本道場。而後世亦稱真言為東密也。


惠果阿闍黎之弟子眾矣。而著者六人。曰河陵之辨弘。曰新羅之慧日。曰劍南之惟上。曰河北之義圓。曰義明供奉。其一則弘法大師也。然辨弘慧日。惟受胎藏之一界。惟上義圓。唯傳金剛界之一法。義明供奉受兩部灌頂。可謂嫡傳弟子矣。而先于惠果而早世。故真傳惠果阿闍黎之大法者。弘法大師也。又大師之秘藏記。皆筆受惠果之口傳。事相教相。網羅無遺。故大師之立教開宗。以此書為根本。學密教者不可不讀之書也。


入唐八家之中。傳教大師得法于順曉阿闍黎。惠果之法弟也。慈覺智證及常曉。則得法於法潤義操義真法全。法潤義操。惠果之弟子。義真法全。又惠果之再傳弟子也。且皆非兩部並傳之嫡系。由是觀之。台東兩密之真諦。不得謂無深淺,然其無大差異亦從可知矣。

弘願案:傳教大師名最澄。入唐謁天臺國清寺道遂和尚。受學天臺宗。又于越州龍興寺謁順曉阿闍黎。傳授真言宗。于唐興縣謁翛然禪師。稟承禪宗。歸國後。弘天臺宗。為日本天臺宗開祖。

 

第五章 血脈之等次

 

第五祖金剛智三藏。于唐之開元二十九年八月十五日示寂於東都薦福寺。其後不空三藏奉詔再往天竺。禮龍智為阿闍黎。重承兩部大法之秘印。故依于金剛智不空之次第。至於大師是為八代。若依龍智不空之次第相承。則大師為七代。雖代數不同。而兩部相等。然大師之血脈。則金剛界之傳授。由於金剛不空之次第為八代。胎藏界之傳授。由於龍智不空之次第為七代。蓋金剛界與胎藏界之世次不同。而大師傳受之血脈。亦以有異。然此乃不空三藏為明再到天竺之規模。而使金胎之世次不等。其實無他異說也。

 

第六章 立教開宗

 


案。兩部大經及儀軌。雖有顯密對辨之說。而在於印度中華。則但仰為鎮護國家之大法。及觀練薰修之行軌而已。密宗諸祖。無嚴於判教之著書也。及弘法大師乃一新其靣目矣。弘法大師依金剛頂五秘密經金剛頂瑜伽經分別聖位經大日經金剛頂經楞伽經之六經。菩提心論智度論釋摩訶衍論之三論。而著辨顯密二教論。以橫而判顯密之二教。是書也。使天臺華嚴之顯教一乘。歸於顯教之分齊。又本大日經菩提心論而著十住心論及秘藏寶鑰。以豎而判顯密之二教。是書也。使顯密二教之確然顯其優劣之階差。蓋嘗推求其故。彼印度之判教。無有以顯教為一乘者。雖法華。雖華嚴。在於密教之本經儀軌。皆屬之三乘教。故無畏三藏等之釋經。亦無有一乘之區別。彼固未遑計及于天臺華嚴之開宗于中華。故已尊為一乘也。是故弘法大師即橫以判教。則以天臺華嚴之一乘。攝於溄@教。即豎以判教。則以天臺為第八。華嚴為第九。而必不許入於第十之秘密莊嚴心。故曰密教至於弘法大師一新其靣目也。且印度之密教。尚不脫因緣。而大師則直指為自心內證。故其於大日經之解釋。間有異於無畏三藏。於法身三密觀。則且于一行阿闍黎有所非難也。讀大師此書而不得此意。不可謂能讀大師之書者也。台密之教相。依于慈覺大師之金剛頂經疏。其判教如大日經疏。以三乘教為顯。一乘教為密。於是則法華華嚴皆為密教。然於其中又為理密與事理俱密之別。華嚴法華者。理密之密教也。大日所說之兩部大經。則事理俱密之密教也。以此示其優劣。智證大師亦同之。然智證亦有稱法華為顯教者。


弘願案:慈覺。智證。皆謚也。大師。封號也。慈覺名圓仁。智證名圓珍。二人皆曾入唐受學。而智證為台密之開祖。


五大院安然阿闍黎於所著教時義及菩提心義等。以法華華嚴之一乘教為佛之正說。大日經等則說事秘密之法門。故云事理俱密。法華華嚴。非不有事秘密之法門也。而結集者省之。故以結集之經而論。法華華嚴誠理密而已,而既為佛之正說,則亦事理俱密矣。故其視於大日。無甚勝劣也。


至於後世。山門寶池坊證真師著天臺真言二宗異同章。則謂二宗全同而無優劣。且真言為鈍根之人。故多明有相之方便。而法華則說理觀。故真言淺而法華深也。是說也。廬山之仁空闍黎破之。於其所著大日經義釋搜訣鈔曰。證真不知密教之有相方便。即為法身如來之三密。而妄貶為淺近,獲罪深矣。

 

第七章  關於立教開宗之八宗論

 

  八宗論者,世傳為弘法大師之手著,又謂為弟子實慧真雅等之作。雖不見於史。而記于法三宮真寂親王之孔雀經音義序,又記于吾祖興


教大師之五輪九字秘釋。其為事實。可無疑也。雖然,世有傳記。乃不記當時論難之若何精銳。而但侈語怪變。若諸碩德之專以此矜奇者然。是可異也。今畧掇其謬詞而闢之。如所紀法相之護命僧正,入於唯識觀,則宮中波濤大漲。三論之玄叡師。住八不中道觀。則大火起。天臺之義真阿闍黎。入一心三諦之觀。南殿之橘。不時而開花也。華嚴之普機和尚。投鈴於床。化為獅子。大吼而旋也;此皆不能無疑難。夫宮中大波。如何而可顯示唯識中道之真理。火焦殿中。八不中道妙理何存。金鈴化獅子而吼。亦何以顯揚重重無盡四無礙之法界乎。又草木成佛。初不限於天臺。而獨以為功績。不時花開。法華妙理。亦何從顯哉。蓋當論之。大師之判教。於顯教既有軒輊。故招四大乘家之問難。而遂討論於御前。理勢之所應然者也。演此兒戲之伎倆。乃必無之事。然其致此之由。則以真寂親王之序既記其事。好事者遂牽強附會。為小說家言。以悅愚俗之耳目。是故其記大師之神異也。當住一字頂輪王三昧現昆盧遮那身之前。先入(口藍)字觀。則宮中放火焰。次鍐字觀。則殿內生大波。彼固以此而證言大師之德大。而不知其已投之怪誕之窩中也。誠可憾也。又大師現遮那身以服諸宗之碩德時。其所入之三摩地。乃五臟之三摩地。非一門一字頂輪王之三摩地也。

弘願案:此所斥傳記。不稱其名。其所附會。則前案所引會諸宗碩德于宮中。討論宗義之事也。


第八章  十大弟子

 

  從高祖弘法大師受兩部灌項之弟子數達數百人,而實慧。真稚。果鄰。真濟。道雄。圓明。真如。泰範。智泉。忠延之十人。尊稱為十大弟子。所以稱大弟子者,以其傳兩部灌頂之極秘。承一多法界之王璽也。然真濟之八弟子。其傳皆絕,惟實慧則以真昭。宗叡次第相承而傳于南池院源仁。真雅則直傳於源仁。兩師之相承。萃於源仁之一身。故世稱源仁為東密一多並稟之祖。

 

第九章 野澤十二派

 

詳述於事相之下今畧。

 

第十章  古義新義之分派

 

野山根來分派之原因。當讓之於後。今畧言之。距今六百年前。南山大傳法院學頭中性院賴瑜師。主張大日經教主加持身之新說。不會金剛峯寺法義。遂率其徒眾移於根來。創根本道場。高樹加持身教主之法幢。自此金剛峯寺之學稱古義。根來之學稱新義。甲論乙駁。氷炭已久。迨天明年間。吾豐山智幢房法住僧正。深探淵源事相之秘。和會新古之異義。著秘密因緣管絃相成義二卷。於是則新古而義會合。積年之異議。如醉夢之忽醒。

弘愿案:金刚峯寺在高野山。空海所创。

 

第二篇 密教之教相

 

第一章 顯教與密教(附顯密二教之起因)

 

  顯字之義為露,顯也者,非奧深之謂也。又有淺近之意,顯略之義。綜而言之,則省畧深玄幽邃之真理不說。而說淺顯之法之謂也。何以如此。隨其所被之機宜而為說。所謂隨他意之法門者也。而此之法門。常應機而立義。故其高者。亦不能離於無明緣起。伽耶成道之釋尊一代所說之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法華涅槃之五時教化即是也。


  密之義為秘奧。為妙密。即奧隱之意也。佛教之真髓。奧妙而幽遠,故傳以此名。蓋法身如來內證之法。雖等覺菩薩不能測知。唯佛與佛乃能知之。是則摩訶毘盧遮那如來所說之大日經金剛頂經之事理俱密教。是教也。為隨自意之教。而非隨他意之教。故為法界緣起。而非無明緣起。


弘法大師的二教論。嘗以眾生與如來釋秘密之義。何以言之。一切眾生身心實相。本與摩訶毗盧遮那平等平等。無一亳之差異。一切世間出世間之功德。無不成就。無不具足。然而以無明妄想盲厥智眼。至不能發現本自之光明。覆蔽自具之功德。秘密云者。眾生之自秘密也。非他人之能秘密也。若乃如來。則固證知眾生之身心與毗盧遮那同等矣。然以其法教甚深而不可思議。非淺機之所能信也。苟非其機。則反使其犯誹謗之罪。故其授法。必選其機。譬如父母之愛子。無論何物。皆無所吝。而必不授之以幹將莫邪。何以故。童幼無知。固無能無自殺其身之恐也。此則如來之秘密也。


天臺安然阿闍黎之教時問答。綜合大日經義釋之說。分為諸怫所秘。眾生所秘。言語隱密。法體秘密之四種。初二同於弘法之所說。言語隱密者。密教為諸佛密語。言外有深義。若隨文解義。則失佛意也。法體秘密者。此教之法體。唯佛與佛之境界。若離佛之加持。雖十地菩薩不能知也。


案。隱密語如經說男女交會成五塵大佛事是。(弘願案。此所引經乃瑜伽廣品。)蓋男女云者。定慧之秘密語也。薄伽梵云女人。亦此例也。(弘願案。薄伽梵多釋。一為女人。)法體秘密者。密教以一切諸法之本有性德之六大為實體。故為秘密。然其實則真理彌滿於宇宙間也。與天臺所立之秘密教不同。何者。彼以同聽異聞。又互不相知為秘密。此教則同聽同聞。又互相相知。只就所說之法門稱秘密而已。


密教之教主摩訶毗盧遮那。本地之法身也。顯教之教主釋迦如來。變化身而垂跡也。故就於義門。大日與釋迦雖如二佛。而論其實際同體一佛也。顯密本同為一佛之所說。然顯教以伽耶成道之釋迦為本。於其上立毗盧遮那。故即釋迦佛身所具真如實相之理。云法身毗盧遮那。密教則以一切法根原之毗盧遮那為本。隨於眾生之機而應化之身立釋迦。故毗盧遮那者。本地法身也。釋迦外跡之身也。此為顯密二教之異點。


今且就于易見。於釋迦之一化。論顯密二教之起因。蓋釋迦佛成道之後。於第一之七日。在於顯教。則謂未說法而思惟。思惟者何也。思惟說法也。說自內證之法乎。所得法本不可思議。縱令說之。甯無明妄想蔽智之眾生。所能理解者乎。若是則不轉法輪。即日而入於涅槃乎。然不說則不度眾生。不度眾生則違本願戾大悲。寧有不說之理也。不能不說。不可不說。則將以如何之方便而說乎。以如何之方法而說乎。于如何之時如何之地而說乎。熟慮周詳。是以未說法也。此顯教之說也。然在於密教。則無如是之說。成道以後。最初之一周。以本地毗盧遮那理法身。會久已通達之聖眾金剛薩埵等於金剛法界官。流現大悲胎藏曼荼羅。自受法樂。說自內證之法門。即大日經王是也。金剛薩埵承法結集。廣十萬頌。善無畏三藏于唐開元十三年翻譯之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其略本也。(弘願案:大毗盧遮那譯言大日。本書及密教所常引之大日經即此經也。)


如來住處曰金剛法界官。然如來有應化之處。無非此宮也。蓋法身如來之住處。無非法身之淨土。故不動菩提樹下而即為法界宮。而此大日經便專為直往之機而說。何谓直往之機。在凡夫地。最初發心時。聞密教而直發心入真言門。此其根機,名直往之機也。 而此大日經者。為直往之機而說也。何謂直往之機。在凡夫地。最初發心時。聞密教而直發心入真言門。此其根機。名直往之機也。自非此機。則未堪聽聞密教。自障隔其耳目。則但見如來之塊坐思惟而已。此所謂盲者不見日月之光。聾者不聞雷霆之響者也。然法身大日如來以本有之大悲。憫劣機之無聞見。則化現丈六之釋迦身。于印度八相成道。說華嚴阿含等隨他意之教。經歷五時。調練根機。以俟其熟。綿五十年。機緣已盡。則化為旃檀一片之煙。人以為涅槃也。入滅也。而如來則於色究竟天之淨土。以本地毗盧遮那之身。為已熟之機。流現其身及四佛四波羅密十六大菩薩八供養菩薩四攝智菩薩之眷屬。成金剛界五解脫輪之曼荼羅。而為說密教。即金剛頂經也。金剛手菩薩亦受法結集。廣十萬頌。金剛智三藏所譯之金剛頂略出經。不空三藏所譯之三卷教王經。皆其略本也。故金剛頂經者。為從顯入密之機而說也。於顯教調練根機既熟而示之以密。此之機也。名之曰迂回之機。夫兩部大經之教體。皆以一切法之元法性六大為教體。而自其說相。不得不有差別。又法身毗盧遮那如來。周遍法界。無所不至。超脫三世。無有變易。故其說法。恒常無間。且其以六塵為教體。六塵即教體也。甯有一眾生而不見聞觸知此說法者乎。由此而言。甯得局其說法之時處者。然而今論其說時者。則對於其帶迷之機也。

弘願案:八相成道者。謂降兜率天。托胎。出胎。出家。降魔。成道。轉法輪。入涅槃也。然此為小乘之八相。若大乘則有住胎。無降魔。以了魔即佛也。


又案:五時者。天臺智者大師以如來所說一代聖教。判為五時也。謂如來成道最初為大菩薩說華嚴經。是為華嚴時。次於鹿苑為接引二乘。說四阿含等經。是為鹿苑時。次於方等說楞伽等諸大乘經令諸二乘恥小乘而慕大法。是為方等時。次說般若經。遣除二乘情執。是為般若時。後說法華涅槃二經。開示眾生。咸得作佛。是為法華涅槃時。故曰五時也。


又案:金剛智三藏所譯之金剛頂經。名曰金剛頂瑜伽總略出念誦經。不空三藏所譯者名曰金剛頂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大教王經。


又案:宋被印土沙門施護等譯之佛說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三昧大教王經(此書十九卷。北藏十七卷。第一分即不空三藏所譯大教王經也。)則記如來說金剛頂經竟。乃從須彌山頂詣菩提場。示現成佛以說顯教。與本書所論有異。疑此經未到日本也。然觀權田阿闍黎所論。嚴守家法。或別有別。且法身如來說法無間。無不說時。故隨機異見。本無所用其局執也。


以上為東密之所傳。若台密之傳。則以大日經亦為釋尊入滅後之所說。智證大師大日經指歸曰。大日如來應機現生於印度。示八相成道之化儀。說華嚴等五時之教。調練眾生根機已畢。化身則入涅槃。歸於毗盧遮那法身。于法界宮。說大日經之密教。平等利益一切眾生。會釋迦一代所說之顯教。歸於秘密菩提心之因根究竟三句。


夫密教雖云法身大日如來之所說。而釋迦如來之說顯教。亦時時雜說密教。蓋釋尊于五時說法之中。遘值密教之時機。亦時說其內證也。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心地觀經。陀羅尼集經是也。依於守護國界經之意。釋尊所說之密教。蓋釋迦佛列于法界宮大日如來之會。承傳密教而來宣說于閻浮提也。然此等乃為顯密雜部之密教。對於大日如來所說兩部大經之密教為不完全也。


大日如來所說是密教。有單為胎藏部者。有單為金剛頂部者。而亦有兩部複說者。所謂真言五部秘經中。大日經。金剛頂經。單說也。蘇悉地經。瑜祗經。兩部複說也。又如法華觀智之軌。亦複說也。兩部複說之密教云兩部雜部。臨文者當知之。


大日經之深旨。以一切眾生本有淨菩提心所具之無盡莊嚴藏。即本有本覺之曼茶羅為旨。以本性清淨之蓮華。即平等之真理為體。胎藏曼荼羅之中台八葉。專顯此真理。即所謂若(據)本有俱時圓滿也。然住心一品。實本經全部之巨集綱。初說淨菩提心之正助二觀。次循序說八心三劫十地六無畏等。以脩生始覺之法門。明本有平等之真理。則金剛頂宗始覺脩生之法門也。是果何故也。本有之法。平等不二。不寄諸脩生差別之法。則不能顯平等上之差別也。故大日經之文雖若為脩生。而其實則是本有也。


金剛頂經以依三密加持顯脩生離垢清淨菩提心智之曼茶羅為旨。以離垢清淨之月輪。即脩生始覺之佛智為體。五相成身之觀。及五解脫輪之曼茶羅。顯此深義也。然經之所說則多在本有。則是以金剛界脩生之法門。而寄諸胎藏界本有之法相以顯也。蓋脩生始覺之法。離於本有。固無從顯示也。故金剛頂經之文雖多說本有。而其所銓。則脩生差別之法也。由是而言。脩生之法。即本有也。本有之法。即脩生也。二經旨要之所歸。開示本脩之不二而已。

 

第二章 教相與事相

 

於大日經一部七卷三十六品之中。說示真言門之教相者。入真言門住心品也。云何教相。具緣品謂阿字門等是真言教相。即能教之相狀也。其為相也。徹首徹尾。以阿字顯諸法之本不生。而於此本不生之上。說八心三劫十地六無畏十喻。八心三劫十地者。真言行者於地前三劫間。度越難處而少休息之所也。十喻者觀行中離著之方便觀。即阿字淨菩提心之助觀。斯乃真言門之教相也。云何事相。具緣品云。又此行者於此眾緣事相。皆以諦信行之。蓋以教相所明阿字本不生之真理。而如實脩行之事法。即具緣品以下及金剛頂略出經等之所明也。蓋事相者。本諸教理。託事因緣。而欲使實現之作法也。教相者。於事相之所實脩者。而說明其秘密之理者也。故教相與事相必不可相離。離教而脩事。固盲脩而寡得。若窮理甚精而不能實行。則亦所謂數鄰人之寶而已。又事相之行而離於教相之學。則為無意味之動作。舉手翹足。又何異兒戲之行為也哉。興教大師曰。事相之行人,多訾教相為顯露。教相之學者。多笑事相為無智。其實皆狃於一偏也。邪執也。故二相必不可不兼也。


弘願案:所說八心三劫十地等。下文皆有說明。六無畏者。曰善無畏。曰身無畏。曰無我無畏。曰法無畏。曰法無我無畏。曰一切法自性平等無畏。十喻者。曰幻。曰陽焰。曰夢。曰影。曰乾闥婆城。曰響。曰水中月。曰浮泡。曰虛空花。曰旋火輪。皆見大日經。

 

第三章 教相之二大學派

 

教相有二大學派。曰本有學派。曰脩生學派。


今先述本有學派之說曰。萬有諸法。棊布宙合。蕃變無垠。即近至吾人之一舉一動。一語一默。無論善。無論惡。無論無記。究其實。悉住於本不生際本有常住。皆自心本具之功德也。男女之戀愛者。本有之具德也。貪欲瞋恚者。本有之具德也。十善十惡。亦悉本有之具德而無一可斷。夫將孰取而孰捨乎。一切諸法皆法界曼茶羅。一切眾生之語默動作皆法身如來之三密也。夫又何脩而何求乎。雖然。在於凡夫。則以其無始以來妄念妄執之染覆。昧本覺之光明。遂至曼茶羅之德相不能開顯。而自心本具曼茶羅之莊嚴。竟淪棄為生死屋裏之閑傢俱矣。以是之故。窘逐于業煩惱之羅刹。漂流生死大海。跉跰三途惡路。而無有出離之緣。成闡提必死之人而不自知也。今始覺矣。發心脩行。志於開顯本有之德相。本覺之曼茶羅。然而當其未開顯之時。以凡夫之罪惡三業。不但不得云功德不可捨而已。無甯謂惡不善法之不可不捨也。若夫機緣之已熟也。由於毗盧遮那之加持力。無明之妄執遣除。自心本具之曼茶羅開顯。於法身之三密得自在。則男女情愛。現金剛薩埵五秘密之曼荼羅。瞋恚現大聖不動之曼茶羅。貪欲現愛染明王之曼荼羅。周遍法界。廣利益一切眾生。


如上所說。是密教本覺門之宗義也。野山之道範。東寺之三寶。勸脩寺之道寶等。皆此學派之人也。

  案:此派之義。雖探源本有。而實具修生。其真意在於實踐轉迷開悟之觀行也。故為此學者。當小心研窮。苟錯會微意。則易墮於邪徑。後醍醐帝時。有觀文者。有德之僧人也。以持戒堅謹。得帝之歸依。補東寺長者。後以誤解本有之宗義。至構成邪義。沒落邪說。至於今日。蹈其覆轍者。猶未嘗無人也。悲夫。


次脩生學派之說曰。萬有諸法及吾人之一舉一動。悉皆本有之具德。曼茶羅之莊嚴。此其理自真鑿無異議。然所謂本有者。惟理具而已。毫無功德之顯發。雖曰德性與佛無二。而終不免為生死之凡夫。是故當深信法身如來三密之加持力。實踐轉迷開悟之觀行。脩養本有之功德。以使其速疾顯現。故住心品說三劫十地脩行證入之階位。金剛頂經說十六大菩薩之位。又具緣品及略出經等。詳實修之法也。誇本有而忽脩生。實在不可


按:此派之義。甚重實修。而亦未嘗忘本有。根來之賴瑜聖憲及南山之宥快上人等。皆此派也。此派雖(甚+少)墮落邪路之險。而稍誤一步。則與顯教無以異。關於此點。學者不可不精究也。但此二學派。不但其表面有異同而已。其內鑒亦不一致。故若誇本有之表德而怠于修生者。永無成佛之期也。若泥于修生無所得而忘本有乎。萬行畢竟屬於徒勞。

 

第四章 兩部大經大意

一、大日經大意

 

欲說大日經大意。須先辨此經有三本之不同。


一、法爾恒常本


大日如來之正說。並非結集之本也。蓋毗盧遮那如來者。法身如來也。周遍法界無所不至。超脫三世無有變易。其說法也。恒常無間無時處方所。一切眾生亦無日不聞之。又其教體也以六塵。故吾輩見聞觸知之境界。隨處皆聞法身如來之說法。春風秋月夕嵐朝雪皆法身如來之說法也。然而吾輩雖日日聞如來之說法。處處聞如來之說法。而聞若不聞者。迷耳。不得以眾生之迷。而謂如來不說法。故如來之說法曰法爾恒常。


二、分流廣本

金剛薩埵親聞毗盧遮那佛之說法。结集為十萬頌。置之南天鐵塔者也。印度之法。以三十二字為一頌。


三、分流略本

龍猛菩薩入南天鐵塔。親從金剛薩埵傳十萬頌之廣本。然以非劣機之所能堪受。採其要得三千五百頌。即善無畏譯七卷之經也。世上所流布諸儀軌。其屬於胎藏法者。多自廣本中拔萃翻譯。廣本未傳于中華。


次略述本經之大意。此經也。毗盧遮那佛以自性法身。在法界宮。一會而說之者也。其所說極廣博矣。而概而括之。則開示阿字本不生之真理。一切眾生本有之曼荼羅也。何以言之。一切諸法。無問情非情。皆本有之性德。未嘗新生。亦永不滅。豎通三世。橫該十方。彼不礙此。此不礙彼。如千燈互映而涉入無礙也。融會自在而無變易也。此乃本不生之真理也。斯乃本有本覺之胎藏界毗盧遮那如來而十界輪圓之曼茶羅也。詮顯此之真理者以阿字。以阿字者。阿字為一切音之最初。而周遍於一切音也。或問曰。若一切法本來常住而不生不滅焉者。則人常為人。畜常為畜。同於外道之常見。不且與佛教之流轉說違乎。曰。此粗解不生之理故生僻見耳。夫一切法本來不生不滅融會無礙。故一切法悉互具交通。此之一法。具彼之一切法也。彼之一切法。具此之一切法也。舉一全收。此所以稱輪圓具足之曼茶羅也。以一切法。法法皆輪圓具足之曼茶羅。故吾之生而為人者。于曼茶羅中感人之緣而顯人之法。使吾來生而為牛為馬。則亦于曼荼羅中感牛馬之緣而顯牛馬之法耳。於輪圓具足之法。雖感於各自事情之緣而作用有隱顯。然而其法體者。不生不滅也。是故若法體非本有。則六道輪廻轉生之義不成。


煩惱也。菩提也。生死也。涅槃也。本來各別。而皆為本有之性德。是故煩惱不障菩提。菩提不斷煩惱。且融會而無礙。生死涅槃也亦然。故流轉之時。菩提雖隨於煩惱而流轉。而菩提之本性不改也。還滅之際,煩惱雖隨於菩提而成正覺。而其面目亦無改也。故其於貪也。則顯大貪之本性。成周遍法界德相之愛染明王。廣愛眾生而無差別。其於瞋也。顯周遍法界本有之性德。示現大聖不動明王。降伏一切惡不善法。慈悲利益一切眾生。如長者之鍾愛其獨子。是故曼荼羅會中之明王金剛天等。現忿怒卑劣之形者。煩惱成菩提之姿也。佛菩薩者。實現本有菩提之德相也。毒不改毒之性而為德相。藥不改藥之性而為德相。是故一切法皆為本有。無一可捨。是故不改面前之相。而是法界曼茶羅。如斯真理。是名菩提。眾生者。覆於無明妄想。而不知此真理即或知之而不能證也。故纏綿於當前之境遇。雖欲顯融會無礙之德而不能。然如說脩行而期證真理。期斷破隱吾周遍法界無礙之德之無明。雖當其未接真理之時。亦以一切法本有性德之故。稱之曰凡夫之菩薩。及其少進而接一分真理之位者。曰聖位菩薩。全證真理而不二。是名佛陀。是故佛陀即真理也。真理即佛陀也。然而如斯功德之佛陀者。非可他求也。自心即佛陀也。故大日經云。云何菩提。謂如實知自心。

 

二、金剛頂經大意

 

金剛頂經有三本之不同。亦如大日經。不空三藏譯三卷之大教王經者。乃三千五百頌之略本也。略出經及蓮華部心軌等。則自廣本鈔出譯之。


毗盧遮那佛以自受用智身。普於天上人間十四處十八會而說此經。其大意以脩證鍐字一切法自性言說不可得實相之理。開示始覺上轉之智差別之曼茶羅為宗。蓋對於胎藏曼茶羅之開示一切法本有不生之德。而示脩證顯得此真理之智之差別者。金剛界之曼荼羅也。夫理平等也。故曰若據本有。俱時圓滿。智差別也。故云。若約次第有出現。有出現則脩證者有十六大菩薩漸次之階位也。以月為喻。則自朔至望之漸圓明也。而能證之智則有五。中央法界體性智也。東方大圓鏡智也。南方平等性智也。西方妙觀察智也。北方成所作智也。自然之道理也。其一智自具四方。故成五智。五智各具五智。所具五智之智。又各具五智。智智無邊。遂成無量之智。云何須無量之智。所證之真理。既己遍無量一切法。能證之智。自與為無量也。示智智無邊解脫煩惱之結縛而圓明無礙者。金剛界之曼茶羅也。如是之理。如是之智。而證契冥會也。則為理即智智即理之境界。理即智智即理之境界。如飲水者。冷暖自知。非可以言語說示他人者。故云一切法自性言說不可得也。自性。即真理也。悉曇之鍐字為嚩字與圓點合成。嚩者。言說相也。頭上之圓點為大空之摩多。故鍐字之義。為言說空。即言說不可得。是則修生顯得之金剛界毗廬遮那如來也。鍐字者。銓表證契真理之極位言說不可得之義。故曰以鍐字一切法自性言說不可得為宗也。故阿鍐二字為胎藏金剛曼茶羅之大宗。


弘願案:為大空之摩多句。非略明悉曇字者不能明。葢大空為圓點之義。摩多者表韻之符。

 

第五章 兩部大經之教主分派之原因

 

保延六年極月初八日。金剛峰寺之惡僧嫉興教大師之徒眾得受僧官也。聚眾攻燬傳教院。自後勢成水火。騷擊不絕。然而起於卑劣之俗情。于教義初無關涉也。教義之異論倡於根來中性院開祖之賴瑜法印。賴瑜于文永三年。補大傅法院之第八世學頭職。樹新案大日經教主身土加持門之義。其義與金剛峰寺所傳之教主身土本地說有違。屢受危害。知南山傳法院之不可樹加持身教主之法幢也。假仁和法王之威力。遂于正應元年。移南山之大小傳法院密嚴院等諸堂宇於根來之一乘山圓明寺。為大日經教主加持身說之根本道場。自是金剛峰寺之本地身教主說稱古義。賴瑜之加持身教主說稱新義。但公然稱古義真言宗新義真言宗。則在德川幕府以後也。


弘願案:興教大師。名覺鎫。肥前人。幼從興福寺惠曉學唯識。入仁和寺受灌頂。入高野山見定尊。天性利根。加以苦行。于金胎兩部秘(臣+責)。無不通曉。寂年四十九。諡興教大師。仁和法王者。白河上皇之皇子也。出家名覺行。居仁和寺。堀河帝康和元年。。冊為法親王。


今試述新古異義之大意。應永年間。高野山寶性院門主宥快上人。由於高野明神之加護。大成本地身說。其大意本於無畏三藏大日經疏所釋大日經教主成就薄伽梵句。而判毗盧遮那為本地法身。于大師二教論分別三身四身。而判密教之教主為自性身。自受法樂。各說三密。(原註以上教證)又毗盧遮那成怫自證之極位。(原註非化他門之位)體相用三大。苟非曆然存在。則墜於顯教遮情之空理。而表德之義且亡。故自證之極位。不可不完具六大。(原註體大)四曼(原註相大)三密(原註用大)也。既具六大四曼三密。則用大中之語密。非即如義真實語之說法而何乎。又若不許有色身。且何依而說法乎。況極位不說法則三密不齊。由是而言。則本地極位說法也。且因人亦得聞之。蓋本地極位之說法。雖曰自受法樂。非以機感。然既有說法。則可得聞。可得發心修行。以其為密教之機故也。又此本地自證之位。因人有之。故得聞也。欲知其詳。當考宥快之宗義抉擇第九大日經教主之一叚。又就於為機說經。則謂加持世界也。


弘願案:所引大日經疏。錄之以供參考。疏云薄伽梵即毗盧遮那本地法身。次云如來。是佛加持身。其所住處。名佛受用身。即以此身為佛加持住處。如來心王。諸佛住而住其中。既從遍一切處加持力生。即與無相法身。無二無別。而以自在神力。令一切眾生見身密之色。聞語密之聲。悟意密之法云云。


加持身教主之新義。大成於大傳法院第十五世之學頭中性院聖憲師。師於密教法門。分為遮情表德之二重。其表德門准於不思議法師之大日經供養法疏所說阿字三重之秘釋。(原註深秘釋秘中秘秘中極秘也。)而分為三重。一為有相之有相。即具緣品所說之擇地造壇真言手印之法門。對於有相之劣機能被之教也。二為無相之有相。則舉手動足皆成密印等無相三密之法門。對於無相勝機能被之教也。三為無相之無相。即本地自證之極位也。此位也。冷煖自知。離絕他之機緣。而無領解之相。故云無相。(原註與古義之立自證會有因人者。天殊地別也。)又此位雖非無相用。而入於體內。則法界寂然。故疏釋此位為說者無言。觀者無見。本地極位之非有說法也審矣。遮情者。顯實之遮情。故遮情不離於表德。與顯教之遣迷者異。然以淺略說。則為有相之無相也。以上稱新義所立之四重秘釋也。


其申釋說法之教主為加持身者。則以說法之意為利益眾生。然自證本地之位。唯自明瞭。非機所及。說法又何用乎。但以本有之大悲。因地之願力。故雖在於本地極位。不改本地自證之身。出居於加持門之外朝。為遠益未來之機。而宣說大日經。以其不改本地法身也。故疏釋為本地法身。以其遠對未來之機也。故以自加持身。成能住之身。而為加持身。即所住之土。雖非轉本地之位而自為加持門也。此加持之身土。即本地之身土。夫是故謂之質加持。金剛頂瑜祇經云。我本無有言。但為利益說。又具緣品云。于當來世時。劣慧諸眾生。乃至為度彼等故。隨順說是法。又大師釋云五居足斷。十慮手亡。又般若寺觀賢僧正者大師五世法孫也。嘗奉延喜帝詔。開南山祖廟。親拜大師。為剃发更衣。因感受大師口訣。而其於大日經疏鈔中釋教主曰。加持身者。曼茶羅中台佛也。又云。從此自性身。後起加持身。又云。意加持身者。是曼茶羅中台大日尊等也。此正可依憑矣。欲知其詳。當閱聖憲師自證說法十八段之草子及無相至極之草子等。


案:新義之所立。不及於本地自性會現座之根機。其加持門。雖即本地無改。而其說法。非為現座之根機。遠對於未來耳。但其所謂未來者。非三世相推之未來。凡不在於自性會之現座者。皆假未來之言以明也。


又案。新古兩義皆云加持世界者。以帶迷因地之根機。得親在見聞之位也。故新古而義。其言上轉。雖皆為二重。而于下化之時。則古義為自證與加持世界之二重。新義則為自證及加持門與加持世界共為三重。然以會闔家之見解評之。則古義之說。就其實際。新義之說。依其義門。即一多法界之別也。一多法界者。於一法之上立兩義耳。故此二派之說。各據一義。並不相違。欲知其詳。可閱豐山法住師之秘密因緣管絃相成義。


于教相談義之上。新古二義雖氷炭不相容。而于即身成佛。無所違異。如是則只為學解上之異見而已。如彼之淨土宗。雖鎮西。西山。真宗。諸派各異其安心之念。而無一不可以往生也。今表新義派所立之四重如左。

 

弘願案:不思議法師者。新羅國零妙寺僧也。有大毗盧遮那經供養次第法疏二卷。茲錄其阿字三重之說。以證新義家之所據。疏云。秘密釋者。毗盧遮那佛說本不生故。秘密中秘釋者。阿字自說本不生故。秘秘中秘釋者。本不生理。自有理智。自覺本不生故。

 

又案:文中所言自加持身成能住之身為加持身諸句。其理極深。閱者試將前案所引大日經疏論如來加持處。研窮明白。可瞭然矣。

 

又案:文中所引具緣品偈文。中有跨越處。茲將此段經文具錄。以供參考。經中前段言一切諸法唯住實相。無時方相貌。後乃言曰。復次秘密主。于當來世時。劣慧眾生。以癡愛自蔽。唯依於有相。恒樂諸斷常。時方所造業。善不善諸相。盲冥樂求果。不知解此道。為度彼等故。隨順說是法。

 

第六章 橫豎之判教

 

一、橫之判教

 

橫之判教者。弘法大師依憑六經(金剛頂五秘密經。金剛頂瑜祇經。金剛頂分別聖位修證法門。大日經。金剛頂教王經。十卷楞伽經。)三論(菩提心論。釋摩訶衍論。智度論。)橫而判顯密二教之淺深優劣。著[顯密二教論上下二卷。是論也。雖天臺華嚴之一乘教。亦判為顯教之分齊。雖顯教諸宗之言語道斷絕對之極位。亦斷為下於真言密教。故在於當時。傳教大師暨南都諸宗碩德。未嘗不猛烈反擊。而大師德高學深。固壁壘甚堅。旌麾光彩。不受搖盪也。其後法相宗之人築波德一嘗深疑難真言宗矣。乃未幾而入密。大稱讚之。嗚呼。何密教之高尚而深遠。至於若此也耶。又大師開宗之時。盛弘通於世者。惟法相三論華嚴天臺之四宗。大師入寂而後。乃有禪與淨土之二宗。然皆當概屬之顯教。何以故。彼固依于伽耶成道之釋迦所說經而開宗者也。夫顯教固亦自有其淺深勝劣,然對於密教,則直當概括之為顯教。故稱為橫之判教也。蓋在印度。雖法華華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