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禪密律淨性相台賢 南傳北傳藏英巴梵
  • 204936

    累積人氣

  • 6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脉呼吸的修法 洪启嵩





 中脉呼吸的修法








洪启嵩 







 
 
中脉简介

密法从现观法界众相的真实示现,回证如来的究竟体性,其次第是内外一如的。其以空的实相为根本,以大定、大智、大悲,来圆法界体性妙智,广度众生。所以,密法中的气脉修证,也必然是以智慧与大悲为中心所开展出来的。没有无常、现空的体悟,所修持的气脉,还是世间的修证而已,纵然有了神奇验证,也只是世间的成就,无法解脱。
 
密法中脉的开发,也必须安住于此种见地。因为中脉并不是人类生理上的气脉,而是斩断无明,体悟无常、现证空性之后,所产生的智慧脉,其中所流注的则是智慧气。
中脉并非世间的有为脉,而是出世间的无为脉,惟有悟入实相,体证空性,才能显现,因此,中脉即空脉也。而修学开启中脉的方法,也正是令我们迅速去除身心气脉障碍,现观空性、悟入实相的方法,可说是「借假修真」的甚深方便。
 
中脉呼吸法
睡时 中脉开
顶轮置眉心轮
眉心轮置喉轮
喉轮置心轮
心轮置脐轮
脐轮置海底轮
海底轮置于空
空置于法界体性(不可得也,无生无灭也)
以空息、法界智息
随于中脉呼吸
入法界光明自在
睡矣!
 
如何是中脉之息也?
《法华经》言:「佛种从缘起,是故说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
此一乘妙位,乃佛种缘起也。是故诸佛印证不无,染污不得;如来体性常具,识其真者;众生悉皆如来,实不可得准准妙位,一相不异,是万善同归一性,住一乘法位实不可得也,于是乃知法住法位,一实之理,世间常现一切如来常住尔。于此一乘实尔,乃极平常,全佛法界尔。故于此实相中,别示方便,自体妙作,安于法界息也。
何谓法界息也?身常安然,自住大松之相,体常正哉,圆一佛身尔。于此中脉以显,心、气、脉、身、境,以法住法位矣!斯乃佛位之位,身心如如自在,息入中脉矣;是言:「中脉呼吸,是对众生极大利益;在中脉呼吸无上的正觉智慧气息,则是对众生的最大利益。」
是中脉息也,心、气、脉、身、境一如法位,法住法、报、化、功德、事业佛身,世间相显毗卢遮那如来,实身释迦矣,法界众生皆佛也,以自身息住法位,世间众生常住佛身尔,是最胜无比,同体大慈大悲利益。一一中脉息身,一一法界中心,法住位也,一一众生同显大光藏也。有此会心,特此明之,愿众生皆佛也。
 
利用睡梦开启中脉
以上的偈颂,是二○○二年时,我随手写下的中脉呼吸法。最原始的缘起,是来自于我在睡觉时所体悟到的,所以第一句:「睡时,中脉开」,这句话有很多层意思。
以前我曾到印度达拉顿,有一个机缘与睡觉法王会面,当时曾经他提及梦幻光明的修法,曾说:「白天也是一样。」睡觉法王确实是一位成就者,有其独特的证量。
梦幻光明的修持,基本上睡觉以及白天两者都是一如的。「睡时,中脉开」蕴含着一个意义是,在睡时中脉是很容易开启的。
睡是大痴相,痴相现起时,分别心是近于止息的状态,但同样也会使智慧心没办法生起,睡是无记、昏沉的心识,但若此时能令一念觉心生起,就是开启中脉的契机,此即梦幻瑜伽修持的根本心要。我们睡眠时是分别心的念头止息了,但同时觉心也止息了,觉心虽然止息但不灭,亦即分别心止息,但无分别心不灭,若睡时能保持一念既不落入分别,亦不落入昏沉,此觉心一念即是梦幻光明最根要之诀。
 
各位,人死是怎么死的?
死亡的过程,分成「暖」、「识」、「寿」三个阶段,「暖」是生理机能,「识」是心理机能,此二者远离之后,我们的「寿」命就止息了。识是心理机能跟心的根本,就无色界众生而言,其只有纯粹的意识而已,但对人而言,如果有中阴的话,就不只是纯粹的意识而已。人死亡时,刚开始会进入「死有」的阶段,这就犹如人在入睡之时,并不是马上就有梦出现,而是先处于一种无梦的状况,而死有状况很类似深层植物人的状况,所以我常告诉大家,当有一天,你们能自觉,即使是成了植物人,都不妨碍你们解脱的时候,我就可以安心了。
世间的亲人、子女都要照顾,但只有你解脱了,你才能真正好好照顾你的亲人。生命是很奇特的,就像无量无数的分子,有缘则结合在一起,变成夫妻、亲人,但当每个分子的力量又持续转动时,原本结合的分子又分开了,为什么分开?因为它们没有办法自觉!它们没办法自觉,所以就分开了,它们没办法自觉,所以又在一起了,这就是被因缘所控制!
 
一个修行人是不被因缘所控制的,但不是不随顺因缘,而是「不昧因缘」。因为在时间运作里面,有因有缘,所以会在一起是源自于不自觉,分开也是来自于不自觉,只有透过自觉才能帮助亲人,帮助这个世间。只有把不自觉的因素拿掉,才能综观因缘,这才是我们要活的人生,不是有情,也不是无情,而是自觉自在。
人死时的死有,就好象在孵蛋,孵成另外一种型。事实上,我们人可以说每天都死一次──睡梦的状态,和死有的过程是十分类似的。死有之后是中有,中有是有活动力的,但是不决定性的活动力。
 
从睡梦中生起觉性
睡时分别心止息,但觉性不灭,这时如何「觉心生起中脉开」呢?大家可以用我所录制的「睡梦禅法」和「放松禅法」作导引。
 
这两种禅法怎么作临终导引?原理是这样的,首先是地、水、火、风、空五大分解,然后是意识分解,接着是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三心俱不可得,一切自生自显,觉性不灭,全部是一,再把一放下!
这是依睡梦禅法及放松禅法,作临终导引的过程原理。睡梦禅法或放松禅法应该多让一些人接触,因为这两种禅法对没宗教信仰的人,或另外信仰的人是很好的临终导引,因为它可以让我们分别心止息,觉心生起。
「睡时,中脉开」的觉心一念如何生起呢?睡觉时,身体全部放松、放下,心也放松、放下,连放松、放下的心也放松、放下,此时觉心自然生起。各位,镜子是永远不会失去映照功能的,心也永远不必怕会失去觉照功能。
心的觉照功能有二种方法可以显露,一种是平常不断的训练,把所有的分别心念放下,而不落入无记、分别,亦即「惺惺寂寂,寂寂惺惺」,或者如永嘉大师所说:「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
 
所以「睡时,中脉开」的睡要如何睡?这里的睡是大休息──身心休息,法性休息,法界休息,一切休息;当一切大休息,一切大止息时,整个分别心泯没,觉心惺惺,中脉、轮脉就开启了。
 
睡梦时的中脉呼吸方法
所以,中脉是空脉,睡到空时,中脉就打开了,此时「顶轮眉心轮,眉心轮置喉轮,喉轮置心轮,心轮置脐轮,脐轮置海底轮,海底轮置于空」,「海底轮置于空」,大家可以想象,一个装满水的透明水袋,当它置于杯口时,它会自然掉下去,所以「海底轮置于空」的意思就是,在那个地方就放下了,一剎那就放下了,放松,放下,放空了。
 
大家现在就马上可以练习,把自己的右眼放松、放下、放空,此时跟左眼有没有不一样了?
就在那里,放松、放下、空掉了,没有执着分别,但体性还在,体性会清楚、明白的作用!所以「海底轮置于空,空置于法界体性」,法界体性是什么?「不可得,无生无灭也」,一切分别心止息,但作用现成。
「以空息、法界智息,随于中脉呼吸,入法界光明自在」,呼出去是空性,吸进来也是空性,空就是无生、无灭,无生无灭不可得,就是如如智,法界智息就是如如智息的呼吸。
 
「睡矣!」中脉开,安住在法界智息,如是循环而自加持、自增上。
「非于梦睡如是,行住坐卧亦如是也」,不只在睡觉时可以练习中脉呼吸,在日常行、住、坐、卧之间,也可以如此,或是加入一些方法,譬如之前教过的观想吸入太阳的中脉呼吸,或脚趾甲观种子字的金刚炼光呼吸等等,都是可以的。
 
随时利益众生的中脉呼吸
「随时安住在中脉呼吸,是对众生极大的利益,在中脉中呼吸无上的正觉智慧气息,则是对众生的最大利益」,在分别心中的呼吸,会使我们跟众生之间产生对立跟切割,是具破坏性的。如果我们不能安住在空性之中,无法安住在中脉,如此我们的呼吸便会扭曲、不顺,进而影响心念,扩大影响周遭人的情绪跟心的安定。
很多人都有这种经验,就是当我们到某一个地方,我们会感觉那个地方的气氛是平和或肃杀。
 
我个人经验里,第一次最明显感觉杀气是中美断交那年,几万人的抗议集会场合,剎那间寂静了,夜色更墨黑了,然后突然间一个声音迸出来:「打!打!打!…」,现场垄罩着杀气。
 
所以,我们的分别心会透过情绪以各种形式散发出来,若能随时随安住在空性中脉之中,身心是最平和的,所散发的气息也是觉性澄明的,会对众生产生极大的利益。
 
因此,长期修学中脉呼吸,对自己家人有最直接的好处,进而公司的同事、朋友也得到好处,在群众当中,大家都在high的时候,你能维持宁静安稳。
 
许多宗教的狂热往往会产生集体催眠的效果,如能让心气安住在空性当中,就不易受到感染。现在有许多的气功师,他们掌握了运气的技巧,宣称可发功而影响千百人。很多人趋之若鹜,但是要提醒大家,如果很容易受影响,将来就很容易受到气动的暗示与干扰。
 
一般所说的「附身」现象,如果中脉呼吸练得好的人,是不会被附身的。因为外灵要附在人身上,必须先截断你的身脉,它才能控制你的身体,如果大家能把妙定功或中脉呼吸法练好,当外灵想要附上你身时,是无法靠近你的,因为你的中脉会放出炽烈的光明,外灵是无法近身的。
 
很多人不知道这些附灵都是低阶的神祇,对被附身者只有百害而无一利。其实,自身的意志够坚定,外灵是无法附身的。大部份被附身的情况,都是自己招来的,有时是骄慢心生起,有时是因为自己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有时外灵附身时会有舒服的感觉,所以就附上了。
 
有一次我在主持禅七时,有一位女士平时坐禅就会有被附身的现象,她来禅七打坐时,又发生了这种现象。其实,本来这些外灵是无法进入禅七道场的,无缘无故进来闹场的鬼神是会被护法挡住的,但是如果是学员自己带进来的,护法就不会动手阻拦。
 
当她在禅七期间产生这种被附身的现象时,我教她以中脉呼吸,结果那附身的外灵吓坏了,大声喊:「你不可以离开我!不可以离开我!」这是因为她一使用中脉呼吸的方法时,中脉就会放出极大的光明,外灵无所藏身。
 
所以,只要保持中脉呼吸,就不会被附灵了。外灵附身时,首先要截断你的身脉,再慢慢掌握你的身体,但是要掌控你的语言系统是很不容易的,因为这牵涉到很微细的神经系统,所以它们无法让附身者讲出字正腔圆的语言,就用唱歌的方式来表达。因为唱的比说的好听,也就是唱的比讲的容易。
 
这些鬼神所唱的腔调,大部分是当地的歌谣,譬如台湾的附灵,大部分是唱歌仔戏的哭调仔,而大陆的附灵则多唱京戏,每个地方的鬼神的唱法都依当地的戏曲腔调而不同。因为人们酬谢鬼神时,大多演野台戏来谢神,所以它们附身时,也多用这种方式表达。
 
其实很多鬼神本身是自救难了,却有很多人求它们保佑,这是很愚痴的。有的人虽然不信本土的鬼神,不相信本土的济公、三太子所讲的话,却是相信外国济公讲的话。
其实和本土的鬼神比起来,他们没有更无高明之处,但是许多作灵修的人都喜欢看这类书,以为那里面有什么不得了的。其实,修行最重要的是要看自己的觉性。
 
所以,最重要的是什么?自觉自心作起,从自己作起,能安住在中脉呼吸,这是对众生最大的利益,在「中脉中呼吸无上的正觉智慧气,则是对众生的最大利益」,你如果是佛,随时随地在你旁边的人,自然能够安心,自然能够入定,自然能够成佛!
 
让心停下来
现代人的特色,就是忙、忙、忙。不但一般人忙工作,学佛的人也忙,除了忙工作,还要忙着行善,忙着修法。
现在,我们先让自己不忙一下,把身体放下,把呼吸放下,把心念也放下,把整个山河大地放下,把一切事情都放下,能放下的也放下。把时间也放下,把空间也放下,把自我都放下,这时候剩下什么呢?
这时候谁在呼吸?谁在看?谁在听?谁在忙?
大家不要一忙,人生就这样过了,就走啦,忙一下一百岁到了就走啦。在活着的时候,总要有一刻,一个剎那,真正的不忙。很多人忙,是忙着作事,忙着心情好,或忙着心情不好,忙着找乐子,忙着作这、作那,忙着为家庭、为事业,你们能有一剎那不忙吗?
 
如果这一剎那你不能停下来,把自己与他人放下,你不能放下,把能放下的也放下,你如何见本来面目?怎么谈中脉?怎么谈见本性见明体?很多人就是忙,忙着作事,忙着作好事,甚至忙着修法,修法干什么?修法是让你减除妄念,先让你有个东西靠着,到最后,妄念没有了,连修法的心也放下了,这时才能见到本心。
各位,大家不要那么忙!这不是叫你不要工作,工作多一点没有关系,但是心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连那清楚明白的都要放下,不这样你见不到本性。什么叫见性?什么叫明心?所有分别心放下,心就明了。心明了,没有任何分别心的时候,心能自在作用,这就是见性了。
 
见性的一定是没有一个见性的,否则,有一个见性的话,性也不真,见也不真,能见的也不真。能见、所见没有泯灭的话,怎会有见性之事?心有分别,怎会有明心之事?
 
所以,从此之后,好好的工作,作事的时候就只是作事,但作事不碍明心,作事不碍性的自在作用;能见性才能用这个性,自在工作,自在妙用。很多人是把外面的事情都停止了,把自己关在家里或关在山上,却是心里忙!若要有个不忙的,就是把忙与不忙的全部放下,那个,即是了。
 
如果大家能稍微不忙,我才能跟大家谈呼吸,你完全不忙了,心,就放下了,放下,它就能通了。通透到那里?通透到法界底,法界底就是实相,你不放下,就没有实相,你不放下,心就有分别,有分别就没有实相,所以全部放下,心明了,实相现起,见了实相,就是见性。
这时候,脉也通了─名为中脉,气也通了──名为中脉息。
 
大家不要只是忙着修法,忙着摇铃打鼓,只在外面作功夫,都是在第二念作功夫,中脉是第一念的事情,是当下!远离时间、空间是当下这一念的事情,不是在第二念、第三念、第四念……,忙着修法,忙着瞎搅和。全部放下之后,心闲了,作事已不碍本心,这时我们谈中脉呼吸,呼吸才能自在转动。
 
前面讲中脉呼吸法,现在进一步了解什么是中脉呼吸,亦即如何是中脉之息也?很多人对法并不了解,法是有「理」有「事」,理就显教而言,是文字里面的真实理趣,真实的道理,事则是用文字相来显现;在密法中有个方便,即除了文字上的显相之外,另外再用图像来显,但是要记得一点,理若不是,相亦无用。
举个例子,假设一个非洲古代的人类祖先,到了现代这个世界,她看到一辆汽车,或看到一栋摩天大楼,她能知道这些物像是什么东西吗?她并不知道这些物像的道理,不知道这些现象是何意义。
 
解开心的执着
密法中的许多图像是辅助教学,这些图像必须符合其内蕴的理趣,否则你看了这些图像只会产生错觉,而不能与其内在理趣相应。
但是很多人往往只学外相而不学义理,这是不具法的。密法的相是有道理的,必须从理趣上来成就的。所以,像观中脉,修中脉时,「相」上是如此或这般的修,但里面的「理」是空性的。否则,通路只是通路,有什么用呢?如果不悟空理,或打不通中脉,或即便打通了,而不了解内在的义理,里面没有东西,就像是修建了一条铺好柏油的大马路,但是只有人在上面走,而不知汽车亦可行驶于上。因此,修行首先在理趣上一定要通达。
我之所以不断跟大家讲空性的道理,就是因为这个道理很幽微,极细微,修行到最后一定会碰触到这点,否则生死的问题无法解决。
 
空性的理趣为何这么重要?因为我们讲的是中脉呼吸,一般人中脉之所以不通,是因为有障碍。障碍有二种:一种是理障、一种是事障,理一定要先通达,事上才能生起作用。理障是属于思想、思路上的障碍,也就是想不通。想若不通,脉就不通。很多人很努力在修行,但修行的见地、想法却是蹇塞不通的。
 
例如很多道家的修法其实是更直截的修炼肉身,他们有很多很好的养生方法,修行资源也具足,很多人依道家方法修持,都可达到长生不老的成就,但还是无法解脱。佛经中有一个道家祖师吕洞宾和黄龙禅师的公案。
八仙之一的吕洞宾,修成长生不老之后,便云游四海,有一天经过黄龙山,发觉此山紫云成盖,知道山中必有奇人,于是入山寻访,正值黄龙禅师在上堂说法,吕洞宾上前问道:「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且道此意如何?」
 
黄龙禅师一听,大声呵斥:「你这守尸鬼!」
吕洞宾就很得意的炫耀:「争奈囊中有长生不死药!」
黄龙禅师回道:「饶经八万劫,终是落空亡!」
吕洞宾一听,心里极为不服,于是挥剑一指,以飞剑斩黄龙,此时黄龙禅师以法衣蒙头,飞剑绕了数匝后,禅师以手指之,剑即堕地。于是吕洞宾赶紧学起柔道,掷剑一跪,请黄龙祖师恕罪并开示修行法要。相传吕洞宾就是在黄龙禅师座下开悟的。
 
大家把这个公案当故事听,但要注意故事的寓意──想法、见地若不通,脉就不通;心的理路有障碍,脉路就有障碍,亦即心不开悟,心脉就打不开通,也就没有中脉!没有对空实相的体悟,就没有中脉。所以,我从一开始到现在,不断的在跟大家「讲道理」,就是要打开自己的心障。
有的朋友来听课,听一段时间后,就不再来了,因为他们觉得我讲的道理都一样,没再多教一些新技巧,就不想来了。
 
其实,讲一些技巧或新的玩意要作什么?只不过是增添一点心的印象罢了,或只是作一个mark在那边,将来也许有一天你们走到什么路,看到mark时,就知道走对了路,但这些并不是究竟处,而是讲道理才是最有用的。
讲这许多道理,是讲道路、讲理路,是在清净大家的心路、想路,让大家在修中脉时能顺畅痛快;当你们的想法和障碍慢慢打开之后,或许有一天,当你走在路上,忽然听到一只流浪狗在对你叫,你就突然开悟了。因为狗会叫,你就开悟了。
 
也许你们会想:「这太夸张了,难道我不知道狗会叫吗?」
我说你确实不知道!因为你认为狗会叫,所以你看到狗叫,你并不觉得奇怪!因此你并没真正听过狗在叫,你只是听到狗在叫,就把心里那条狗搬出来叫,所以眼前这只狗在叫,你也在叫!你就认为它叫不奇怪。你已经习惯性的用前尘影相来回应当前的事实,而不是看清事实。
 
所以,当身体放下,呼吸放下,心念放下,能放下的也放下,山河大地,狗在叫…,一切放下,正恁么时,「汪!」一声,就开悟了,这时才真正知道狗会叫。此后所看到的一切事情,不再是透过习惯的力量,尘尽光生,透脱尘劳。
 
一般人看事情都是透过「前尘影像」来认知的。像《楞严经》所谓「六尘缘影为自心相」。我们的眼睛看东西,耳朵听声音,都是透过前尘影像在运作,任何事情一出来,马上开始在心里找答案,找到match的东西之后,就指认这个就是那个,所以常常是一开始的时候很快乐,后来就变得很痛苦。
 
例如昨天闻到门口一株花香,今早一开门花就枯萎,香味也没有了,就生气了,不是这样吗?
有一个朋友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有一年他去阳明山看樱花,刚到某个赏樱景点正要进去时,却看到有个人牵着小孩,气冲冲地走出来,嘴还不断地咒骂着:「不用去看,没有了!根本没什么樱花!」他气冲冲地告诉正要进去的人。结果我那位朋友进去看了一下,发现樱花确实没长得像往年一样绚烂,但也另有一番风景,他实在不懂为什么那位先生那么生气。
 
因为那个先前气冲冲的人,他并不是去看真正的樱花,而是去看停留在他脑袋里头,那团簇密锦绣的虚拟樱花,所以一开始去看很快乐,看完之后就变得很痛苦。其实,痛苦是前尘影像造成的,是习惯性的虚拟所产生的,满山璀灿嫣红固然美不胜收,一树翠枝也同样清新呀!
 
二○○五年我到美国波士顿弘法,从早到晚奔波,四处应请说法,那边的同修就特别安排了三天空档,带我去赏枫。波士顿的枫叶是出了名的美。
 
结果那年气候不同于往年,枫叶不像以往那么红,安排此行的同修很不好意思地说,今年的枫叶不似往年那么漂亮。我说我感觉很漂亮,现在的美是另外一种美。
 
樱花雕谢时,花头紫色的枝桠会露出头来,是很美的一种微醺,我赞美说樱花掉了好漂亮,这句话本身也够美了吧,为什么怕樱花掉呢?樱花不掉的话,那不是不美了吗?樱花掉了真是美呀!
所以,美是不能执取的,执取就不美了;每个人都在执取自己所要的美,却不许自己展现不同的丰姿!什么叫樱花?会长的才叫樱花吧!但会长的就会雕谢,难道会长会开的才叫漂亮,而会谢落飘零的就不漂亮?这实是在侮蔑樱花!樱花还未雕落就已被分割成二半了。
 
为什么谈樱花呢?这是告诉大家心的执取与脉的通塞问题。当你看到樱花不似往年盛开时,就气得大骂:「都没有了!都没有了!」这时你的脉就封住了;因为你的心想不通,心意执住了,脉轮就塞滞了。
人有太多的事情想不开,所以要通中脉,便得把事情看通,这才是彻底解决之道。但把事情完全看开,对很多人而言,却觉得很辛苦,为什么?譬如跟人吵架时,如果不生气,有些人就觉得很吃亏,最好是别人骂一句,你也骂回去一句,或者对方骂两句,你骂四句,如果能把对方骂倒在地,那就更爽。
 
为什么一般人会选择骂来骂去?因为这是最顺畅的路──最随顺本能的路,但也是最愚痴的路。就像飚车时,油门踩下去就是了,爽快极了!生命安危先摆一边,直冲到底,埋头猛飙。一般人不都是这样顺着情欲之流而一路狂飙的吗?
但这样的习惯却会让我们的气脉,也一路跟着塞堵郁滞。所以,现在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不要跟着习气走,就是大家的心要打开,心要柔软。
心开始放松打开时,或许会有心脉会痛的感觉,这时我们可以把观世音菩萨观想在会痛的心脉位置,这样作并不是让观世音菩萨帮你痛,而是观世音菩萨在那心脉位置,你的心就转成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会解决痛,从根本的心执着处打开而解决痛,这才叫方法,是从战略位置解决心的障碍。
 
什么是中脉呼吸 如何是中脉之息也?
《法华经》言:「佛种从缘起,是故说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
此一乘妙位,乃佛种缘起也。是故诸佛印证不无,染污不得;如来体性常具,识其真者;众生悉皆如来,实不可得准准妙位,一相不异,是万善同归一性,住一乘法位实不可得也,于是乃知法住法位,一实之理,世间常现一切如来常住尔。于此一乘实尔,乃极平常,全佛法界尔。故于此实相中,别示方便,自体妙作,安于法界息也。
何谓法界息也?身常安然,自住大松之相,体常正哉,圆一佛身尔。于此中脉以显,心、气、脉、身、境,以法住法位矣!斯乃佛位之位,身心如如自在,息入中脉矣;是言:「中脉呼吸,是对众生极大利益;在中脉呼吸无上的正觉智慧气息,则是对众生的最大利益。」
 
是中脉息也,心、气、脉、身、境一如法位,法住法、报、化、功德、事业佛身,世间相显毗卢遮那如来,实身释迦矣,法界众生皆佛也,以自身息住法位,世间众生常住佛身尔,是最胜无比,同体大慈大悲利益。一一中脉息身,一一法界中心,法住位也,一一众生同显大光藏也。有此会心,特此明之,愿众生皆佛也。
「如何是中脉之息也?」《法华经》言:「佛种从缘起,是故说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法华经》跟中脉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有关系!因为《法华经》如果真的读通了,脉不会不通!「佛种」跟「缘起」有什么关系呢?
 
这有很多种解释方式,但这里我们先思惟缘起跟无上菩提心的关系。
什么是无上菩提心?无上是最究竟之意,而菩提则具足二层意涵,即悲与智;心可说是种子,但无上菩提心又从何而来?无上菩提心是从自性中来,即自性具有无上菩提的种子(佛种)。
问题是,这自性本具的无上菩提种子,要种在那里才会发芽成长?所以我们平常说,一个人要不要发心,是指你要不要让这本性的智慧跟慈悲的种子活下去,也就是让这最具无上智慧跟慈悲的种子,在你的心中生长与茁壮。因此要发起无上菩提心的前提,第一个便是要认知本性中具足无上菩提心的种子。这个种子不从外来,自性恒有,要先能认知并接受其存在。
 
我常问大家一句话:「佛是谁?」当我问大家这句话时,你们心中是不是能泛起「佛是我」的回响呢?如果你能有这样毫不假借「佛是我」的自然回响,那么你已经认知并接受无上菩提种子的存在了。
基本上,我不会采取「我是谁?」的问法,因为「我」是轮回的根本,如果要去除这个「我」,就用「佛」来去除,所以你们现在用中脉念诵法,念这「佛是我!」三次,要很有自信,毫不犹疑粘滞,脱口而出的念!
依此诀要念完你便会觉得不一样了,我去佛自在,因为是佛,便不必说「我是佛」了。
所以「佛种从缘起」,这缘起是我们自己建立的,佛种是自性本具的,但是要不要让它在我们心中茁壮,是我们要去抉择的。
 
「是故说一乘」,一乘即是佛乘,是唯一佛乘。「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法」是指法界一切存有,一切现象,一切大小,一切相摄,一切无穷无尽的演发变化,皆名为法。
「法住法位」是法自住于法,法自位于法,也就是诸法实相,法住则如是,法位则如实。
「世间相如是」,一切相不异、不变、是常,是法住于自法,法住于自位。若能自住于自,就没有自与他的分别,没有自他的分别,也没有一个无分别的分别。
 
「此一乘妙住,乃佛种缘起也」,一乘即是佛乘。「是故诸佛印证不无,染污不得」,所以此法是可以修证的,修证即不无,但污染则不得,是佛印证于你,其体性本来从不污染,但我们自己不知道此事,所以要自己印证。因此,初始是外佛印证不无,但最后是内佛印证不无,所以佛是什么?「佛是我」也!就用佛大觉来终止「我」这个分别心。
 
如果我问:「我是谁?」
回答是「我是佛」的话,那回答「我是狗」也是一样的,或者「我是任何东西」也是可以的,所以我不问:「我是谁?」「我」刚好是我这个分别心的起头。
但当我问:「谁是我?」,或问:「现在,你具有什么?」你就把自己收敛起来,进而发现自己所具有的都是空的,就开悟了。
 
因为污染不得,所以「如来体性是常具」的,现在只怕你们的印证是无的,你们自己不肯去印证、修证。
我是一个说法者,说法是代佛宣法,所以是讲佛法、讲实相,因之我讲的只有实相;诸佛的印证是确实的,但现在最主要是我跟你们讲的你们要相信,相信之后,你们自我印证,自我印证之后连相信也不需要。为什么?因为事实不需要相信,就像一个孩子小时候不喜欢吃饭,父母亲便一口一口喂他,等到小孩稍为大了,能够自己一口一口慢慢吃了,再到更大的时候,他知道吃饭是他本有自然的能力,他就自己吃了,并有力气去作事并帮助别人。
 
各位,希望我们见面的机缘,能很长很多且很久,但是事实上这样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虽然希望大家能永远在一起,但如果真的要永远在一起,便只有超越时间跟空间,只有心能永远在一起,否则你们辛苦,我也辛苦。
所以我讲的话,或是说我讲这些话,让你们相信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因此,还是早早相信的好。相信的时候,就没有相信或不相信的事情了,因为我讲的话,只是空中的风而已,有什么好相信的?
「识其真者,众生悉皆如来」,佛是我真认得了,这时候佛是谁啊?佛是一切!所以一切众生都是佛。只有你看到自性是佛,每一个人自性亦是佛,所以「识其真者,众生悉皆如来」。当你看到一切众生都是如来时,你的脉通不通?通,而且早通到别人的脉去了!通到法界脉了!
 
我教过大家如何拿东西,为什么要教大家拿东西呢?这是在教大家什么?这和中脉有关。
当我们拿起一个东西时,说:「这是我的!」说此话时,这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了!当「这是我的」这一念起时,我们是不是跟物件生起了分别心,才要拥有它,当「我拥有它」的念头一生起时就糟糕了,因为它就跟我们分割了,所以才必须拥有它。
当你拿起东西来就吃,你是跟东西统一的,当你不先想它是你的或不是你的时,你和它已经统一了。同样的,即使是摸到一颗三十克拉的钻戒,你心中无分别、执着,这一剎那就是统一了,你跟它没有分别,这是一种事实的证量,而不是一种观想,是你摸到一个东西时,你发觉你跟它没有分别。
我曾经跟大家显示过这种没有分别的事实,当我的手跟对方碰触时,因为手很放松粘住了,两者是不一不异的。在其间当然我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例如将对方的脉全部堵掉了,堵掉之后再打开,当然我不会去作这些动作,但是我确实可以做到。
 
但是,如果有人心里这么想:「我可以对你施咒。」这个是一种自他分别的想法,这个分别心的想法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对我们会有某些程度的影响力。我告诉大家,万一有人要对你施法作怪时,怎么办呢?你就放空,你是他,他是你,这时候谁受害就很难说了。
 
自他互换
我曾经告诉过大家自他互换的道理,阿底峡尊者也讲过自他交换,但那是一种观想的互换。而对我们来讲,自他互换是一种事实,自他互换,一切众生都是佛,与佛自他互换时,佛就是我,我就是佛,这是一种明白的事实。
有人问我怎么对治鬼,我常讲一些像开玩笑的话,虽然听起来像开玩笑,是真是假留给大家去判断。例如,有些人会碰到鬼压床的事,怎么办呢?
 
很多方法可以处理,第一个方法是观空,当我们一观空,鬼就抓不到人,抓不到人,鬼就摔倒了,这是一种很慈悲的方法;第二种,如果你要稍为修理他,就顺道连床也一起观空,或者再进一步把地板也观空;甚且一直往下观下去,观到第十八层地狱都出来了,你只要这样跟它们呛声一次,保证它们以后再也不敢来找你麻烦了,因为实在太划不来了,只是为了搞你怪一次,却要落得掉入地狱,很不值得。
 
因为对鬼来讲,我们的观想对他而言是事实,你可以有这种能力,只要你能跟所观想的境统一,那就是事实,但是当你有了害怕或犹豫,心里有了障碍,那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第三种方法,当鬼要抓你,你不想伤害它,只想小小的捉弄它一下,那么你就变成他,让他变成你,反过来是他被你吓死了,因为掐人家脖子的人,如果反而被掐的话,会更害怕的。
 
自性中脉呼吸
当我们跟外界完全没有敌对的时候,就可以统一互换,自他一如,此时我们观想众生是佛,佛也是我们,完全没有障碍。障碍会在什么情况出现?一般我们观想自己喜欢的人是佛比较容易,但是如果要观想自己不喜欢的人是佛,心里便会不高兴的话,这代表你心里的分别心还在,还不是自他一如,这时你跟外境并不统一,所以当你不是真的把不喜欢的人观成佛,也就代表你的脉还是塞住,这不只是冤亲平等那么简单,还需要更深刻的内证才能打破执着。所以到最后「识其真者,众生悉皆如来」,这时候你的心才会出现真正的畅快,不管你此时是穷或富,你的身份是贵或贱,当下你活得多么完整!多么庄严!多么究竟!
 
「实不可得,准准妙位」,一切不可得是名「准准」,准准两个字是用骈体文的形式表达。「众生悉皆如是」就是「实不可得」的「准准妙位」,这才是实相,才是每一个众生所位居的真实妙位。
 
「一相不异,是万善同归一性」,一性即是自性,自性能显中脉,所以「万善同归,自显中脉」。
因此,与诸佛同一呼吸,这是真的事情,你自性中脉呼吸时,你的念头会有分别吗?会感觉到你去攀了佛陀的尊贵吗?或是感觉你很自形惭愧?或是感觉好伟大的骄傲?跟这些都无关!所有的存在,都是一种完整、一种圆满的,所以这时候是随时可死,也随时可生,随时活的好。为什么随时活的好?因为随时死都很完整、都很圆满,都很快乐!所以这时候要死,也不大容易,但是真的要死,有没有关系呢?我们不求死也不求生,生死一如,只是活的好。为什么活的好?因为这是超彼生死之处!所以说:「一相不异,是万善同归一性,住一乘法位实不可得也,于是乃知法住法位。」
 
「一实之理」,这是实理呀!「世间常现一切如来常住尔」,所以一切呼吸不过如来之息尔。「于此一乘实尔,乃极平常,全佛法界尔」,全佛法界是平常的事。
「故于此实相中,别示方便」,中脉呼吸的修证方便,必须是在这种实相中建立,大圆满法也必定是在这种实相中建立。否则的话,我是佛,你不是佛,这能成佛吗?或者说,我是大圆满,你不是大圆满,但大圆满不就大家都大圆满才叫大圆满吗?否则的话,只有你叫大圆满,别人不叫大圆满,你比较高,别人都低,那就不是大圆满了!
 
如果有人自称受了大圆满最高的灌顶,成具了大圆满,但他跟人讲话时,却是下巴抬得高高的,那我们也只能称赞他受了大圆满灌顶,只是现在在作大圆满的前行、前行、前前行,前前前……前加行,也就是现在还在认识有地狱、有天堂、有佛界等的阶段,所以现在开始在作加行,可能不只是十万,而是一千万个大礼拜才够的加行。
 
一位修学大圆满的人应是眼睛平平的看人,是看每一个人都是佛陀,而不是头抬得高高的,否则只是嘴巴大圆满而已,脑袋里不是大圆满;如果只是嘴巴大圆满,心里没有大圆满,那只好从前前前前加行开始学起,也就是从认识六道的基础佛法从头修起,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灌不灌顶好说了。
 
一个真正受具大圆满的人,是脑中有没有大圆满想法。什么是大圆满见地?大圆满见地,即是见一切众生都是佛陀呀!是一点骄傲也不得,一点卑劣也不得的事情。而礼佛时,并不是佛高我低,而是佛是我的老师,是尊师、尊佛而礼佛;若是有一丁点佛高我低的心念,那就不是大圆满!就像我现在坐在这里,我没有比你们高,我只是传你们法,所以你们可以尊敬我,但是我没有比你们高,我看你们是佛,这是大圆满见地!
如果有人说:「我见地很高,境界很高。」但骄傲也很高,那就有问题了,因为见地越高的人越不可能骄傲,否则的话,他见地就很低了,这是刚好相反的事情。所以「于此一乘实尔,乃极平常,全佛法界尔。」是平常的事。
 
「于此实相中,别示方便」了解全体实相之后,路都通达无碍以后,我们现在要别用方便,也就是要去看樱花,看一切风景,真正看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平等庄严、法界诸佛。
 
「自体妙作,安于法界息也」如果有人说:「这个方法只有我有你没有。」来表达这个法门的独特珍贵,那是不太可能的。只要有门路、有资源,要搜集什么法本,求什么法,只要这个法是被记录下来的话,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是如果是想得到一个最究竟灌顶的法,那是买不到的。因为最究竟灌顶是在心,没有人买得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